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美人图》 > 第一章 侠女屠村
    碧竹森森,美人如玉,构成一幅难以描总的奇美图画。

    绝色美丽的少女,美艳不可方物,身上分别穿着的大红和碧绿丝绸衣裙半褪,露出雪白如玉的香肩和酥胸,纤美玉手抚在柔滑上面,轻揉抚弄,一边还在默默流泪啜泣,神情凄美,场景极为奇异诱人。

    一个年约十一、二岁、身穿纯白纱裙的可爱女孩站在她们面前,本应天真无邪的清丽面庞上却充满邪邪的笑容,笑嘻嘻地欣赏着这一对美丽大姊姊动手自的靡画面。就在刚才,伊山近已经趁她们心情大乱之时,逼问出了侠女盟蔡玲儿逃走的方向,等到此间事毕,就去捉拿她,让她为侠女盟做过的种种恶行付出代价!

    碧绿竹林的中心空地上,两名出身仙家的纯洁少女哭泣揉弄着自己的柔嫩,神情恍惚,已经陷入深深的迷惘之中。

    云霓般的仙家衣裳飘然落下,雪白莹润的香肩与浑圆散发出诱人光泽,她们的纤美玉手一点点地下移,抚摸着酥胸玉腹,让衣衫褪除,露出雪白娇嫩的仙子胴体,被伊山近瞪大眼睛,兴奋地视奸。

    他的衣服也渐渐褪下,露出了洁白胴体,由于媚灵所施仙法的缘故,看起来就像一个连都没有发育的十一岁小女孩,最清丽可爱的那一种。

    被媚灵做得跟正常女孩没什么分别,光洁无毛,娇嫩缓缓地向着美丽少女樱唇贴去,仙家少女含羞哭泣着被迫伸出香舌,在上舔来舔去,香津甜唾沾满了隐藏的洁白。

    为了获得生存和延续本门道统的机会,高傲的仙家少女被迫做着这些邪勾当。在她们的眼里,面前这清丽纯洁的女孩彷佛是勾魂摄魄的妖精,迷惑了她们的神志,让她们陷入欲中不能自拔。

    她们纤美玉手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伸到柔丝衣裙中,抚摸着自己有毛的,哭泣着唇边的无毛,樱唇时而互相碰触在一起,狂乱地轻吻着自己亲密的师姊妹,纯洁蜜汁汨汨地从有毛中流出,染在修长葱指和柔嫩的大腿根处。

    两个美丽少女流着清泪,伸出丁香小舌,同时着清丽女孩的,神智越发迷乱,突然一根粗大棍子从中冲出来,砰砰地接连敲在她们的洁白贝齿上,几乎把门牙敲掉。

    两名仙家美少女都痛楚地尖叫起来,抬素手捂住樱唇贝齿,惊骇至极地望着那根从中弹出的硕大,差点就被它活活吓死。

    伊山近一挺腰,顺势红衣美少女高傲朱唇中,抓住她的头毫不客气地大肆起来,一下下地撞击着她的娇嫩咽喉,噎得她直翻白眼,干得极为畅快。

    「等、等等!」

    碧色衣裙的文静少女愕然半晌,终于回过神来,伸手去抓那根大,春笋般的指尖刚刚捉住弹跳的巨棒,却又害羞地缩回来,尖叫道:「为什么你会长着这种东西?」

    伊山近已经顾不上回答,穿着火红衣裙的美丽少女樱桃小嘴紧窄温暖,湿润滑嫩,,这就已经是生命存在的最高意义!

    一念及此,蔡玲儿精神倍增,仰天在风中啸鸣一声,纵身跃下山崖,展开轻功,向着山腰处的小村子疾驰而去!

