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41章:血观音献身!诛你九族
    说完之后,杜变真的忍不住想要打自己一耳光。

    甜言蜜语不会说吗?

    浪漫满屋不会吗?

    文艺装逼告白不会说吗?

    瞎说啥心里话啊?

    什么叫给俺睡?什么叫让你舒服?

    这话之粗鄙低俗,简直跟阿q跟吴妈告白有一拼,人家阿q还懂得说吴妈我要和你困觉,比起你杜变还要稍稍委婉一点。

    说完之后,杜变闭上眼睛,伸出脸就等着耳光降临了。

    血观音的脸皮是很薄啊,自尊心也很强,你说这样的话,她肯定要揍你。

    然而……

    血观音听到杜变的话后,娇躯猛地一颤,一阵酥麻的感觉从内心深处猛地荡漾开来,然后瞬间脸蛋红透。

    她没有想到杜变会说出这么土鳖的话。

    没错,是土鳖,而不是低俗。因为血观音对杜变言语的低俗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

    但是杜变这么土鳖的告白,却如同情感炸弹一般,直接在她的内心爆开。

    让她从头,接着又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

    “你不是真正的男人,但也能够让我舒服。”血观音低声道,说出了她这辈子就大胆的话。

    杜变道:“你们女人要求这么低,难怪那么多太监娶老婆。”

    “有的女人要求就是很低。”血观音道。

    杜变的眼睛依旧被捂住,开口道:“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怎么的,我仿佛听到你在说不愿意做海盗了,不愿意抢劫了,想要跟着我过日子。是我听错了吗?”

    这句话,杜变语气是很认真的。

    “不是。”血观音低声道:“甚至,那也不是梦话。”

    确实不是梦话,当时血观音刚刚被宁宗吾宗师救活,似醒非醒,精神正处于最最脆弱的时刻,所以说出了最脆弱,也最真实的话。

    杜变被捂住眼睛,却准确地找到了血观音的眼睛,嘴唇吻着他的眼皮和睫毛,柔声道:“血观音,我想要和你搭伙过日子,你愿意跟我吗?”

    “我愿意。”血观音闭上眼睛,享受着杜变的柔吻。

    接着她吻上杜变的嘴唇,道:“我的要求很低很低的,所以此时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我的幸福。我每天做梦都想着和你生活在一起,被你调戏,被你用百般的手段亲热,和你一起孝敬义父大人。”

    听到这话,杜变感动,却又感觉到一股不对劲。

    “但是……不可以在一起。”血观音柔声道:“我不愿意做海盗,不愿意抢劫,这个身份让我有些抬不起头来,让我有些自卑。但是……我不得不去做,义父大人每年的军饷有三分之一是靠我在海上走私,抢劫得到的。我手下有两千多人,他们都依靠着我过日子。我的义父镇南公对我恩重如山,我无法辜负。就如同你无法辜负李文虺大人一样。”

    “你之前口口声声友谊炮,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血观音道:“这点我是做不到的,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愿意天天都想念着你过日子。我读书不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杜变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血观音顿时感觉到好惊艳,又很骄傲,他喜欢的男人就是这么才华横溢。

    好吧,杜变确实算是才华横溢,但这句话他是抄来的,当然他才不会承认呢。

    血观音就是喜欢杜变这种,一半像流氓,一半像才子,长得还俊美。

    才子太酸,流氓太痞,但中和在一起,就很好了。

    “宋缺义父率领十万大军已经进入了安南王国的手段,和南边叛王大战很快就要爆发了,我也要参战。”血观音柔声道:“不抢劫的时候,我是义父大人麾下的一支水师主力,所以我要率领舰队南下,和安南王国的水师会和,与叛贼进行海战。”

    杜变心里难受,血观音和他身上都背负着无法舍弃的责任,都无法抛下一切去过小日子的。

    他无法拒绝血观音去参战,甚至小心保重这样的话都不愿意说,只能轻轻地吻上她的嘴。

    “对了,你能告诉我你几岁吗?还有真名叫什么啊?”杜变问道:“我总要明白,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比我大几岁啊。”

