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苏林林求仙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倾力互助
    “这,这果子是从何而来?”她满脸震惊的指着雪生手里的半拉红果子问:“你也见过大青鸟吗?”

    那枚果了虽然被他啃去大半,但苏林林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当初她生生受李长风一击,生命垂危之时,大青鸟给她叼来的救命果。

    苏林林紧紧纂住雪生的手指,满眼惊喜的看着他问:“你,想起自己是谁了吗?”

    雪生面现无奈的摇摇头,轻轻动了下手指。

    苏林林手不由一紧,接着满脸惊讶的松开:“你体内气息怎么如此紊乱?”

    仅手指下的血管都腾不己,更别说其它心脉大穴了!

    苏林林立刻从怀里拿出一盒,她之前为压制气血逆行的药粉,这还是她刚刚被妖豹所伤之后,特意去张老仙的药铺里开的方子,看着药童打磨出来的。

    原本,她内伤在花家己调理过来大半,几乎用不这味药了,但是为防止血气逆行,她还一直随身带着。

    不过,她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服用过了,没想到这会儿倒是派上了用场,希望能对雪生有所帮助吧。

    在云岭之时,因饱受伤痛折磨,养成了她出门时尽量把配制好的内外伤药都带在身上。

    所幸,那些抓她来的鬼女人并不稀罕她这些东西,所以都没有夺去。

    想到这里,她立刻把那盒药粉全部倒出来,给雪生服下去。

    见他十分俊美的脸苦的皱成一团,苏林林忙找出一个水囊给他灌下去几口水,把那些极苦涩的药粉冲下去。

    服下药之后了,雪生原本平静的脸,再也绷不住了,十分痛苦的纠起……

    苏林林紧张的看着他说:“你千万要撑住啊,这些药粉能暂时镇住暴动的血气,并慢慢扭转逆气之气,待会就好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药真的起了作用,雪生突然咆哮出声:“啊!”

    然后喷出一口鲜血,晕死过去了。

    苏林林上前闻了下他喷到岩石上的血迹,不由心下大安:这才是纯正的人血之息。

    想到这里,她不由一拍脑门懊恼的自语道:“我一开始怎么就没想一到呢?他如今仍是人智为主,可身上却流着兽血。”

    这样,是极为危险的。

    幸亏是现在发出来了,气血两两相冲之下,他本身的血脉占了主导致。

    这样,以后要完全恢复人身就更简单了。

    只是,他还要求保留住那份妖力,这样的话就必须要动用那个灵方了。、

    想到那个以夺舍妖兽之力为己所用的灵方,苏林林就不寒而栗!

    这个灵方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三十年的寿命不说,以后每当发力之前都得变成兽身,让许多修行者望而却步。

    其实,这法子最主要的弊端还在于,一旦成功就只能按照妖兽行之法来修练了。

    而妖兽修行之法相比人却是怕了百倍不止。

    那些能成妖之兽,除了血统高贵的几种之外,其它无不是几百年的苦修。

    但相比易得长兽的妖兽而言,人的寿却是受修为所致,极难增加。

    施实夺妖之术的之人,不但减下三十年的寿命,且不能以妖兽之寿元相计,更无法修练相对迅速的修士之法。

    所以,从哪儿看门灵医之术都是个坑。

    它之所以能记寻在案,主要是为结丹以上高阶修士所用。

    因为,一旦结成金丹,那么就可以直接吸收高阶妖兽内丹之力为己所用,但也有吸收不当,或者所用妖兽内丹品阶过高,被其反噬而用。

    当然,这些连李长风都不知道,更莫说苏林林了。

    所以,当年李长风也曾告诫过她,此一灵方断不可轻易为人所用。

    当时,他是真心想把自己所学倾囊相授吧。

    苏林林心头闪一丝不解:李长风到底为何会突然起了杀妻灭子的念头?

    就在她发怔之时,只听雪生轻唤道:“苏娘姑,你看,我是不是恢复正常了?”

    苏林林抬头看向他,只见他上果色上半身,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不过——

    下半身依然是兽体。

    但是,体积相比之前小了许多。

    苏林林忙从包袱里扒拉出一件棉衣丢给他说:“快穿吧,想必你的腿也很快就恢复了。”

    腿?

    原本惊喜无比的雪生低头看到那条毛轰轰的腿时,脸上的喜色登时退去:“怎么还有半截妖体?”

    苏林林安慰他说:“不过,你这身子总算是协调了,穿上衣服之后,就看不出兽体了。”

    她这么一提醒,雪生不由俊面一红:“哪个,苏姑娘,麻烦——”

    苏林林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男女有别,立刻起身朝洞外走去:“你注意控制身体,别,”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身后砰!的一声,接着是雪生的嘶嘶吸气声:“哎哟,我的脸!”

    苏林林不由轻笑出声:还真摔倒了!

    来到洞外之后,便听到雪生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哎呀,这该死的腿怎么不听使唤?手也不能动?

    她看着洞口垂下的冰棱发呆:现在花大娘她们不知怎么样了。

    因为自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山上的人会不会提前把她们带走?

    且说此时被她挂念着的花大娘,刚刚安好仿花车,就听门外有人敲门:“玉枝儿在家吗?”

    玉枝是她的闺名,己经有二十多年没人叫过了。

    在家里花老头一直叫她婆娘,老婆子。

    回到娘家阿娘也只叫她的大妮儿,玉枝儿这个名子,只有在她当闺女时候,村里几个要好的姐妹们叫了。

    难道是哪个小姐妹来找她串门?

    想到这里,她赶紧放下手里的花穗子,站起身跑过去开门。

    一打开门却见那个年少时心心念念挂了好久的少年立在门口。

    “玉枝儿,听说你病了,这是我下河捞的草鱼,让你娘给煮了补补身子吧?”那眉目清俊的少年,满眼笑意的看着她说。

    她不由羞红了脸,背过身子说:“我好了,你拿回去自己吃吧。”

    不待那少年搭腔呢,只见她娘从屋里出来,笑着接过那条鱼说:“好,好,难得小林还记得给我们家送条鱼吃,心里挂着你老姑。”

    说着,便推她进屋:“大妮啊,你身子刚好,快回去避避风,别再冻着了。”

    玉枝!

    她回头之后,那少年又朝门里叫一声:你等我回来娶你。

    闻声,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江林,我一定等你!

    说出口之后,突然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