    自从离开花叶山庄后,经过这些天的长途跋涉,她身上带的钱已经差不多用光了。两位仙家少女不通尘世之事,也没有想起要送些金银俗物给她做盘缠,再这么下去,迟早要饿肚子,不如在那之前先做一桩大买卖,从此天空任鸟飞,再不用为钱财而发愁。

    前额高耸的美丽少女如狂风般冲进小村,听到瞭望塔上发出急促的锣声,冷冷一笑,手挥长剑,向着迎面冲来的一个壮汉刺去。

    那壮汉本是负责守卫本村门户的,持刀上前,正要喝问她的来意,却见长剑如毒龙般刺来,剑势诡异,绕过他的刀势,嗤的一声刺在头上,立即削破头盖骨,脑浆溢出,仰天倒毙地上。

    村里面正在玩耍的孩子们都吓得大哭,四面乱跑尖叫,大喊:「柱子叔被人杀啦,有人闯进来杀人啦!」

    蔡玲儿冷笑着追上去,玉足运起轻功,快捷如风,三两步冲到那些孩子身后,利剑带着寒光凌厉刺出,从他们后心刺透。

    江湖仇杀,灭派洗村,原本就要斩草除根,免得孩子们长大了学会武艺,再来为父母报仇。从前有多少威震一方的武林豪雄都死在前来报仇的年轻人手中,这一点不可不防。

    她连杀了四个孩子,才有村里的大人从屋里冲出来,惊慌嘶喊着,持菜刀冲向这杀入村庄的少女。

    那是几个正在做饭的村妇,其中两个恰好看到自己孩子被刺死的情景,心痛难忍,如疯狂一般冲上来,尖叫着和她拚命。

    她们虽然在村中生活,却都长期修习武艺,就算拿的是菜刀,也可以乱刀斩杀十几个不会武功的壮汉,在这样疯狂的状态下,以一敌十没什么大问题。

    蔡玲儿冷笑踏步移位,运起精妙剑法,一剑一个,剑尖刺透心窝,将她们都刺死当场,随后又追上去,把奔逃的孩子们也都一个个杀死,让本村的敌人彻底断根。

    更多的老弱妇孺从屋中冲出来,举着锄头刀枪冲向辣手少女,悍不畏死地狂呼大叫,誓要围杀这强敌,为惨死的亲人、邻居报仇!

    他们都是武林中人,虽然身在农家,也都有血性,就算这敌人武功高强也不肯后退逃走,都知道只有杀掉了她才能保住平安的生活。

    但这个小门派的武功在蔡玲儿眼里实在是不值一提。她的窈窕倩影如穿花蝴蝶般在人群中穿行,长剑凌厉刺出,噗噗连声将一个个的村民咽喉割断、心窝刺透,惨叫着倒毙当场,鲜血四面溅落。

    瞭望塔上,钟锣齐鸣,响得极为激烈。

    在农田里正在种地的青壮年男子,闻声都丢下锄头赶回,看到满村死尸的惨景,一个个目督欲裂,悲愤狂嘶着挥舞武器,向着战团中的残暴美少女杀去。

    身穿漂亮绸衫的美丽少女身姿轻盈地挥舞利剑,嗤嗤地刺透敌人咽喉,血珠从剑尖上挥洒下来,杀人动作潇洒飘逸,充满了优雅的美感。

    她以优美的身姿扭动着杨柳般的纤腰刺杀敌人,容颜美丽,动作优雅,如诗如画。

    长剑带着诗意刺出,将绝望嘶吼着冲来的村民刺透额骨,脑浆喷出,溅在美丽少女玉足之下,却无法沾染到她做工精美的绣鞋上面。

    即使在血雨腥风之中,她仍然能保持优雅的美感,美丽的胴体上没有沾到一点血珠,甚至随风飘动的衣裙也没有沾染血迹,令人慨叹她的身法已经出神入化,单以此轻功身法就足以傲视群雄,在武林中占有一席之地。

    她的武功在侠女盟的众姊妹中算是很高了。如果夺取了这一处基业,得到大量财富兵器,假以时日,说不定她真的能闯出一片天地,在江湖中留下赫赫威名与不朽传说,受后代侠士侠女们敬仰。

