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原血神座 > 第五十一章 联手(下)
    在如何给好处这个问题上,苏沉早就想得很清楚,就以母虫要塞未来的地盘划分做利益分配。

    这是最好的选择方式。

    母虫将来只要发展成要塞,就肯定要驻入大量人手,别说一个无极宗,就是十个百个也放得下。

    分出一部分交给诸家,不但满足了诸家的利益需求,同时也等于把诸家拉拢到同一条船上。

    其实诸家的想法也一样,以目前的情况,诸家不仅要付出星昙金矿脉,还要为苏沉寻找更多的羽族俘虏,为苏沉解决许多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此巨大的付出,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母虫要塞的巨大价值。苏沉真要给他们一些研究成果做报酬,他们还不愿意呢。

    可以说,母虫要塞就是一家公司,诸家就是在做风险投资,博的是未来收益。

    投资意向已经决定,接下来要讨论的无非就是估值问题。

    双方在这上面产生了重大分歧。

    诸家认为,诸家本身就拥有母虫的部分“产权”,只是被苏沉给捷足先登抢注了一把,如今又要做更多付出,所以未来的母虫要塞,诸家要占一半。

    苏沉则认为母虫现在就是自己的,计划是他提出的,实际执行也是他,所以最多给诸家两成之地。

    就这,还包括了迎娶诸仙瑶的礼金。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你争我夺相持不下。

    别看这两人一老一小,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争论进行了好久,争到最后甚至争出了火气。诸尘寰不顾身份,干脆拍着桌子喊,反正诸家已经掌握了母虫机密,拼着谁也得不到好,也要把消息捅给羽族。苏沉也不示弱,大声回应,你捅就捅,大不了计划放弃,母虫依然是我的,老子不要要塞了,白捞一个至少领主级,将来可能妖皇级的宠物也不亏。

    这两人争到后来吹胡子瞪眼,谁也不让谁,要不是诸云颜和诸仙瑶拉着,大有要打一架的气势。别看老头是化意境,苏沉在气势上完全不输。

    “你……你小子……气死我了!”诸尘寰指着苏沉叫道:“要不是看在瑶儿的面子上,老夫现在就一掌拍碎你。”

    苏沉不屑:“你都这么大了还这么没休养,稍微放弃就放弃了。

    苏沉笑道:“这才对嘛,老头你早这样大家不就轻松了。”

    他直呼诸尘寰老头,诸尘寰竟然也不生气,两人一时间竟是相处融洽。

    看得诸云颜和诸仙瑶也默然无语。

    诸尘寰在诸家一向是威严极高,平日里哪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若有谁真敢惹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偏苏沉就不怕他,诸尘寰却非但不生气,反而颇为高兴,诸云颜只觉得日头要从西边出来了。

    接下来诸尘寰已道:“你小子不错,我很喜欢。对了,小子,你会下将棋吗?”

    苏沉道:“知道一点,但不精通。”

    “诶,你将来是要做要塞之主的人,怎么能不擅下将棋呢?来,云颜,摆棋盘,我来指点你!”

    诸云颜呆住。

    诸尘寰眼睛一瞪:“还愣着干什么?”

    “哦,是!”诸云颜如梦初醒,这才忙为二人把棋盘摆好。

    诸尘寰挥手道:“好了,你们下去吧,我与沉儿下上几盘即可。”

    诸云颜无奈,只得带着诸仙瑶出来。

    诸仙瑶不解:“母亲,这是怎么回事?老祖宗怎么突然就同意低头了?”

    诸云颜笑着摇摇头,刮了一下诸仙瑶的鼻子道:“你啊,还是太单纯了。你真以为老祖宗和苏沉争的是利益吗?”

    “不是吗?”诸仙瑶不解。

    “是,但也不是。”诸云颜悠悠叹口气。

    诸仙瑶没明白这话的意思。

    诸云颜这才道:“所以说,你还是单纯了些。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苏沉敢把母虫还给羽族?”

    “当然是因为苏沉在母虫身上打下了灵魂钢印,母虫只听他的啊。”

    “没错!母虫是飞行要塞的核心,它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从母虫跟随苏沉的那一刻起,这个飞行要塞就注定只能归属于他,不可能是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和苏沉谈母虫要塞上的利益分配,有意义吗?”

    诸仙瑶愕然。

    对啊。

    整个母虫要塞都是苏沉的,母虫的意志归于苏沉。

    说是划分三成给诸家,但事实上,诸家掌握不了母虫意志,这样的三成,意义根本不大。别说三成了,就算是十成都给你又如何?

    想要拿回来,赶你出去,都只是苏沉一句话的事。

    羽族不就是注定了这个结局?

    诸仙瑶没想到这点,但诸尘寰活了几百年的人物,怎么可能想不到。

    “那老祖宗他还要争?”诸仙瑶彻底不明白了。

    “当然要争!若不争,又怎知苏沉是否有诚意?”诸云颜道。

    越是虚幻的承诺,就越是美好。

    诸尘寰要争,是因为他想看看苏沉有没有履行承诺的诚意。

    只有会切实履行的承诺,才会认真的去争,寸土必争。

    不打算支付的好处,怎么许都没有意义。

    此外,要塞的三成,虽然只是居住权,价值不大。但因要塞而得到的其他价值,可就大了。

    飞行要塞在本质上是战争的工具,注定也要用在战场上。因此获得的收益,自然也要按比例分。这一份,就该争还得争。

    所以诸尘寰与苏沉的争执,既是试探,也是真争。

    只有在确认过彼此的底线后,诸尘寰才能放心大胆的投资。

    在那一场忽怒忽笑的争执里,其实隐藏着一个老人对年轻后辈的审视,对其胆识,智慧,性情等诸多方面的考验。

    临危不惧,据理力争,有胆有识,是诸尘寰对苏沉的看法,评价。

    正因为有了这看法,所以他笑,所以他满意,所以他不再坚持。

    因为他已经达到了目的。

    这场争执与试探,也就有了结果。

    当然,世上总难免有一些你预料不到的东西,会超出计划外。

    比如现在。

    比如将棋。

    老爷子年轻的脸正越来越臭。

    他输了!

    老爷子年轻时曾为廖业大将,排兵布阵,家常便饭,回来后除了修行,闲暇之余就爱下下棋,在将棋方面也算是一代强手。如果将棋也分层级,那差不多也是化意的级别了,放眼廖业,能在这方面和他比肩的寥寥无几。

    然而就在刚才,除了一开始还能赢苏沉两把外,接下来他就连输了三把。

    输给了号称没怎么玩过将棋,甚至于好长时间没玩都忘了将棋怎么下,一开始还要老爷子重新讲一下规则的苏沉。

    你小子,不是故意装逼来玩我的吧?

    你这将棋水平连皇极境都未必够,该加个新境界,叫通天境了啊!

    苏沉也很冤枉。

    他的确早就忘记将棋怎么下的了,他能赢老头,完全是因为他灵体晶脑,在运算能力上,老爷子真没法和晶脑比。

    血洗化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