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零九章:放狗咬人真愉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门被一只集装箱堵住了。

    钟老板记得清楚,这集装箱在路旁摆着,里面装了一些不值钱的货物,非常沉重。

    而地面上,集装箱被人拖动的痕迹很新,显然是被什么人拖过来的。

    钟老板心中一紧,难道是警察来了?

    不对,这不是警察的行事风格。

    他一摆手,几个人立刻从车上跳下来,然后弯腰从车座下,拿出来各种家伙来。

    锯断枪筒的猎枪,自制土枪都有,手枪只有两把,自动武器更是只有一把。

    毕竟是在州内,想要拿到各种武器还是很难的,钟老板吹得山响,但是真敢带上岸的东西,还真不多。

    而且上次被萝萝抢走了一只,让钟老板心痛了好久,心心念念想要抢回来。

    但看到这些武器,钟老板也是心中大定,除非是特警围剿,否则这火力已经可以让所有人喝一壶了。

    带着一群小弟,手中有杀伤性武器,钟老板的胆气又壮了起来。

    “哪里来的宵小之辈,竟然在我钟某面前装神弄鬼!”他一扬手中的手枪:“乖乖给我出来,钟某手中的枪可不是吃素的!”

    “汪~汪!”两声狗叫声传来。

    “谁!”钟老板听到声音是从侧前方传来的,猛然一转头,指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集装箱的阴影中,似乎有一个黑影在那里。

    “汪~我~汪!”

    “妈的,装神弄鬼,不敢报上名来吗?”钟老板又怒。

    “汪汪~我~汪汪!”狗叫声又响。

    大虎蹲在阴影区里,都快烦了。

    妈蛋,你还要问几遍!

    都告诉你是我了!

    你听不懂话咋滴!

    在他的旁边,大仔的面色却渐渐变得不好看起来。

    刚才那声狗叫,他听的熟悉,而此时再看去,隐约看到大虎的身影,那蓬松的毛发,比别的狗都要大上一大圈的身形,不是大狗是谁。

    “老板……我可能知道是谁了……”大仔低声道。

    “谁?”

    “是蟹哥……高蟹!”大仔道。

    “高蟹?”钟老板闻言大怒,这家伙阴魂不散咋滴?

    “高蟹,你给我出来,別当我白天放你一马是怕了你!”钟老板看了一眼身边的兄弟,十多个小弟都手持凶器,可不是白天的时候,身边只剩下一个大仔了。

    “大仔,跟我走吧。”黑暗中,高蟹叹息一声,道。

    “我说了我不跟你走!”大仔怒道,“你怎么纠缠不清!你别以为我以前跟你混,就要一辈子当你的小弟!跟你混有什么前途!整天吵吵嚷嚷着欺男霸女放狗眼,你欺了谁家的男,霸了谁家的女了?就连放狗咬人,你又咬了几个人!”

    “我告诉你高蟹,我忍你很久了!”

    “整天放狗咬,放狗咬,你当现在还是古代?带几只恶犬就可以当恶霸了!”

    “跟了钟老板,我才知道,以前跟你混的日子,简直就是白混了!钟老板这才叫威风,这才叫有出息!”

    “大仔,你别没良心!”大仔话音未落,蟋蟀就怒声叫了起来,“当初你流落街头的时候,是谁收留你的!你生病的时候,是谁没日没夜的照顾你!你老娘重病,是谁辛辛苦苦凑了几千块钱,给你带回去的!没有蟹哥,你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你这就数……数……忘那个啥……”

    “汪汪汪汪!”大虎白他一眼,数典忘宗,你这孩子,还没我有文化!

    “嘿……”大仔一梗脖子,“蟹哥,你以前对我好,我也知道,但是我大仔跟你混的时候,可曾对不起你?今天白天,我放你一马,你如果知道钟老板的厉害,就该乖乖藏起来,再不来虚城,我……今天我们两清了,这次我……我……”

    大仔咬了两次牙,还是说不出狠话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何必非要阻止我!跟着钟老板的混,那威风爽利,你怎么能明白!”

    “大仔你说的没错,当初我高蟹,确实没出息……”高蟹叹口气,道:“而且,也是我的错,不该把你们忘在一边,这是我的错。”

    “人各有志,你不想跟我混,我也能理解,我也不想阻止你跟谁混……”高蟹的声音低沉,“今天蟹哥不是想要说服你,今天蟹哥就是告诉你,混也得选个合适的老板……像这种……呵……”

    高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看着大仔,失望地摇摇头,回头问蟋蟀道:“蟋蟀,见过狗咬人吗?”

    “见过啊!”蟋蟀纳闷,蟹哥不记得之前放狗咬人吗?

