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老祖带娃闯星际 > 第67章 雇佣与被雇佣
    一直当布景板的君皓抱着晶体板跑上前来,伸出小手拍了拍她的小腿,默默安慰受伤的妈妈。

    “妈妈,皓皓相信你,不过......那是因为妈妈从来没有骗过皓皓。”

    小脑袋抬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弱弱道:“妈妈,玛格丽特小姐说过,如果一个人被人骗过一次,他就不会再相信那个人惹,即使那个人说的是真话。”

    “所以,妈妈以后不要骗人惹,虽然皓皓一直相信你,可是别人不会信呀。妈妈,要做个好孩子哦~”

    弱弱把话说完,君皓赶忙往后退了一小步,生怕妈妈会生气。

    但是,他预想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君临夏依旧站在原地,一点要动弹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她被自己脑海中突然跳出来的念头惊到了。

    君临夏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低头往后看了一眼,正正对上小人担忧又诚恳的大眼睛,只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了暴击。

    她居然又被这孩子教育了?又被他教育了!

    真是亲儿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为她不要面子的吗?

    内心受到来至亲儿子如此暴击,君临夏缓了好几秒这才缓过来,深呼吸,抱臂站直,颇有些豁出去了的模样。

    看着擎苍六人,直接问:“说吧,要怎样你们才肯相信我。”

    “大姐!应该是你给我们一个让我们敢相信你的理由吧?”艾伦直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表示了自己的极度不信任。

    其余擎苍几人也是一样的表情,反正他们都想好了,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讨得了好!

    君临夏挑眉,微微抬起下巴,反问道:“知道我姓什么吗?”

    “君啊,怎么了?”李基回道,语气颇显不耐,似乎已经腻烦了她这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知道就好。”君临夏轻轻颔首,又问道:“人类联盟十大君军事家族知道是哪几个吗?”

    她这提示可够明显的了,要是还猜不出来她的身份,她觉得他们可以去首都星医院先换个脑子。

    得了如此次明显的提示,擎苍等人哪里会不懂她要表达的意思?

    加上联系到君琳的名字上,立即便猜出她身份与君家脱不了干系,只是这君家也是分旁系与主系的,他们需要更加具有准确性的信息。

    擎苍往前走了几步,脑海中回想起君临夏之前打开的那个视频,心下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与君家有关,但若她只是君系旁支,恐怕还不够用来兑现她刚刚提到的报酬。

    一步步往前走,停在了君临夏身前一米处,谨慎的停了下来,带着探究问道:

    “你是君家什么人?君家与你年纪相仿的小姐有三位,一位四年前因意外逝世,一位如今就读于联盟第一军事学院,还有一位,便是如今刚刚复位不久的君临天元帅,你说你是哪一位?”

    听着他的问话,君临夏心中顿感诧异,习惯性的挑了挑眉,调笑道:

    “你这个星盗知道得挺多的呀,不知你又是哪一位?”

    擎苍垂眸,弯起唇,笑而不语。

    君临夏见此,心中暗嗤一声小油条,这才抬眼看向好奇的杰克等人道:

    “我叫君琳,君氏家族第二十代家主次女,你们口中那个逝世于四年前的二小姐便是我!”

    说着,瞧见杰克等人具是满眼吃惊,耸耸肩笑道:“很不好意思,吓着你们了,但你们要相信,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我是个大活人。”

    “现在,你们相信我能付得起报酬了吧?几张公民身份证而已,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几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不但如此,事成后我还会付给你们一大笔报酬,绝对不食言!”

    她笑着说道,眉眼弯弯,看起来亲切得不得了。

    杰克几人面面相窥,最终把目光投到莉娜以及擎苍身上,毕竟这两位才是受到了实质性伤害的人,如果他们不愿意暂时放下私仇,他们就算是心动也做不得数。

    可是,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那是何等的自由自在?

    以前没入这一行时觉得他们日子过得肆意,不必遵守法则,不需要压制自己内心的恶性根。

    但当他们真正开始踏入这一行时才明白,正大光明四个字到底有多么重要。

    吴瀚望向擎苍莉娜二人的目光带上了期盼,他希望他们能答应,因为他真的很想回去看看妻儿,给他们带上一束他们喜欢的百合花。

    艾伦与杰克眼中带上了渴望,他们渴望自由,渴望能安全突破联盟防线,到首都星上去看看那的风采。

    买一件时髦的衣服,看一场风花雪月。

    李基似乎没有过多的期待,他选择从众,反正他生来就没有什么值得惦念的东西,只要跟着伙伴们就可以了。

    被四双火热的眼睛注视着,莉娜自然能感觉得到,但她不是个大气的人,她就是个心胸狭隘的女人,让她无视先前君琳对她的欺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事情也不是不能灵活处理。

    想到这,莉娜偏头朝向擎苍,冲他轻轻点了点头。

    擎苍明白她的意思,知道她是打算把私仇先暂时放后,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是特别想要的,但兄弟们跟着他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为了他们暂时忍忍这个女人也不是不可以。

    随后,擎苍也点头了。

    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和君临夏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飞船能源即将耗尽,如果他们不合作,那就只能鱼死网破了。

    君临夏手段层出不穷,擎苍根本不敢百分百保证自己这方一定会赢,与其到时候两败俱伤,不如暂时化干戈为玉帛,先把眼前难关过去了再说。

    “很好,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君临夏朗声笑道,提着的心暗自落下大半。

    抬手撤掉本来就快要失去效果的阵法,弯腰抱起身后君皓,君临夏直接走到了擎苍面前来,朝她伸出了右手:

    “擎苍先生,合作愉快!”

    擎苍一怔,本以为她是要使诡计下意识准备抬起的拳头慢慢放了下来,眯着眼睛打量笑得一脸诚恳的她,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人了。

    见他不答也不动,君临夏英眉微调,再一次把手伸了出去,勾唇笑道:

    “我是一个有自己原则的人,对待敌人与伙伴,那态度可全然不同,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擎苍先生!”

    她的诚意已经摆在了台面上,他们若是不领这个情,可别怪她当真不客气。

    不识时务者,她也懒得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