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 小依完结篇
    【感言】

    小依的故事历经一年半个月以上的扯烂,终于写到了完结篇,虽然不见得人人都觉得是个好结局,但总算是尼玉对读者的一个交待,希望各位尽量发表看法。

    我的下一个愿望,除了完成其它未完部份外,接下来是想将小依的故事画成漫画,这将是个超级大工程,我自认有点绘画天份,但麻烦的是不会用绘图软体,所以若不是用手绘,就是要去学绘图,要如何进行还要好好规划,应该不是二、三个月能付诸实现的事,还要搜集一些故事中角色的照片作参考,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证。

    祝大家读文愉快。

    neewui

    **********************************************************************

    “这样舒服吗?”

    “唔!舒…舒服…”

    “真的会舒服吗?应该会痛吧?”

    “啊……不会…我…会舒服…请继续弄我…”

    “嘿嘿…没想到这样也会爽?你一定很贱吧?是不是?”

    “哼…是…更…更过份一点…弄我…啊!…”

    …

    在郊外的仓库内,小依全身上下只穿一件勉强盖得到丰满乳房一半的细肩绳薄衫,以下都是光溜溜、赤裸裸的,她的肚子已经隆起来,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任何人都看得出她有孕在身。

    这样的俏孕妇别有一种性感韵味,微润的小肚皮和仍然纤盈的腰身,彷佛更容易激发男性兽欲。

    她让人绑在一张大椅子上,胳臂悬吊着,两条玉腿则被拉分开来,一圈圈麻绳将它们分别困绕在双边扶手,一对性感的脚ㄚ就悬在椅子两侧,脚趾头还用力的屈握。

    在折磨她的正是jack!

    “噢!”只见她痛苦的哼了一声,腰身不由往前挺,原来在她有孕的小肚子上,矗立一根刚点燃的蜡烛,滚烫的蜡油刚刚流到腹部。

    不仅如此,jack还蹲在她毫无遮蔽的两腿间,用锐利的夹子夹满她两侧yin唇,椅子前缘和地上早就积了一滩尿,小依却还说她不痛,乖巧的要jack更过份凌辱她。

    室内似乎有点热,jack也脱得只剩一条子弹内裤在身上,两个人就在这里演着脸红心跳的淫虐春宫。

    “既然你这样说,就让你更快乐些吧!”他拿出一根扭动的电动塑胶棒,只有铅笔粗细,对着小依柔软的菊肛插进去。

    “呵…”小依更激烈的在椅子上挣扭起来。

    “会想大便吧?”jack在她敏感的肛肠内抽送塑胶棒,淫笑着问道。

    “呜…会…好想…”小依揪着眉、香唇微启的配合哼着。

    “大出来看看,不要害羞,你是我的人了…”jack拔出那根塑胶棒,改用手指按摩她不安缩动的肛门。

    “嗯!我是…老公…的人…可以在老公面前…大便…”小依晕红着一张脸,竟真的轻咬玉唇用起力来,可爱的括约肌慢慢扩开,yin水和着残尿。也潺潺的从张裂肉缝下缘渗出来。但不知道是过度害羞、还是被绑这样不好使力,小依“嗯嗯嗯”的折腾许久,弄到香汗淋漓仍然无法顺利拉出来。

    “换个姿势试试看!”jack松解下她被捆在两边扶手的双腿,改将绳圈套在她脚踝,用滑轮高高的吊起来。

    “哼…”这样的姿势比刚才更淫荡,两条修直又雪白的美腿让人给分成v字型吊在空中,双臂也一样,要是肚子里的胎儿知道自己母亲现在被男人这样玩弄,真不知会怎么想。

    “大出来吧!老公我会帮你。”jack用中指浸泡在润滑油中,再抵住小依的肛门送进去,紧紧的菊洞很顺利就吞没手指。

    “嗯…”小依配合着jack的抠弄用力,便意果然愈来愈强烈。

    “唔!”不久jack指尖已经感到一团温暖潮湿的软物围过来,他将手指抽出肛肠,果然美丽的菊花褶立即鼓裂开,一条新鲜粪便像黑柱般从rou洞钻出来,“啪答”一声,掉在地上。

    “已经大了!”jack兴奋的扒开她两团股肉。

    “好…好丢人…可是…还想大……”小依红着脸、声如蚊鸣般细述着。

    “那就继续吧!在老公面前不用感到丢脸。”jack柔声鼓励着她。

    可怜的少妇,黏在腹上的红蜡烛不断流下热油,红红的岩浆早就泛滥到她的大腿根,在雪白的臀肉上形成交错红网,但她仍然忍耐着灼痛,继续为取悦眼前的男人表演难堪的排泄。

    “嗯…”只见她默默咬唇用力,括约肌又鼓了开来。

    “小依!”

