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擒盗妃 > 第46章 本王想飞
    她这话说得可不小声,距离较近的宾客都能听得清,纷纷朝她投去惊讶的目光。

    “这司空大小姐说话还真是爽快啊。”

    “皇后娘娘似乎有意将她与太子牵线,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中意齐王,可齐王刚才的话又似乎含着暗示的意味,难不成齐王和太子都中意司空大小姐?”

    “难说。”

    将周遭的窃窃私语听在耳中,司空夏懒得理会。

    今日的宴席,谢家人也在邀请之中,可等到开宴了,谢家主母才带着三公子姗姗来迟。

    “我们迟来,真是让诸位见笑了,子荆忙碌走不开,查楠大病未愈在家休养,幸好老三走得开,他才处理完手上的事,我们就过来了。”

    听着谢家主母的话,坐在主位上的司空烈笑道:“谢家三位公子都是杰出的人才,事务繁忙也属正常,谢夫人可真是有福气。”

    “哪里哪里。”

    宾客席中,也有人道了一句:“锦衣卫很少有清闲的时刻,二公子又病了,只剩三公子一人打理,也是很辛苦呢。”

    “最近锦衣卫也甚少出动,只是在忙着钻研一些新的武器和工具,算不上累。”谢骁夜道,“近来飞天大盗频频作案,我谢家也遭受了严重损失,希望在座的各位多多注意,尤其是夜里的防守,不可松懈。”

    司空夏本来还没兴趣听他们客套,听到这,立马插了一句——

    “所以,你们研究的武器和工具都是针对飞天大盗吗?”

    “是。”谢骁夜点头,“飞天大盗闹得人心惶惶,他不落网我们又怎能安心呢?”

    “你这话不对吧?哪里人心惶惶了?也就你们这些官差焦头烂额,百姓可不惊慌,平民人家也没遭盗窃过,你们抓人归抓人,刻意抹黑飞天大盗就显得不厚道了。”

    谢骁夜被噎了一下。

    “咳。”司空烈轻咳一声,略带警告地看了一眼司空夏。

    这丫头话有些多了。

    可司空夏没接收到警告,又继续问:“研究了什么好东西?能不能说说啊?”

    谢骁夜倒也有耐心地回答了,“飞天大盗擅长使用工具逃生,因此,我们锦衣卫效仿他的飞天木鸟,钻研类似的载人风筝。”

    “也能飞起来吗?!”

    “目前还在制作当中,不久的将来便能成功。”

    “稳不稳啊?这种事可不能儿戏,弄不好就会摔成肉泥。”

    “我们自然会先在低处试验飞行。”

    “那降落呢?能飞得起来,也要降得下来才行,你们考虑到如何紧急降落的问题了吗?”

    “这……尚未考虑。”

    “那你还那么有自信!问题都没考虑全面还想着跟人家的飞天木鸟比。”

    “……”

    主位上的司空烈重咳了一声,这一回总算是引起了司空夏的注意力。

    司空夏看了过去,“爹,你喉咙不舒服?”

    “夏儿,你这样打听锦衣卫的事,太无礼了,休得再多问,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好好坐着!”

    他的语气显然不悦。

    “小姐,这么多人在边上,你跟谢家公子说话,怎么能如此不给面子?少说两句吧。”司空夏身后的婢女小声提醒。

    司空夏静默了。

    她这一闭嘴,宴席便又照常进行,宾客之间相互谈笑客套。

    而司空夏的正对面,卓离郁望着她,目光中带着探究。

    从头到尾他都没说过几句话,可从司空夏一开口,他就在观察她的神色。

    众人都明白司空家这位大小姐快人快语,她刚才那番话似乎有意偏向飞天大盗,众人大概也只会觉得她坦率。

    可细细琢磨她的表情,她对锦衣卫持有的态度分明就是不屑。尤其在询问紧急降落的问题时,甚至有些得意,似乎她猜到了对方根本回答不了她这个问题。

    锦衣卫都不曾考虑到的问题,她怎么偏偏就能考虑到?

    因为她聪明绝顶吗?

    答案是不可能。

    就她那脑袋瓜子……呵。

    ……

    宴席结束后,众人便都陆续离开。

    司空夏离席之后又跑出了府,雇了一辆马车前往皇城外。

    按照之前妙星冷提供的联络位置,司空夏到了黑市,买了条丝巾遮脸,找到了一位姓杜的老板。

    “你就是杜老板了吧?麻烦你通知九命猫,酉时云来酒楼见,木鸟提前半个时辰藏到皇城郊外断肠崖边,这是给你的跑腿费,哦对了,我姓夏。”

    说完之后,她把一张面额百两的银票拍在了桌子上。

    ……

    酉时,云来酒楼。

    妙星冷一身男装,戴着半脸面具前来赴约。

    上一个时辰在将军府中,收到了下人的消息,说是府外有人找她,她出府一看,是黑市杜老板的人。

    那人说,一个姓夏的姑娘找她,并且要求把飞天木鸟藏到断肠崖边,妙星冷一猜就知是司空夏。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她告诉司空夏,想要见面,就让黑市的杜老板传话,老杜跟她经常有交易,是比较能信得过的。

    妙星冷进了酒楼之后,视线扫过大堂,就在角落里找到了司空夏的身影,便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昨天才跟司空姑娘见了面,今天你又找我,莫非是灵芝有了什么消息?”

    “灵芝的事我还在帮你问,今天我找你不是要说灵芝,我是要告诉你,锦衣卫那帮人为了对付你,要效仿你的飞天木鸟,制作载人风筝。”

    妙星冷挑眉,“载人风筝?”

    “为了抓你,他们什么主意都能想出来,我会帮你打探清楚的。这样吧,我雇人混进锦衣卫内部,把他们想要对付你的方法都打听过来!你好提前做准备。”

    “好啊。这样真是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再带我飞一回,就算还人情了,行不行。”

    “当然可以。你不是都已经让老杜安排好了吗?”

    “嘿嘿……”

    二人离开了云来酒楼,去往郊外。

    到了断肠崖边,妙星冷走到了百年老树下,抬头,飞天木鸟果然已经在树上藏好了。

    把木鸟搬下来之后,妙星冷道:“今天这风有些大,飞行过程中可能会有颠簸。”

    “我不怕了,反正你在。”

    “那好。”妙星冷正笑着,余光瞥见一道红影从不远处闪来,下意识转头去看这一看,这一看脸色就变了。

    卓离郁?!

    他怎么会来?

    “齐……齐王?”司空夏也吃了一惊。

    “你们这是准备飞呢?”卓离郁缓缓走来,行走之间抬起了右手,手中赫然是一只弓弩。

    妙星冷脸色一沉,“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本王长这么大也没在天上飞过,就想体验体验,不知九命猫前辈给不给这个面子?”

    ------题外话------

    ~

    推荐基友军婚文《军魂燃燃:特种小娇妻》/圆呼小肉包

    她原是地下市场的奴隶,没有记忆,活的不如一条狗。

    那个军人从天而降,高价买下她。

    于是,她从一个低贱奴隶,转眼成为男人的掌中宝。

    别人说:她长的像他死去的初恋情人,所以才会被他荣宠至极。

    她自己也觉得,她是个被‘假宠’的替身。

    可事实上……那个军人,以她为命!

    *

    男人问:“她总觉得我心有所属,该怎么让她知道我喜欢她?”

    小兵答:“好办!烧了初恋的照片!”

    男人答:“不行。”初恋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