    悲愤拚命的大批村民就算是江湖门派出身,也敌不过身具武林神功的美丽侠女,被乱剑杀散,死伤狼籍。

    蔡玲儿踏过满地尸体,毫无怜悯地追杀着惨叫逃跑的敌人,将他们的身体刺透,踹飞到一边,一剑剑地收拾着他们,耐心清除着所有可能的隐患。

    村子里面,一间间的屋舍被她飞脚踹开房门,冲进去将里面所有活着的人都杀掉。不论是老得爬不起来的衰弱老人,还是刚出生的婴儿,统统都成为了她剑下亡魂。

    孩子们尖叫着跳窗逃走,大哭着穿过村中血径,从父母的尸体上面连滚带爬越过,拚命争取着最后一线生机。

    蔡玲儿毫无怜悯地追上去,一剑剑地刺杀着奔逃的老弱妇孺,鲜血已经将雪亮长剑染得通体赤红,就像她泛着血光杀气的双眸一样。

    天空中啸声响起,三名仙家弟子驾法宝疾飞而来,远远看到这屠村惨景,都吓得张口结舌,骇然对视。

    伊山近比两位少女要好一些,可是也没有想到蔡玲儿这么狠,居然一人屠遍整村,比冰蟾宫的仙子们下手还要残毒。

    他突然回过头,狠狠一个耳光打在红衣少女的脸上,怒喝道:「都是你们这两个贱人,硬要拦着我抓她,现在可好,害死了这么多人!」

    精灵美丽的花仙子脸上带着红红的指痕,站在红绫法宝上掩面大哭,看着这景象,就像看到自己的家园被冰蟾宫屠灭时的情景一样。

    身穿碧衣的叶仙子也是羞惭流泪,被伊山近愤怒地将她按跪在巨大的绿叶法宝上,将满腔义愤地插到她的樱桃小嘴里面,狠的娇嫩咽喉,以此来发泄怒火,作为对她愚行的惩罚。

    这样做的时候,他飞射的速度却毫不放慢,揪住两名仙家美少女,向着前方疾飞而去。

    此前,他已经和两位少女达成了协议,算是同仇敌忾。而两个少女因为耻于家仇未报,不肯再用原来的名字,伊山近就用花仙子和叶仙子来称呼她们,反正她们也确实是姓花姓叶,清灵美丽也不愧此名。

    蔡玲儿如疾风般在村中飞奔,瞪大美丽双眸,不停地挥剑刺杀村民,直杀得头上热气腾腾,兴奋莫名。

    突然一阵狂风涌来,将她的身子吹到一边,递出的一剑从一名小孩身边划过,只在颈上划破了一道血丝,没能成功地割断咽喉。

    蔡玲儿在空中扭动娇躯,稳稳地落到地上,正要回头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突然后脑挨了一下重击,整个人被撞飞出去,软软地跌倒在地上。在她刚才站立的位置,伊山近苦着脸,捂住雪雪呼痛。刚才他义愤满腔无法按耐,除了运仙术鼓风吹歪她的剑势,又干脆以身为矢,冲向那残暴杀人的美少女。

    粗大从叶仙子樱唇中扯出,带着晶莹口水,砰的一声砸在美丽侠女的头上,虽然将她撞飞打晕,可是他的也被撞得生疼,现在很是难过,揉着被撞红的硕大,看着不远处晕倒的美丽少女,暗自后悔起来。

    蔡玲儿从昏迷中苏醒,感觉后脑隐隐作痛,伸手一摸,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却不知是什么兵器偷袭自己,将自己打昏过去。

    她抬起头,警戒地扫视四周,却发现自己趴在一座雪峰上面,旁边有三个俊美绝伦的少年男女正仰面向天,朝天上指指点点地说着话。天空中飘浮着一道长长的画卷,现出广阔景象。

    卷中的图案却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飘移活动,蔡玲儿定睛看去,却见自己和结义姊妹们也在上面,正冲入一个村落,挥剑屠杀满村妇孺。

    看着那熟悉的画面,她微一思忖,就回忆起那本是伏牛山寨被侠女盟消灭的情景,大约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伊山近站在两个仙家少女中间,揽住她们温软的胴体,愤然捏紧喝道:「看到了吧?侠女盟就是这么残暴,看到不顺眼的江湖门派就冲进去杀光他们,男女老少,鸡犬不留,干这种事已经有好多年了!」

