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权力之门 > 第0485章 头发细的人心软
    岳母说:“浩东,没别的意思,我们……我们就是觉得,你与陈益波走得太近了。”

    徐浩东哦了一声,大感意外。说他与陈益波走得太近,这是事实,要不然也不会请到家里来做客。意外的是岳父岳母老两口对“政治”的关心,以前可不是这样,钟情于经济学教育工作的许教授和云教授,与“政治”是一点边都不沾的。

    岳父及时做了解释,“浩东,我们是关心你,以前想关心也关心不了,现在是一家人了,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都在心里搁着,没法不关心了。”

    “我知道,我知道。”点了点头,徐浩东笑着说:“我听小洁说,爸妈以前只看经济书,现在关心我,读政治书多于读经济书,爸,妈,我谢谢你们,你们的提醒是对的。”

    岳父也笑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谢谢二字,以后不宜多说。”

    岳母也笑着说:“我们也是谨慎的,刚才与陈益波说话,我们只谈经济,并没有涉及到政治方面的内容。”

    “爸,妈,你们的提醒非常及时。”徐浩东说:“把陈益波请到家里来,没有问题;与陈益波走得近,没有问题。但与陈益波称兄道弟,即使是私下里的,其中的问题也很大,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就在反思这个问题,党内同志称兄道弟,这是不对的。”

    岳母点着头说:“我说么,浩东你会想到的,你爸他还不信呢。”

    岳父说:“我不是不信。”

    岳母说:“你就是杞人忧天,闲吃萝卜淡操心。”

    岳父说:“别光说我,你不也正在闲吃萝卜淡操心。”

    眼看老两口又要斗嘴,徐浩东忙说:“爸,妈,现在在说我的事,你们要是吵起来,小洁会埋怨我的。”

    岳父和岳母都笑了起来。

    徐浩东说:“在目前的省委两套班子里,我能说得上话的领导,有省委书记李智宏、省长尚经武、省纪委书记戴昌明、省委组织部长冯力行、省公安厅长陈长江、滨州市委书记陈益波和省委秘书长梁庭飞。对李智宏和戴昌明,是上下级关系兼长辈晚辈关系,对尚经武、冯力行、陈长江和梁庭飞,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或者叫工作关系。上述几位里,唯有李智宏书记,我是掺杂了一点点个人情感关系。但总的来说,我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我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顿了顿,徐浩东说:“但陈益波稍有不同,一是他主动与我交往,二是他主动放下身份。所以,人家领导主动,我不能不给脸,否则就会恰得其反。再说了,在搞关系这方面,我向来是谨慎小心的,作为一个吃政治饭的人,我很明白这样一条规矩,决不能搞人身依附,不允许别人搞,我自己更不会搞。”

    岳母说:“浩东,你这么一说,我们就放心了。”

    岳父说:“浩东,我还是要多嘴几句。你和陈益波有不少相同之处,一,你们都想干大事,也能干成大事;二,你们都擅长当一把手;三,你们都在仕途的上升期;四,你们都在国内政坛小有名气。但你们又有不少不同之处,一,你是草根出身,他是标准的红三代,他爷爷就是滨州市首任市委书记兼首任市长;二,你既能抓大放小,又能以小抓大,他擅抓大放小,是有名的甩手掌柜,在这方面他的口碑不佳;三,你心善,能包容,但他不行,他心狠,这方面的口碑也不是很好……以上,是我和你妈的总结。”

    徐浩东听罢,微笑着说:“爸,你和妈的总结,与我所想基本一致,不过,说我心善,这结论从何而来呢。”

    岳母说:“心善就是心软,我听我母亲说过,头发又细又软的人,其心一定很软,你的头发又细又软,所以你的心很软。”

    “倒也是啊。”徐浩东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少人说他的头发又细又软,这是唯心论,但他自己其实也是承认的。

    岳父和岳母都是好意,徐浩东心里感激。

    徐浩东心知肚明,陈益波性格强势,眼界颇高,能力也强,但作风比较专断,他主动与自己交往,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学习”。

    据说,省委书记李智宏曾当众批评过陈益波的工作作风,也就是说,李智宏与陈益波的关系并不密切。李智宏看重徐浩东,这在东江省不是秘密,陈益波接近徐浩东,很有可能是为了示好李智宏。

    但陈益波人在云岭,徐浩东身为下属和朋友,必须热情接待,服务周到。

    陈益波真的在云岭市待了三天,徐浩东也贡献了十几个小时。

    送走陈益波一行,徐浩东松了一口气,接待领导是件苦差事,谁参与谁知道。

    收获还是很大的,云岭市与滨州市签订了七个经济合作协议,特别是云岭合作银行进驻滨州,开办三十家经营网点,为云岭民资输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徐浩东认为这是最大的收获。

    听完常务副市长陈修杰的汇报,徐浩东道:“修杰,云岭合作银行进驻省城滨州市这项工作,我建议由于越同志具体负责,让他带着云岭合作银行的董事和经理,专门去一趟省城,抓紧时间落实。”

    陈修杰有点不解,“于越不分管金融,你的意思是?”

    徐浩东微笑道:“一方面,于越在省城待了不少年头,他去比我去你去都强,可以发挥他的优势。另一方面,他很活跃,刚来不久就上蹿下跳,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投其所好,让他能者多劳嘛。”

    陈修杰笑着点了点头,“明白了,我同意让他去。”

    徐浩东问道:“刘浚如和朱国平,这几天怎么样?”

    陈修杰道:“各忙各的,没什么情况。上次吵架事件后,刘浚如和朱国平及于越都交来了检讨书。他们的检讨书我看过了,都挺诚恳挺深刻的,明天我拿过来给你看看。”

    “我就不用看了。”摆了摆手,徐浩东问道:“还有一个当务之急,我昨晚看了气象预告,今年不比去年,最近可能有台风要来,你们市政府有没有具体布置?”

    陈修杰点着头道:“有布置,但据我市气象局判断,台风正面袭击我市的可能性不大,可强降水引发的洪涝灾害更有可能。”

    徐浩东道:“不管来台风还是洪涝,你们市政府都要把预防工作抓在前头,我建议你们预演一下紧急预案,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陈修杰道:“我回去马上布置。”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不等市政府搞抗洪抗台的演习,一场几十年罕见的强降雨就袭击了云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