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容闺 > 第28章 晏池
    直到再看不到晏海和余氏的背影了,晏池才微微勾了勾唇角。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胸。

    果然,人在对某些人彻底心寒了之后,是不会感到伤心的。

    深吸了一口气,晏池慢慢转过身,然后身体微微一顿,开口道:“出来吧。”

    陆寻浑身一僵。

    她想不通,自己明明是躲在墙角后面的,晏池的视线又不能穿墙而过,他怎么就能知道自己躲在墙角偷听呢?

    虽然疑惑,但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她总不能一直躲在墙角后面等着晏池来逮吧?

    所以,陆寻有些不甘不愿地从墙角走了出来。

    她不知道,她之所以这么容易就偷听到了,而且还没遇到一个在内宅里走动的丫鬟婆子,是因为那些丫鬟婆子早就得了章氏的吩咐,所以刻意回避着,让晏池与晏海夫妇断了这父子母子缘。

    她更不知道,因为偷听得太忘我了,她整个人不知不觉就往了外面倾,直接叫晏池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抹嫩绿的衣角。

    晏池的记性很好,今儿的陆家,穿翠色衣衫的,可只有一人。

    他心里被晏海和余氏激起的那点不忿,突然之间就因为这个小姑娘的出现而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眼里的笑意与兴味。

    陆寻就像是做坏事被抓包的小姑娘一般走了出来。

    事实上,她现在也确实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陆寻觉得,她前世活了快三十年,也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尴尬过。

    偷听,而且还被当场抓住了,可不就得尴尬么?

    不过……

    因为抓到她的人是她少年时最亲近的三哥,陆寻只尴尬了那么一小会儿,跟着也就坦然起来了。

    她冲着晏池眨了眨眼睛,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想笑,也确实笑出来了。

    而晏池……

    他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都听到了?”晏池道。

    陆寻点头。

    晏池倒也不恼。

    大概是因为打小在家里就是不被疼爱的那一个,尤其是在弟弟晏河出生之后,晏池的性子较同龄人来说要阴沉许多,更从来不会有向旁人倾诉的时候。

    但现在,看着穿了一袭翠色长裙的小姑娘,晏池突然就有了想向人倾诉的冲动。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既然你都已经听到了,那你大概也能看明白……”晏池看着陆寻,眼里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打小我就知道,比起大哥来,我是不受他们待见的。”

    他都不用“爹娘”来称呼晏海和余氏了。

    只因为,就在方才,晏海和余氏已经亲手将晏池心里对他们的那点残留的亲情给完全斩断了。

    “大哥是一条江,而我只是一个小池子,呵……”晏池自嘲,“就是好几年之后出生的小弟,都是一条河,大概在他们的心里,还是一条大河吧。”

    陆寻有些心疼。

    前世,她可是从来都不知道这些的。

    那时候的三哥,在最初来到陆家的那段时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晏池没注意到陆寻的表情,他继续道:“还有上次你也看到了,我的亲生爹娘,因为我病得重了些,唯恐会将他们的长子和幼子给传染上了,就能狠下心将我送到甘霖寺去任我自生自灭,若不是我好歹还有些命大,现在大概坟头的草都已经长了一尺了吧。”

    “就是好不容易病好了回去,他们也没问过我在甘霖寺的情况,转头就能因为小弟哭闹着不愿意被过继到陆家,而将我推到了前面,为的,也只不过是陆二老爷和二夫人许给他们的那些好处……”

    “还有他们方才说的那些话,呵,听着是不是叫人以为他们有多舍不得我?其实他们不过也就是不想放开我这个将来会有好前程的儿子,想要拿那所谓的亲情将我拴住而已……”

    陆寻能听明白。

    她这时对晏海和余氏真是又气愤又怨恨了。

    这对夫妇,他们大概从来没有替晏池想过。

    退一万步来说,他们既然不稀罕晏池这个儿子,现在陆家二房要将晏池过继过去,他们哪怕是有半点替晏池考虑的心思,在这个时候也只会劝晏池从此以后好好与陆绩和章氏亲近,而不会还在晏池跟前说他们有多无奈多不舍。

    他们不会不知道,若是晏池心里存了对他们的不舍,是绝对不可能真的将陆绩和章氏当作亲生父母来对待的。

    相反,他们知道得太清楚了。

    他们只是舍不得陆绩和章氏许下的那些好处,又想要紧紧抓住这个即将成为陆家少爷的儿子,以备将来再从晏池身上扒下一块血肉来。

    这样的爹娘……

    还真是不如没有。

    陆寻两世也没有看到过晏池有现在这样的表情,心里难免就有些闷闷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了一句话:“三哥,他们不在乎你,你也不用将他们放在心上,将来总有他们后悔的!”

    晏池闻言抬头看了陆寻一眼。

    这声三哥……

    她唤得好是自然,就好像她以前曾经无数次的这样唤过一般。

    晏池也不得不承认,被小姑娘唤作是“三哥”,他的心里亦是有些淡淡的喜意的。

    他想,得了她这一声“三哥”,将来只要他有能力,他定会将她护得好好的,绝不会让其他人欺了她去!

    这般想着,晏池心里那些阴霾,倒是顿时就散了去。

    他突然觉得,就这样留在陆家,有这样一个小姑娘做妹妹,大概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他甚至还好心情抬手,在陆寻头上的双丫髻上轻轻捏了捏。

    陆寻呆了呆。

    她看着晏池唇畔的那抹透着轻松的淡淡的笑意,一时之间很有些不明白,她这还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呢,怎么三哥的心情突然就变好了呢?

    而晏池,看着陆寻这有些傻傻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笑。

    “傻丫头。”他轻声道。

    语气里自然而然的就带了些亲昵。

    陆寻于是倒将心头的疑惑给抛开了,想想前世,她和三哥可不就比亲兄妹还要来得亲近几分吗?既是如此,那现在也没什么不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