    蔡玲儿却已经听不到他的话,她瞪大美目,骇然欲绝地看着不远处的几名美丽女子,却是她最亲爱的结义姊妹,此时跪在雪野中,含泪望着她。

    「二姊!」

    蔡玲儿嘶声尖叫道,哭泣着扑了过去:「四姊、五姊,还有小妹,你们都还活着!」

    她曾接到大姊托人辗转送来的书信,简略说了几位姊妹的惨痛遭遇。那时以为她们都被灭口,谁想到还能活着见到她们。

    洁白的雪野之中,五名英武美丽的侠女搂成一团,抱头痛哭,久别重逢的喜悦与悲惨遭遇的痛苦绝望交织在一起,让她们哭得极为哀伤凄切。

    两名仙家少女也在悲伤流泪,透过泪光看着天空画卷中的惨烈情景,耳中听到伊山近慷慨激昂的大吼声:「所谓侠女盟,实际上就是俗世中的冰蟾宫,凶横霸道,杀人无数!你们的亲人都被同样作风的冰蟾宫杀尽,而你们却庇护更为凶残的侠女盟余孽,不觉得惭愧吗?」

    两名仙家美丽少女都羞得跪到地上,掩面大哭,想起被残杀的师长亲友,心里痛苦得就像刀割一样。

    伊山近转过身来,昂首挺胸,威风凛凛,凝目怒视着那边的五名美丽侠女,咬牙道:「作为侠女盟的受害人之一,我要说,今天就是你们偿还血债的日子!」

    其中四名美貌女侠吓得瑟瑟发抖,只有没尝过滋味的蔡玲儿昂首怒目,咬紧贝齿喝道:「臭小子,说这样的大话,是不是又想挨鞭子了?」

    说罢,她随手从背上抽出皮鞭,向着伊山近挥舞,歪嘴冷笑。『激怒了他,大不了一刀把我杀了,再过十几年,又是女中豪杰!』她这样想着,却没注意到几位结义姊妹都吓白了脸,深知她想死是没那么容易,活罪已经够她受的了。

    没等伊山近动手,两位仙家少女已经哭泣着扑了上来,抓住她一通乱打,哭叫道:「坏女人,你还我亲人命来!」

    蔡玲儿被打得不知所措,痛楚大叫道:「我没有杀你们亲人啊,呜啊,好痛,快住手!」

    小仙子们才不管她在叫什么,只是悲愤大哭,把她当成冰蟾宫的坏女人一样挥拳乱打,直打得她鼻青脸肿、哭哭啼啼,心里却在纳闷,不知道这两位仙女为什么突然改变心意,帮起那个大男孩。