    “那你肯定没见过这样的。”高蟹的身后,四只大狗从黑影中走了出来,蹲在了他的身边。

    然后,高蟹向前一仰首:“咬他们,别咬死了!”

    那一瞬间,不论是钟老板,还是大仔,都有些啼笑皆非。

    妈蛋,如果你带那个怪力女来的话,我们估计还会担心一下下。

    你就带了几只狗来?

    真当我们手里的枪是纸糊的?

    那我就把你的狗打死让你看看!

    钟老板抬手,就要开枪打大虎。

    就在那一瞬间,他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然后身体猛然倒飞。

    快落地之时,他才感受到手腕一阵剧痛,像是被一股巨力扭断了一般。

    “轰”一声,他被撞倒在地上,就像是被一辆卡车撞中了一样,半晌喘不过气来。

    他只能听到四周传来了连绵起伏的枪声,惨叫声,哀求声,狗叫声,以及撞击、翻倒、碰撞的声音。

    他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努力挣扎了十秒,也只是翻了半个身子,然后他突然看到眼前黑影一闪,一只大狗又扑了过来。

    “大虎,别咬死了!”看大虎又扑向了钟老板,高蟹不得不再叮嘱一句。

    大虎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钟老板,伸着舌头思索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

    它凑到了钟老板的身边,把脖子凑上去,然后甩动脖子,两只刚刚长出来的细嫩小手手,啪啪啪地狂打钟老板的脸。

    老爹老爹你快看,我会打脸了!

    快看我的小手手打得多快!打得多响多好听!

    高蟹看得那个无语……

    果然不愧是庄主家的狗!

    连打脸都学的那么溜!难不成上天让这几只二货长出手来,就是为了让它们打脸的?

    庄主真是后继有人,不,后继有狗啊!

    大仔呆呆站在那里,手中持着枪,却颤抖得像是筛糠一样。

    在他的身边,是一片狼藉。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哪里是狗?

    几辆车,像是被怪兽袭击了一样,侧翻在地。

    集装箱上,被不知道哪只憨货,用爪子划出来好几个大口子。

    x形的大口子,如果划在人身上,恐怕立刻就能出人命。

    旁边,刚才还耀武扬威,觉得自己能征服世界的钟老板和小弟们,此时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这几只二货,简直就是超级推土机!

    被几只二货撞到,就是骨断筋折,被几只二货咬到,就是骨肉分离。

    现在这些人躺在地上,好点的哼哼唧唧,差点的已经生死不知了。

    而那几个还醒着的,其实比昏迷了的还惨。

    几只二货正骑在这些人身上,正在啪啪啪——额,别想歪——地打脸。

    而且,这特么哪里是狗,这根本就是怪物好吗?

    谁家的狗会长手的?

    谁家的狗会打脸?

    说好的放狗咬呢?放狗打是什么鬼?

    这明明是大虎它们,可为什么不一样了?

    蟹哥到底经历了什么?

    高蟹绕着检查了一圈,发现这些人暂时都死不了,又走到了大仔的面前。

    “别……别过来……”

    大仔颤抖着向后腿:“你……你是谁,你……”

    蟹哥叹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我走……跟你混有什么出息……我……”大仔像是祥林嫂一样,喃喃念叨,“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机会……我只是想要活出点人样儿……”

    “其实,蟹哥不是不放你走,你想要在外面闯荡一下,蟹哥理解。”高蟹伸出手去,摸了摸大仔的脑袋,“蟹哥就是觉得,至少你也得跟对的人混。连蟹哥都不如的人,混着也没什么出息是不是?”

    “以后,你想要跟谁混的话,蟹哥都会找到你,试试他们的斤两。”高蟹咧嘴一笑,“如果他们连蟹哥都不如的话,蟹哥就只能放狗咬他们了。”

    然后他递了一张纸片过去:“啥时候在外面混累了,想要回家,给蟹哥打电话,蟹哥来接你,兄弟们都等着你。”

    大仔茫然接过来,看到上面有一组数字。

    “好自为之。”高蟹转身离开了。

    “加油,大仔,别气馁,看好你哟!”蟋蟀上前揉揉大仔的脑袋,贼笑着跟着高蟹转身跑掉了。

    今天可是真爽!跟着蟹哥混果然没错!

    欺男霸女放狗咬,带劲!

    高蟹走了几步,吹了一声口哨声,几只二货丢下了被啪啪啪的几个人,转身追到了高蟹身边,一个个兴奋地不得了,汪汪叫着。

    老爹老爹我的小手手好厉害!

    高蟹揉着二货的脑袋们,渐渐走远。

    走出仓库区,高蟹伸了一个懒腰,哈出了一口气。

    “哈!”月亮之下,仓库之间,高蟹神清气爽:“放狗咬人真愉快!”

    果然,我还是那个喜欢欺男霸女放狗咬的高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