    “你一直叫血观音好了,至于我几岁?”血观音难得狡黠道:“我自己都不知道,真的不骗你,但反正我的心理年龄比你小。”

    哇,这是异世界版的永远十八岁啊。

    被爱情滋润的血观音,恢复了女孩子的活泼与撒娇。

    “对了,宁师呢?”杜变问道。

    血观音道:“他伤势太重,已经到了一定要闭关疗伤的时候了。所以他挑选了一处地穴,自我玄气疗伤,大概还有三四天就出关了。”

    杜变心中又是一阵温暖和酸涩,这又是一个对他好到极点的人。

    不知道宁师想要的自由,能不能真的得到。

    “你什么时候走?”杜变问道。

    “明日天亮之前。”血观音道:“不许来送我,不许告别,就这么抱着我睡,我离开的时候你也不要醒,这样下一次见面会更甜蜜。”

    “好。”杜变道。

    然后,血观音蜷缩在杜变的怀里,闭上眼睛睡觉。

    杜变道:“还要再来一次吗?我手段很多的,你应该还没有尝过我的舌功呢?”

    “讨厌,这个时候不要聊不要脸的事情。”血观音道:“我就想抱着睡。”

    “哦,睡素的啊。”杜变道。

    确实有一种女人,她对情感要求很高,但是对生理需求却很淡。

    两个人静谧地拥抱在一起睡觉,杜变嘴贱承受不了安静,道:“你知道,在我们这边,遇到美女想要亲热通常都怎么说吗?”

    “唔?”血观音用鼻音回应。

    杜变用贱贱的口气道:“小姐姐,我想舔……”

    他还没有说完,嘴巴再一次被血观音捂住了。

    太讨厌了,杜变总是破坏她甜蜜幸福的感觉,三句话都离不开下三路。

    “好吧。”杜变抱着血观音,真的睡起了素觉。

    或许是这气氛真的太温柔甜蜜,过了一会儿杜变也真的沉沉睡去了。

    两个多时辰后,半夜时分。

    血观音醒来,睁开美眸,看到睡得很香的杜变,轻轻地将嘴唇吻在他的眼皮上,然后吻在他的鼻尖上,最后吻在他嘴唇上。

    足足好一会儿,差不多两分钟后,她的嘴唇才离开。

    然后,她无声无息起身,穿上蛇皮装,套上铠甲。

    “再见了,我的爱人。”血观音无声道。

    然后,她直接离去,前往海边,登上战船南下,参加安南王国海战。

    而她离开后片刻,杜变睁开眼睛,对着空气中的香味道:“再见了,我的女人。”

    然后,杜变没有起床,依旧在血观音的被窝中继续睡觉。

    ……

    次日太阳还没有升起,杜变起床,沐浴更衣。

    回到书房,李文虺依旧伏案工作,眼睛通红。

    有些工作必须他才能完成,无人能够取代。

    “义父,你该睡觉了。”杜变道,然后就要去夺他的笔和文件。

    “马上,很快就做完了,就一会儿啊,就一会儿……”李文虺小心翼翼讨好道。

    然后,杜变盯着他批阅完这份文件,并且交给了外面的广西东厂主簿。

    杜变督促道:“吃点早餐,然后立刻去睡觉。”

    “好,好,吃早餐,睡觉,睡觉……”李文虺起身,然后忍不住一阵踉跄。

    杜变没有去扶他,因为义父还年轻,肯定不喜欢别人去扶。

    杜变和李文虺两人同桌吃早餐,东西很简单,一人一个鸡蛋,一碗粥,一碟咸菜,一碟豆腐乳。

    李文虺先剥好杜变的鸡蛋,放在他的面前,然后剥自己的鸡蛋,因为心中想事情,所以吃得有些急了,被蛋黄噎住了,一下子胀得脸红脖子粗。

    杜变赶紧上前,一边让义父喝下豆浆,一边拍打他的后背。

    “吃东西要认真,不要开小差啊。”杜变道。

    李文虺好不容易将蛋黄吞下去,听从杜变的批评,露出讪笑。

    “砰!”