    伊山近站在一边看热闹,直到她们打了个过瘾,才上前劝架,将她们抱在怀中,摸乳抚慰,柔声道:「别气坏了身子,像这样的坏女人,我用棍子收拾她!」

    他抄起蔡玲儿身边掉落的皮鞭,嘴角抽动两下,慨叹道:「那时候真是虎落平阳被她欺,你看这上面的血,还是她打我的时候留下来的呢!」

    花仙子娇喘几下,看到鞭子,又引起心头悲愤,扑上去夺过鞭子,劈头盖脑地打下去。

    叶仙子也哭泣着上前帮忙,乱鞭打得美丽小侠女满地乱滚,皮开肉绽,嘶声惨叫,痛得死去活来。

    伊山近倒也不再劝架,坐在一边搂住四位女侠枢阴摸乳,两只手分别伸到赵飞凤和何琳的处抚摸着柔细,将手指伸到蜜道里面,饶有兴趣地观赏着她们义妹挨打的情景。

    蔡玲儿放声尖叫,声音嘶哑,已经痛得快要晕过去了。

    她从前经常拿鞭子打别人,现在被两个少女乱打,这才知道鞭子打在身上有多痛。

    鞭子抽到冰肌玉肤上立即皮肉绽开,现出一道道的血痕,鲜血迸流,染遍雪白胴体。

    「这是报应啊!」

    伊山近摇着头,含含糊糊地叹息道,想起自己从前被她打倒在地、痛得乱滚的情景,心中感慨爽叹。

    想到惨死的亲人长辈,两位仙家少女已经悲愤得神智不清,甚至把她当成了冰蟾宫的仇敌,下手越来越狠,几乎把她往死里打。

    叶仙子一脚踩住她的美腿,另一手抓紧她另一条腿提起来,绝望哭泣着想要将她扯成两半。

    这时候,花仙子却一鞭打过来,皮鞭如毒龙般猛烈抽在两腿中间的部位,立即将裙裤抽裂,上准准挨了一鞭,痛得蔡玲儿娇躯剧震,仰天狂嘶,狼嚎声惨不忍闻。

    娇嫩至极,这一鞭打得破裂,鲜血迸流,伊山近看在眼里,也吓了一大跳,跳起来充满恐惧地失声惊呼:「不要,不要打破了!」

    他双手合十,虔诚地祈求道『,「仙女,放过她吧!」

    蔡玲儿顾不得为他这样以德报怨的伟大胸怀所感动,痛得几乎要撕裂道,拚命挣扎着,力量居然大得超过了仙女,将双足从叶仙子手中强行抽出来,缩成一团,惨叫嚎哭,鲜血从部位流出来,洒到地上,将白雪都浸红了。

    看到她如此悲惨模样,伊山近几乎要为她洒一掬同情之泪,跪到她身边,低头欣赏着侠女痛哭的美态,喃喃抚慰道:「这算不算血啊?她还是,这应该算是血吧……」

    媚灵窈窕性感的诱人倩影悄然出现,玉手轻挥,道道星光洒落在满身浴血的侠女身上,立即让她伤势恢复,冰肌玉肤重现莹润光泽,被鞭梢打裂的也重新长合,回复如初。

    蔡玲儿身上痛楚突然消失,还来不及长出一口气,就被四位结义姊妹扑上来按住手脚,撕开她的漂亮衣裙,让雪白纤美的青春玉体彻底暴露在伊山近的眼前。

    美丽的女侠们跪伏在地上,垂首流泪按着她的四肢,异口同声地道:「请公子临幸!」

    听到这娇柔悲切的莺声燕语,伊山近骨头都酥了,眉开眼笑地道:「好好,既然你们这么盛情款待,我也就却之不恭了,哈哈哈哈……」

    他手一挥,身上立即变得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看着那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小男孩挺着不合年龄的大走过来,蔡玲儿简直要吓昏了,扭头看着按住自己四肢、帮助他奸自己的女侠们,流泪悲泣道:「姊妹们,你们这是做什么,难道忘了我们结拜时所发的誓言了吗?」

    赵飞凤也在痛苦抽泣,颤声道:「好妹妹,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那妖女能控制我们的行动,逼我们做不想做的事,从前我们还被她逼得跪地吸那坏东西的脏东西,骑在他身上用夹着说些声浪语,这都是被逼无奈啊!」

    她一边哭,一边绝望地扑倒在义妹的身上,张开樱桃小嘴含住嫣红美丽,奋力吮吸,作为对义妹的抚慰。

    伊山近看得心中大急,一个箭步窜上来,揪住她的青丝强行提起,怒喝道:「好贱货,这时候还想占你义妹的便宜!我还没亲过她呢!」

    蔡玲儿羞惭悲泣,透过泪光看着按住自己雪白大腿的于芷琼,抽泣道:「好妹妹,你能不能放开我……呃!」

    她翻起了白眼,樱唇向外丝丝吐息,羞痛欲死。

    于芷琼春笋般的玉指深深义姊的菊花里面,含羞悲泣道:「六姊,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啊,实在是这手控制不住……」

    林晴也来掺上一手,将玉指和她一起义妹菊蕾里面,羞惭含泪道:「六妹,你忍一忍,女人都会有这么一次的……」

    说着说着,她自己倒哭了起来,用另一支手抚去脸上泪珠,却怎么也擦不干,纯洁泪水在风中飘洒,飘落到六妹的雪白大腿和粉红上面。

    所有被俘的美丽女侠都在悲伤哭泣,晶莹泪珠飘洒风中,最后落到结义姊妹的上面,将覆盖的区域都浸得湿漉漉的。

    伊山近感动地跪到美丽的两条玉腿中间,挺腰向前,翘起的粗大坚定地向着伸去。

    林晴和于芷琼同时将玉指深插到菊蕾里面,纤手奋力托起柔滑玉臀,让蔡玲儿挺胯向上,以两头低中间高的躺姿,与保持同一高度,渐渐地贴近。

    啪的一声轻响,粉红色的终于和胀大紧紧相贴在一起,轻轻磨擦着,让蔡玲儿俏脸血红,悲愤得几乎要吐出血来。

    她本是美丽至极的高傲女孩,一向受人宠爱敬仰,身边总有劲装少女簇拥围护,养成任性活泼的性格。今天却被一个这么小的男孩将贴上了宝贵的,让她如何承受?

