<
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黑衣刺客 > 第388章 番外之姜锐甜章
    九月份的时候,南芷成功迈进大二的大门。

    因为第五明川这个活体外挂,南芷大一下学期,居然只挂了一颗。

    基础太差,实在补不回来。

    第五明川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不过相比于大一第一学期,所有科目都挂了红,只挂一科对于南芷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老师,老师,我只挂了一科。”南芷像个吃到糖的小可爱一样,抱着自己的期末成绩单在大床上滚了好几个来回,一直不停的念叨着这一句话

    第五明川在身边,满目柔情地看着。

    只是看着看着,就觉得身上似是被火烧一般的热了起来。

    然后……

    南芷就被吃掉了。

    摇曳的床摆,还有曼妙的身姿,都在这一场暧昧旖旎的梦里,交叠模糊。

    因为第五明川的管束加辅导,南芷大二开学的时候,天天老实的去上课。

    也可能是因为没有了姜锐这个狐朋狗友一起,南芷也没了出去浪的心思。

    所以,规矩上课,如果下午没课,就自己先回去。

    当然回的已经不是之前的出租屋了,而是回第五明川在市区的房子。

    坐公车的话,大约要20分钟。

    不算是太远。

    不过房子的地段很好,再加上早前已经装修过了,所以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两个人一起看好的,其实是另外一套并没有装修过的房子,只是那套房子还在装修进行时,暂时住不了。

    所以,就来了这个小公寓。

    不大,但是温馨。

    南芷下午没课就自己回来,如果下午有课,就等着第五明川下班之后开车过来接她。

    再次听到姜锐的消息,就是在这样一个,骄阳似火的下午。

    彼时,南芷刚回到家里,冲了个澡,正准备拿出手机干个手游。

    然后,就被人从后面直接抱起来摁到了卫生间的门上。

    “唔……”南芷甚至连挣扎一下都没挣到,衣服就被扒了一个干净。

    本来就只有一件特别省料子的睡衣,一只手都能扒好几件的那种。

    第五明川现在业务特别熟练,说扒就扒。

    然后就把南芷摁在卫生间的门板上,吃掉了。

    南芷的手机还挣扎着握在手里,可是身后的第五明川却是分毫不让。

    “南南,南南……”情浓之时,第五明川低沉的嗓音,似是魔咒一般,直接让南芷心都跟着软了下来。

    姜锐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进来的。

    南芷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是姜锐的电话,毕竟是个陌生号码,而且还是前面两个0开头的国外号码。

    南芷以为是诈骗电话,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理。

    可是电话却一直在响,一直在响。

    南芷无奈之下,只能哑着声音挣扎着说道:“电……电话。”

    “乖南南,不管它。”这个时候跟第五明川说电话的事情?

    不存在的,哑着嗓子轻轻的吻着南芷的耳廓,温热的气息,轻轻喷洒。

    南芷只觉得何止是身体,骨子里都跟着软了。

    没有了再抵抗的心思,整个人跟着第五明川一起沉沦在这一场爱的情海里,久久没办法出来。

    半个多小时之后,南芷嗓子都有些哑了,才被第五明川好心放过。

    抱进卫生间,重新冲了一回,然后送回床上。

    南芷:感觉身体被掏空。

    明明是个能打的身体,可是碰上第五明川,每每都要被掏空了。

    对此,南芷也挣扎过。

    可是第五明川也很委屈啊,我老实的憋了快三十年,总算是找到人了,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啊。

    南芷:手动再见。

    累成一条咸鱼的南芷趴在床上,看到手机上的17个未接来电,同一个号码,正准备回拨回去。

    电话又响了。

    这一次,没有阻碍,终于可以接起来了。

    南芷清了清嗓子,以为不哑了,其实一开口,却还是带着事后的慵懒与餍足:“嗯?”

    对面猛的一愣,半点声音也没有。

    南芷不明所以,只能清了清嗓子,又小声开口:“请问你是?”

    “word妈???”姜锐标志性的高亮嗓一开口,吓了南芷一跳。

    “姜姜?”南芷有些不敢确定,失踪了几个月的人,突然有了音讯?

    “刚做完?”姜锐的重点并不在这里,而是问了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

    南芷没说话,沉默以应之。

    姜锐在那边笑成一个200斤的胖子。

    不过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南芷耳尖听到,姜锐特别小声说了一句:“别闹。”

    别闹???

    咦???

    这声音特别像是自己被第五明川耍流氓时候的声音啊。

    所以,姜锐这是……

    “姜姜,你……”南芷不太确定的小声开口。

    对面的姜锐微叹了口气,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栽了,认了。”

    南芷一时之间也不太好确认,她这个栽了的对象是谁,所以就没急着开口多问。

    姜锐在那边却似是有所感叹,轻声说道:“南南,真正的走出来,我才发现,世界其实很大,不止有情啊爱的,还有更高更远的追求,也有更好更完美的男人。”

    “活……活好的那种吗?”南芷不太确定的小声问了一句。

    第五明川正好洗了水果进来,听到这句话,抬手在南芷的p股上扭了一把。

    南芷回过头,送了对方一个冷漠脸。

    结果,第五明川不为所动,还低下头,在南芷的耳边,特别大声的亲了一口。

    南芷:……!!!

    幼稚狂!

    别过脸不看对方,可是微红的耳尖还是将人出卖。

    这个骚起来没边的男人。

    白瞎了为人师表的假像了。

    “咳咳,让老师克制点啊,你看看你嗓子都哑成什么样了。”姜锐在那边看不到情况,可是她耳朵尖啊,听到声音又自我脑补了一下,然后假装严肃的劝了一下。

    南芷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只是下一秒,却听到姜锐特别正经的开口:“南南,我现在很好,真的很好,而且还学会了插花,吹口琴,弹吉它,下个阶段准备去学骑马。”

    不过就是短短几个月,姜锐学到的东西并不少。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变化,所以刚才她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吧?

    这个世界走出来,就会发现,其实很大,大到你还有更高更广阔的天空可以追逐,而不是只有情爱度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