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裁决使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最后的仁慈
    莫小川觉得蒲松龄的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奇怪。

    不是因为蒲松龄说他骗了自己。

    而是这一次,蒲松龄没有说“俺”,他说的是“我”。

    抛开蒲松龄山海裁决使的身份,他的祖籍在山东,这一点是肯定的。

    所以他习惯自称为“俺”,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但现在蒲松龄却突然改变了自己的说话习惯。

    这让莫小川从心底深处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当然,这并不是蒲松龄欺骗莫小川最关键的地方。

    事实上,在山海酒吧的那场长谈,蒲松龄几乎都对莫小川说了实话。

    除了两件事情。

    他自称为“俺”,是为了给莫小川竖立一个忠厚老实的形象,让对方在最短的时间里面百分之百信任自己。

    第二件事情,就是计蒙。

    莫小川之所以愿意相信计蒙,甚至又一次去了暗狱,给了计蒙越狱的机会,一切都是基于蒲松龄的那句话。

    他说,计蒙是可以被信任的。

    但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整起绑架案的幕后操手,一直都是这位智商爆表的神级大妖。

    他没有被英招诬陷入狱,却借莫小川之手逃之夭夭。

    他和吴进荣之间的情谊恐怕也没有莫小川想象的那般牢固,因为吴进荣很可能死于他手。

    从头到尾,他究竟对莫小川说了几句实话?

    没有人知道。

    真凶从一开始就摆在了莫小川的面前,但他却没有意识到。

    其实在暗狱的初次见面,计蒙就露出了破绽,可惜莫小川并未深究。

    当时他说,他喜欢《新封神榜》中的姜子牙,为此,后来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莫小川还把姜子牙那个演员的签名照送给了计蒙。

    再后来,当警方救出上官野,莫小川第三次见到计蒙的时候,对方还以此来调侃他与莫小川之间的关系。

    因为计蒙喜欢姜子牙,而莫小川喜欢的是九尾狐。

    这便是宿敌。

    在《新封神榜》中,姜子牙无疑是属于正义的一方,而九尾狐则是全剧最大的反派。

    然而,蒲松龄曾经非常明确地告诉过莫小川,武王伐纣,在本质上,其实是对山海一脉的一次屠杀和清洗。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以莫小川的立场,姜子牙才是邪恶的一方。

    可惜的是,当时的莫小川一心沉浸在对陈静薇身份的震惊当中,竟忽略了如此关键的线索。

    蒲松龄为什么要误导莫小川?

    正应了计蒙的那句话。

    只有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益。

    计蒙是山海一脉的神级大妖,而英招则已经成为了s的鹰犬,出于山海一脉的利益,蒲松龄要保的人当然是计蒙。

    吴进荣死就死了。

    反正他已经叛离了山海一脉,正当人人得而诛之。

    而且吴进荣一死,警方就可以正式结案了。

    毕竟他才是最直接的犯人。

    只是,至此,莫小川对于计蒙的推断一切都成了猜测,他没有证据,更没有实锤来证明,是计蒙策划了这一切。

    因为所有的知情人都死了。

    那个被计蒙策反的s暗狱工作者,早在莫小川抵达京城之前就自杀了。

    赵明则是死在莫小川眼前的。

    现在,吴进荣也死了。

    计蒙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令人拍案叫绝。

    或许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把莫小川拉到自己这边来。

    即便他冒了那么大的风险,重返山城。

    现在,他要离开了。

    阿龙一人,拦不住他。

    这件事情最大的责任当然在蒲松龄,但莫小川却无法对他发难。

    不仅仅因为蒲松龄是他的前辈,更重要的是,他欠了蒲松龄一个天大的人情。

    关于陈静薇。

    而且如果站在蒲松龄的立场来看这件事,他也并没有做错。

    就算错了。

    现在莫小川还能怎么样呢?

    把他告上法庭还是送进暗狱?

    告鬼呢!

    所以莫小川只能接受。

    谁让他是那么的单纯善良,那么容易相信陌生人呢。

    莫小川想要求一个对错,分一个善恶,但在很多时候,他别无选择。

    所以他不得不转而求取更多的利益。

    “蒲老,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我想再见吴进荣一面。”

    这件事情只有蒲松龄做得到,而且此时的他对莫小川心怀歉疚,正是提要求的好时候。

    所以蒲松龄点了点头道:“好,我去安排。”

    话音落下,蒲松龄的身影凭空消失不见。

    直到此时,英招才开口道:“原来,你能见到蒲松龄。”

    莫小川微微一愣,随后回过神来,笑道:“怎么,终于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了吗?”

    英招冷哼一声:“你的成长速度的确让我有些惊讶,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计蒙有机可乘,我不知道莫景山到底教了你一些什么,只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始终对我抱有敌意,难道纯粹是因为你投靠了s?还是凤皇一事,让你决定从此与我山海一脉为敌了?”

    莫小川终于还是没有能够按捺住心中的好奇,把他最大的疑惑问了出来。

    英招瞥了莫小川一眼,轻轻耸了耸肩:“我只是觉得,山海一脉在你的带领下,必将走向灭亡,希望今日一事,能给你最好的警醒。”

    “灭亡?”莫小川乐了:“山海一脉自上古以来,源远流长,连时间都无法使其灭亡,你竟然会觉得我能做到?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在今日之前,我也觉得计蒙不可能从暗狱中逃脱,但事实证明,一切,皆有可能。”

    莫小川张了张嘴,准备再跟这眼高于顶的家伙掰扯掰扯,却看到蒲松龄去而复返,将吴进荣带到了场间。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是莫小川第一次看到刚刚死去的人。

    陈静薇不算,因为那是托梦。

    蒲松龄也不算,因为他都死了好几百年了。

    更重要的是,不论是陈静薇还是蒲松龄,都算是有着特殊身份,他们一个是山海裁决使的候选人,一个干脆就是山海裁决使。

    而吴进荣不一样。

    在他想九黎镜献诚之后,他连山海一脉的人都算不上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而一个普通人死后是什么样的?

    莫小川不知道这算不算灵识全灭,因为他面前的吴进荣,眼中一片空洞。

    正所谓,人死灯灭。

    所以在通常情况下,人死之后,哪怕尚未入轮回,也将被洗去前世所有的记忆。

    现在的吴进荣,已经记不得自己是谁,记不得自己死前做了什么。

    也记不得,他的女儿,吴霜。

    吴进荣是杀人凶手,是丧心病狂的绑匪,更已经叛族、叛国、叛家。

    他死不足惜。

    百死莫赎。

    但莫小川还是决定,给他最后一丝善意。

    所以他来到吴进荣的身前,对他说了一句话。

    “你女儿还活着。”

    下一刻,吴进荣空洞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死人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只有悲伤。

    莫小川摇摇头,转过身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吴进荣无声哀嚎着,跪倒在地,不停对莫小川磕头,他在感谢他,也在祈求他。

    让自己,见女儿最后一面。

    但莫小川却背对着吴进荣挥了挥手,于是蒲松龄带着他悄然离开。

    英招看着莫小川目色中的不忍,微嘲道:“作为一名裁决使,你还是太过仁慈了。”

    莫小川摇摇头:“你应该翻翻字典,仁慈,从古至今都是一个褒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