    忽然,房门直接被撞开。

    一个穿着麒麟袍的太监,带着几十名精锐武士闯了进来。

    这是一名从三品的太监,比李文虺级别还要高半级。

    “有旨!”

    李文虺上前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免去李文虺广西阉党学院山长一职,免去李文虺广西东厂镇抚使一职,锁拿进京听审,钦此!”

    这话一出,杜变脑子几乎瞬间就要炸了!

    而李文虺对于这个结果仿佛早有准备,所以这九天九夜,他几乎不眠不休,就是争取把所有的事情做完,因为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随时都可能被抓捕回京。

    “文虺兄,你捅破天了。”

    “你踩死前太子少傅桂东央,杀死你的上司,现任杭州织造局提督太监。”

    “你将厉氏土司在广西的几千人斩尽杀绝,试图逼反朝廷在西南的柱石,厉氏土司。”

    “你做了几百年来最为丧心病狂之事,朝野震动,帝国震动。“

    “每天有几千份奏折,几百份血书递到陛下面前,要求将你凌迟处死。”

    “北边,西边,东边,有十几万大军因为你而罢操。”

    “京城太学,国子监,所有学生罢课,要求将你处死。现在有几千名书生跪在宫门之外绝食抗议,请求陛下将你明正典刑。”

    “南京,北京,有几十名书生写完血书自杀,请求朝廷给太子少傅,文官领袖桂东央一个交代。”

    “山西,陕西,河南等多处的书生,围攻东厂衙门。”

    “多省督抚已经进京,边关将帅已经入京,请求陛下处置你,惩治东厂。”

    “东厂大都督李连亭都要受到牵连,他保不住你了。”

    “每天都在死人,皇帝陛下已经撑不住了,所以你完了!”

    这位就是直隶行省御马监提督太监郑凌,李文虺同一个阉党学院的师兄兼对手,也是他的手下败将。

    尽管他此时品级比李文虺还要高半级,但是御马监的实权是不如东厂的。

    当年他和李文虺争夺李连亭的青睐,他表现得非常积极,而李文虺则很淡然,从不主动拍马靠近。

    然而,李连亭却选择了李文虺,而放弃了同样出色的郑凌,这让他心中无比妒恨。

    如果王引活着,他会认出此人,就是半道上冒充东厂劫杀他的人,如今某位司礼监大佬的心腹。

    “臣遵旨。”李文虺先恭敬地接过圣旨。

    他说的是臣,而不是太监自称奴婢。

    然后,郑凌一挥手道:“来人,给李文虺公公戴上枷锁,关入囚车,押送京城候审。”

    李文虺举起双手,任由戴上枷锁。

    杜变脑子飞快转动,思考如何解救义父之法。

    “文虺兄,这次谁也救不了你了,不止你的义父李连亭救不了你,陛下也救不了你。”郑凌低声道。

    然后,他目光如电望向杜变。

    “这位便是你为之捅破天的义子杜变吧?”郑凌笑道:“那也是本案的同犯,来人将杜变也戴上枷锁镣铐,押上囚车,一同押往京城。”

    然后,几名武士上前,拿着镣铐和枷锁,直接要锁拿杜变。

    李文虺爆吼道:“谁敢?”

    瞬间,一股强大的玄气,如同炸弹冲击波一般,猛地迸发而出。

    而后,李文虺怒发冲冠,声音如同龙吟虎啸:“谁敢碰我义子一根手指头,我就斩断他的双臂。谁敢抓我义子,我将他碎尸万段,将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部斩尽杀绝,我将他的九族,全部诛灭!”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兄弟们。

    再重申,本书爽文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