    就在第二条粪便刚冒出一点点头,玉彬刚好来到门口,看到妻子被jack玩弄的一幕,玉彬再也控制不住了,嫉恨和愤怒让他不假思考想上去杀了这男人,但沈总既然让他来,又岂可能没防范,玉彬一下子就被不知从那冒出来的几个黑人按倒在地。

    “你们再干什么!到底在对她作什么?!小依的肚子…肚子为什么会这样?!”

    “玉彬…你走吧,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小依悲伤的闭上类眸、对丈夫说道。

    “为什么?不是说好两年吗?还完我的债!我们就自由了!为什么要这样说?”玉彬又急又怒的在黑人押制下挣扎,气愤的朝妻子悲喊。

    “我已经…没办法再回到你身边…大家都知道了…你会被人耻笑…一辈子抬不起头…我也不想再看到和你有关的那些人…”小依颤泣的说着。

    “不!我们可以搬家!换工作!离开所有认识的人!我们重头开始!我不会怪你…也不会嫌弃你。”玉彬泪流满面的肯求妻子回心转意。

    “来不及了…你知道…我肚子里…是谁的骨肉吗?”小依哽咽道。

    “谁的我都不管!我只要你!”玉彬坚定的打断妻子的话。

    “是你爸爸…你爸爸的骨肉…我不能再见你了…你再去找一个干净的女人吧…”小依在丈夫面前、勇敢的说出她怀的是公公的孩子。

    “果然是…我要杀了他…”玉彬咬牙切齿的发誓,但随即又旦旦的向妻子保证:“我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喂!废物!你听不懂吗?小依不会跟你了!她现在是我的人!”jack突然站起来走到玉彬面前,用鞋尖抬起他的脸鄙夷说道。

    “你胡说什么!?小依怎么可能会这样说!”玉彬眼神快喷出火般,激动的驳斥。

    “你要让她亲口说吗?”jack淫笑着站起来回到小依面前,抚着她湿淋淋的肉缝命令道:“说几句话给那没用的男人听吧!”

    “…”她垂着泪、并不忍心开口。

    “不说的话,你就滚吧!”jack冷冷的道。

    “我…我说…”小依下了决心,出奇平静的向玉彬宣判自己的决定。

    “我早就是…jack的女人,他想怎么对我都行…只要被他玩弄…我都会很兴奋…”才说到这里,jack就残忍的扯掉一只咬住她[yin唇的夹子!

    “啊!”小依惨叫一声,被吊上半空中的脚ㄚ、十根脚趾都握了起来,尿水也不争气的涌出。

    “是不是这样也会兴奋?”jack拿着手中的利夹故意问道。

    “是…我…好兴奋…”小依不知是真的兴奋、还是痛到神智不清,声音如泣如诉的回答。

    “你们住手…你会弄伤她!这样她根本不会感到兴奋!只会痛!”玉彬心碎又心疼的骂道,看到妻子被欺辱,自己却被人按着动弹不得,那种无力感令他万分痛苦。

    “继续说!一边说一边ㄜ你的大便!让他看看你多听我的话!”jack把别人爱妻当成奴隶使唤为乐。

    “是…我…我是jack老公的人…我喜欢…他粗暴的…和我作爱…喜欢把我…像这样…淫荡的吊起来…唔…他的rou棒…好粗…好长…能作好久…只要一放进…我身体…我就好兴奋…嗯…”小依果真边说边用力,在喘息和全身涨红中,连续拉出好几条粪便,玉彬已经彻底绝望了,眼前的妻子果然不再像他认识的小依。

    “别…别再说了!我求求你…”玉彬无力呻吟着,尤如身处在冰窖中的寒意,让他感到末日的来袭。

    “你…已经懂了吗?…回去吧!把我忘了…我是本性淫乱的女人…需要强壮的男人疼爱…才会心甘情愿到这里接受调教…”小依为了让玉彬死心,把自己说成了人尽可夫的婊子。

    玉彬又岂会不懂小依的本性和用心,要是自己换成是她,恐怕也只有回到这些禽兽身边让他们继续蹂躏,才能逃避外人鄙视的眼光,也才能挽救丈夫的人生!

    “我不走!我不离开你!”玉彬突然下定决心说道。

    “你想留在这里,我不会怪你,但是你要被他们调教,我也陪你,不管你会变成怎样,我都要跟你一起,我和你一起成他们的奴隶吧!”