    伊山近趴到她的赤裸玉体上,肌肤互相紧贴,胸部轻轻磨擦着她的娇艳,只觉触感极爽。

    虽然比她矮一些,伊山近还是奋力向前吻上了她娇艳欲滴的樱唇,舌头吐进她的温暖口腔之中,挑逗着滑腻香舌,大力吸吮美丽少女的香津甜唾,兴奋地咽下去。

    洁白的冰雪大地上,四位美丽侠女捧着一个前额突出的美貌侠女,将她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托在空中,就这样跪地托着她和伊山近的身体重量,流泪看着他们行。向前一挺,分开娇嫩花瓣,顶开,噗哧一声,强行插了进去,将顶得深深凹下去。

    「不要,不要弄破它啊!」

    蔡玲儿吓得心都要跳出来,努力摇晃着头尖叫道,却被两位义姊抓住青丝云鬓,固定住她的头部,让伊山近可以任意亲咂她的樱桃小嘴,咬住香舌,将整张小嘴含住,突然猛挺,粗大撕裂了娇嫩至极的蜜道,冲破,直插到深处!

    「唔!噗!」

    蔡玲儿闷哼惨叫,瞪大惊愕恐惧的美眸,看着自己姊妹含泪的眼睛,感觉到被撕裂,贞不保,不由得心中剧痛,一口鲜血喷出来,恰好喷到伊山近的嘴里。

    「嗯?」

    伊山近也瞪大眼睛,继续向前猛挺,感受着鲜血染湿的触感,嘴里强力吸吮,将她的热血咽下去。

    这美丽骄傲的当世侠女,上口与下口都在流血,将他的上下器官都染得殷红。与此同时,林晴和于芷琼也突然增加玉指的数量插进菊花里面,将结义姊妹的菊蕾撕裂,鲜血迸流,第三个小口也开始流血,染红了雪白玉臀。

    粗大不住挺进,将娇嫩纯洁的侠女花径一寸寸地撕裂,让美丽女侠痛得钻心,柔嫩玉体剧烈颤抖,紧贴着伊山近的肌肤,带着他的身体也抖动起来。

    她心中的痛苦无穷无尽,简直就像堕入地狱一般。被这么小的一个男孩奸入,撕裂蜜道和,即使恶梦也没有这么恐怖过。

    绝望与悔恨噬咬着她坚强的心,偏偏旁边还有人在喃喃低语:「你这坏女人,做了那么多恶事,现在应该遭遇报应了!」

    那是两位仙家美少女,跪在她的头部方向,分别将樱唇凑到她两耳边,含泪低语,斥责着她的种种恶行,告诉她,现在她所受的只是她应得的报应,而更大的报应将会在将来一点点地施加到她身上。

    她们跪在雪地上,看着伊山近以巨大惩罚自己救过的少女,而旁边四个是和这少女一样做过许多恶事的侠女,让她们悲愤中神志恍惚,不由得将四名女侠当成了害死自己亲人的冰蟾宫女修,哭泣着挥拳乱打,甚至还拿起皮鞭朝着四名女侠身上打去。

    四名美丽女侠跪地捧着结义姊妹,还要被鞭子打在玉背上,痛得浑身乱颤。只是在法力控制下,身体不能乱动,心灵与都承受极大的痛苦。

    乱鞭打在蔡玲儿的身上,将她雪白柔滑的玉体两侧打得鞭痕萦萦。还有一个美丽仙子跪在她身边,哭泣着在她身上乱拧,让她在失贞的痛苦之中,浑身泛着剧痛,不由得痛苦得死去活来,流泪想道:『失贞时还要受这种毒刑,应该是最痛苦的失贞方式了吧?』伊山近施展灵力抵挡波及自己的鞭势,咬住她的樱唇强力腰部,粗大在中加速,磨擦着娇壁,与美丽侠女进行着亲密至极的官接触,并磨得她隐约流出蜜汁,染在上面。

    两个仙子正打得起劲,身后突然出现媚灵,伸手按住她们的纤手,柔声道:「不要打了。现在,该轮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