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汉奸的下场
    “朱大人,就算岳飞北上又能如何?难道韩世忠、林冲还抵挡不住岳飞的进攻?”李大牛心中就有些不愿意了,江南岳飞想要北伐,难道坐着江淮的三人都是傻子不成,任由岳飞北上?

    “岳飞声势浩大,在江南聚集了数十万人马,暗卫飞鸽传书,说江南兵马调动异常,这才是大事啊!”朱武还是有些担心,他担心的是岳飞北上,会动摇北伐基础,眼前的大名府相对来说,还是一件小事情。

    “解决了大名府,逼迫完颜宗翰和我们决战,速战速决,就算江南真的出现什么异常,我们也能及时的调动兵马,朱大人,你想的太多了,整个战局由陛下掌控,你我只是行军打仗的而已。现在陛下都已经占据幽州,你我还在大名府城下,你认为陛下心里面会怎么想?”李大牛不满的说道:“以前还能说你我是为了吸引完颜宗翰的注意力,让他察觉不到陛下已经北上,现在完颜宗翰都已经跑掉了,这时候不拿下大名府,恐怕全天下的人都会说你我无能。朱将军认为呢?”

    “既然侯爷想进攻,那就进攻吧!”朱武面色不好看,目光深处还有一丝担心。李大牛虽然是报仇心切,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十分有道理。李璟都已经占据幽州,朱武这一只人马已经失去了掩护的必要性了,剩下来的只要进攻就可以了。

    “如此甚好,我会亲自对大名府发起冲锋的。”李大牛听了顿时哈哈大笑,指着面前的大名府说道:“我早就等不及了,小小的大名府,居然能挡住我大唐的军队,真是天大的笑话。”

    “本将军会亲自为侯爷擂鼓助威的。”朱武也绽放出一丝笑容,笑呵呵的说道。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拿下大名府,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至于江南的事情,相信韩世忠等人肯定会处理好的。

    城头上的银术和刘舜仁两人很快就发现唐军的异动,只是面对唐军的疯狂进攻,两人也没有任何办法,两人手中的兵马本身就很少,不是唐军的对手,这些天也是因为两人的抵挡,才能勉强挡住了李大牛等人的进攻,但是现在他们相信,大名府是绝对抵挡不住朱武等人的进攻。

    “将军,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大将军来到这里也没有任何办法了。”刘舜仁苦笑道:“将军乃是金人,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留末将一人在这里就可以,相信末将还是能为将军抵挡一个时辰,而且城中许多地方我都浇了油,放了易燃之物,等到城池破的时候,我会焚城,也能帮助将军赢得一些时间。”焚城这是金人最惯用的做法,专门用来抵挡唐军的进攻,在鲁地,完颜宗弼将这件事情演绎的淋漓尽致,吴玠虽然厉害,但是面对完颜宗弼的作战办法,也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紧随在完颜宗弼之后,行动非常缓慢,否则的话,完颜宗弼也不可能轻易的进入华北。

    “你是一个好人,虽然我不喜欢汉人,但不得不说,你这样的汉人可以多一些,若天下的汉人都像你这样,我大金恐怕早就统一天下了。”银术拍了一下刘舜仁的肩膀说道。他是高贵的金人,怎么可能死在这里,既然有刘舜仁在这里,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多谢将军夸奖。”刘舜仁心中一阵苦涩,后悔吗?这一点就算是刘舜仁自己也说不上来,但既然是走到这一步了,也只能是继续走下去。

    “很好,城中有汉兵五百,契丹兵一千,奚人八百,这些人加上你本部一千兵马,这些人都留给你,一个时辰,给我支撑一个时辰。”银术说道:“我知道你在黄龙府还有一个外室,为你生了一个儿子,你放心,等回到黄龙府,我一定会好生照顾他们的。”

    “谢将军。”刘舜仁听了心中更是一阵苦涩,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人家连自己的后路都知道了,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硬生生的扛着了。

    银术潇潇洒洒的离开了大名府,不仅仅带走了大部分的粮草,还耗费了半个时辰从城中掠夺了许多金银珠宝,才骑着战马离开了大名府。虽然在这过程中,大名府的南门喊杀声震天,银术没有派出一兵一卒进行支援。

    大名府北门,完颜银术望着眼前的城池,面色阴沉,大金在南方的前沿阵地就这样落入李璟之手,失去了大名府,就意味着李璟的四路大军很快就能会合,整个金人的数十万大军要么被敌人分割包围,最后逐步被人蚕食,要么只能是退回白山黑水之间,这让银术如何能忍受的住。

    “烧,都给我烧了,一把火给我烧了。”银术面色狰狞,大声的怒吼道。他才不管城中有多少百姓,甚至在南门还有刘舜仁的抵抗,他所需要的就是一把火烧了眼前的城池,就算是刘舜仁等人被烧死在里面,银术也不在乎。

    南门,刘舜仁浑身是鲜血,身上到处可见的是伤口,在他身边还有百余人,也是各个带伤,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他的亲兵。

    忽然一个亲兵指着远处说道:“将军,你看那边起火了。”亲兵面色苍白,他是知道金人准备火烧城池的,原本以为会等到一个时辰,但现在看来,半个时辰而已,就开始点燃了大火,这分明是将自己等人都给烧死啊!

    火势极为凶猛,转眼之间,整个大名府上空浓烟滚滚,大火被点燃,火光冲天,也不知道银术在城中放置了多少易燃物品。

    刘舜仁面有苦涩,双目中充斥着绝望,不管银术刚才在自己面前说什么,他这个时候才知道,在金人面前,自己根本就不算什么,随便什么时候都是会舍弃的对象。刘舜仁心如死灰。

    “你们都走吧!随便逃到哪里去都行,大金是没有希望了,不要为其卖命了。”刘舜仁挣扎着走到城墙垛子旁边,看着远处再次在整军备战的唐军,忍不住大声吼道:“悔不当初啊!”一声厉吼,就从城墙上跳了下来,发出一声大响。

    城墙上的士兵看的分明,心中在惊慌的同时,也同样生出一丝绝望,面对强敌,他们或许畏惧,但还是毫不迟疑的奋战在前,但是却承受不住抛弃,和来自背后的背叛。现在自己的盟友在背会给了自己一枪,这些士兵如何能承受这样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