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 996章清儿她越走越远了(3)
    996章清儿她越走越远了(3)

    慢慢的爬到了纳兰清的面前,对上人亲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呼吸反而越来越重了。

    “丞相大人……陛下……”

    纳兰清漫不经心的看了一侧,缓缓升起的烟雾……里面燃烧着一种催情的药物,对于她与龙泽来说早就免疫,没有任何的感情。

    然而对于第一次吸入这种烟雾的赵莺来说,这可是十分烈性的春药。

    纳兰清握住龙泽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把玩着,美丽的双眼轻轻抬起眼底,泛着醉人的光波:“听闻你深爱灵太妃的喜欢?果然,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呢!”

    “丞相大人……”赵莺重重地喘着粗气,她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楚,事物模模糊糊,好几道重影,头脑也昏昏沉沉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纳兰清的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容,看着眼前这个早就神魂颠倒的女人,她低下了头,双手捧住女人的脸,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你说要什么?”

    “想……想要……我……想要……”赵莺的理智越来来模糊,在纳兰清的引诱之下说出了难堪的话也没有任何的自觉。

    她依着本能祈求着……

    纳兰清的冰冷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肌肤,目光醉人的光泽越来越厚:“放心,你可是灵太妃安排的人,陛下肯定会好好的疼爱你……马上……就会让你舒服……”

    赵莺眼中一片急切,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正在支配着她,让她失去了理智,耳边传来的纳兰清的声音,带着一种飘忽不清的模糊感,明明觉得危险,却又情不自禁的沉在那飘渺的声音之中。

    “陛下……丞相大人……”

    赵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因为重重地喘息,所以她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诱惑。

    双手轻轻的扯着自己的衣裙,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魅惑的目光泛着醉人的美艳,如若一般男人见到她也会把持不住。

    纳兰清挥了挥手,一个暗卫走了出来,她他偏头轻问:“觉得如何?”

    “美人!”暗卫十分直白的说着,不可否认,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个美人。

    “赏你了!”

    纳兰清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脸,声音带着一丝飘摇感:“看,你的陛下来了……还不快点爬过去伺候?”

    赵莺她现在神智有些不清,根本分不清眼前的暗卫到底是不是龙泽,听着纳兰清的话,下意识的就爬了过去,双手扶在男人的腰间,胡乱的扯着他的腰带。

    “陛下……求你……”

    暗卫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动手,他的目光十分的冷静,低下头,好像在等待着命令。

    “别让她死了,我还有用!”纳兰浅淡淡的吩咐了一声,这个女人暂时不能死,怎么说也算是龙泽宠幸过的证据……不管是伤了残了,她都必须活着。

    ……

    昏暗的房间之中,男女正在交缠着,龙泽伸手捂住纳兰清的眼睛,好像不想让她看到眼前男人的身体……哪怕是暗卫的身体也不行!

    同时,纳兰清也伸手捂住了龙泽的双眼,占有欲十足的不准他看女人的身体……

    双方的动作有些可笑,有些幼稚,却又充满了爱恋。

    同时能看出双方之间的占有欲都十分的强烈……

    纳兰清不由得扑哧一笑,伸手拿下龙泽的手,把头靠在他的怀里:“行了,我不看,你也不准看!”

    “我对别的女人没有兴趣!”龙泽低头抱住她,亲吻着她的唇,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场春宫秀,没有任何的兴趣。

    纳兰清坐了起来,她跨坐在龙泽的身上,背对着身后的女人,面对着龙泽……拦下了龙泽的目光的同时,自己也没有看到身后的画面,她紧抱着龙泽的头,目光有些幽沉:“陛下是不是太不中用了?声音真小!”

    龙泽的目光一冷,猛的瞪着她:“不中用?”

    “不是说你!”纳兰清不由得笑了笑,看来龙泽对于这方面是十分的机会,好像都能戳中了,他的死穴一样,一下子就炸毛了。

    真可爱!

    暗卫听到了纳兰清的话,明白这句话是对自己所说,当下他掐住了女人的腰,十分用力的动作着……惹得赵莺浪叫连连,无法自拔。

    然而纳兰清却一直都不满意,闭着双眼,突然,她伸起了自己的手,向后一转……袖中的袖箭朝着那个暗卫直直的射去,正中暗卫的眉心!

    那个暗卫扑通一声倒地,久久都没有动弹,好像完全失去了呼吸。

    突然之间的一幕,让四周的暗卫气息完全的能连起来,就连龙泽的目光也变得幽深,然而纳兰清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眼中一片无情:“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留着你作何用?”

    “来人!”纳兰清皱着眉,再次下令,眉眼之间带着一丝暴戾,慢慢的,眼中的暴戾气息越来越重,开始泛着一层淡淡的血腥。

    空气完全冰封了下来,连呼吸都有些难受……暗中守护的暗卫没有想到突然之间会发生这种事情,明明一点过错都没有……

    却被……

    “聋了?来人!”纳兰清眼底闪过一丝不悦,淡淡的血腥之色充盈着整个原理,让它的瞳孔开始慢慢的泛红,时不时的闪过一抹妖孽的色泽。

    魂一从暗中闪了出来,跪地,低头,  “主子,请吩咐!”

    “好好的伺候这位小主,同时也记得让门外的人满意!”

    魂一面无表情,他看着一边暗卫的尸体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不能如主子的意,这样的暗卫留着也只是浪费粮食。

    “属下明白!”

    魂一最得纳兰清的信任,因为他能多少的猜中纳兰清的一些心思,就比如现在的纳兰清属于狂躁状态。

    龙泽选秀是一根刺……她可以咽下这根刺,但不能忽视这个曾经卡过喉咙的感觉。

    当那根刺被拿了出来,摆在眼前的时候,她的情绪有些失控。

    魂一走到了女人的面前,她对眼前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兴趣,所以并不打算自己亲身上阵,反而是拿起一边的蜡烛,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最后将蜡烛放到融化的蜡液,滴在女人的身上……

    赵莺完完全全的神志不清了,她此时正处在一个幻境里面,她幻想着跟陛下进行着鱼水之欢……

    所以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滚烫的温度从肌肤上面传来,情动的她不由得发出一声又一声,十分激亢高昂的声音。

    魂一给予这个女人痛苦,可是对于情欲滋润的女人来说,这种痛苦慢慢的会转化为甜蜜的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