    “你…你不要那么傻啊…我已经没选择了…你不用管我…”小依心急又感动的哭着劝慰丈夫。

    “反正没有你,我也会去自杀,让你决定吧!是要一起成为奴隶?还是要我去死?”这会儿换成玉彬坚定的说。

    “你…”小依已经不知该如何劝丈夫了,她听玉彬的语气,知道这痴心的老公绝对有可能去作傻事。

    “嘿嘿…有对男女奴隶也很好玩,可以满足同性恋的喜好呢!”沈总兴奋的吐着菸说道。

    “是啊!他们已经开始了!”jack也附和沈总。

    原来按着玉彬的三名黑人,已经开使在扒他的衣裤,他们都是双性恋者,看到玉彬白白瘦瘦的身体,早就忍不住想温存一番。

    “玉彬…对不起…”小依看到丈夫还是走到这种地步,忍不住悲伤的哭出声。反而被黑人剥得光溜溜的玉彬并没反抗,认命的让黑人的大手抚摸身体各处。

    “我看这男的根本是阳萎的废物,不如让他老婆教他用双头龙润润屁眼,再和那些黑鬼来个大锅炒吧!”jack提议。

    “真有你的!就这样办!”沈总闻言更加兴奋起来。

    于是jack解下了小依的手腿,把一根浸过润滑油的双头龙交到她手中。

    “去!把这根东西一头塞进你男人的屁眼!”

    小依彷徨无助的泪眸充满哀饶之意。“放过他吧…求求你…”她泣声向jack恳求。

    “是他自己要的,就像你一样是自愿叫我老公,我可没逼他!”jack冷笑道。

    “小依…你照他说的作吧!我也是自愿的…”玉彬赤条条的身体正被一个黑人从背后把开双腿抱着,就像小女生尿尿的姿势,垂软短小的鸡鸡埋没在下体毛堆中,不过肛门却很明显的露出来,虽然难掩羞辱之情,但仍坚|定的安慰小依。

    “对不起…你忍耐一下…”小依拭去脸上不断滑下的泪水,颤抖的走向玉彬,将双头龙的一头抵在丈夫褐色菊洞上,咬了咬牙,缓缓往前塞。

    “唔…”玉彬皱紧眉头叹了口气,男人肛肠被异物充满是一种很屈辱的感觉,虽然他之前也被山狗他们鸡奸过,但在这些禽兽面前由妻子动手来玩弄他的肛门,似乎又是更上一层楼的羞辱。

    “再继续往里面送!”双头龙很长,塞了三分之一就到直肠了,但jack还要小依继续塞进玉彬的肛洞中,原本放射状的皱褶,已经变成一个吞噬棒子的大圆洞,玉彬十根脚趾也和小依受辱时一样,不由得用力弯屈起来。

    “不行…他没塞过…会受不了,其它的都放进我身体就好了。”小依转头哀求着jack。

    “小依…不要紧的…还可以再深一点。”玉彬抓着她的手,引导她继续将双头龙往直肠深处送入,一直到只剩二分之一在外面才停止。

    “接下来就是我可爱的小依也要插进来了!”jack学那黑人抱玉彬的方式,也将小依凌空抱起来。

    “现在肚子里有小baby,插yin道不能插太深,我看你也插肛门好了!怎样?”jack在她耳边问道。

    “都可以…老公决定…”小依委屈的回答。

    “来!自己把头弄进去。”jack将她抱近玉彬,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现在二人都让人用把尿的姿势端着,尴尬难堪的裸体相对。

    小依深深望了玉彬一眼,伸手轻握起露在他肛门外的双头龙,将那一头对准自己菊门,也慢慢的塞进去。

    “噢…”肛门充塞的快感让她发出呻吟,经过这二个月心甘情愿被jack调教,她已经不会去压抑羞耻的生理反应,作爱时也让玩弄他的男人尽情听她悦耳的哀啼。

    jack将她往前抱,双头龙的两头深深插进玉彬和她的直肠,小依也伸出双臂抱紧丈夫,紧紧贴在一起用身体互相磨擦产生快感。

    “喔…好舒服…我…好兴奋…你才是我老公…玉彬…我好爱你…”小依香汗淋漓的搂住丈夫,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下体努力扭动。

    “我也…是…好舒服…好快乐…”玉彬也在黑人怀中跟着扭起来,湿淋淋的双头龙只剩一小段露在二人的肛门中间,其它都在直肠里滑动,jack将让这对夫妻将屁股紧靠在一起享乐。

    “哼…”

    “噢…”

    “快…快来了…”

    “呜…我也快熔化…哈…”

    …

    在充满淫秽声响的地下室中,俊秀的丈夫和美丽的妻子、原本应是优雅而令人羡慕的神仙伴侣,现在二人却光着屁股爬在地上交尾,靠一根双头龙埋进彼此rou洞中取乐自己、也取悦别人。丈夫一边扭着屁股和妻子进行“肛交”,还握着黑人粗长的肉棍津津有味舔吃着,美丽的少妇也一样,纤手紧握一名年青人的ji巴,含在两片柔唇中吸吮,一声声让人脸红耳热的喘息,和滴落在水泥地上的汗汁,交绘出一幅美少妇哀羞的淫狱。

    “这对奴隶还真难得呢。”

    “那就再多养他们几年吧,哈哈哈……”

    只听沈总和jack如恶魔般的笑声,在宽敞的屋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