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中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大梦晨钟指(第一更)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

    风雨梨花施展的这门手段如何,先不详谈。

    但君不语一张口说话,顿时被人认出了声音,两道目光,一起朝着他的方向里看去,灼灼如火。

    “就是你!”顾

    惜今和余朝夕,同时在心中说道。

    二人神识,一直笼罩全场,搜寻着帮他们的神秘修士。认

    出是君不语之后,就是仔细看起,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竟以看戏的心态,看待自己二人的打斗。…

    …

    而那一边,君不语也管不了那么多,目光落在风雨梨花身上,神色无比复杂起来,又透着困惑。陆

    纵酒和苍摩诃同样如此,或许还有第二十一阶上的海放歌。

    ……

    苏晚狂见风雨梨花轰出神通,只嗤然冷笑了一下,本尊依旧站在那第二十一道台阶上,飞快掐动着法诀。

    那扑向风雨梨花的七个分身,分别施展出了不同的神通来。

    或是水蓝色的大漩涡!或

    是深蓝色的指芒!

    或是一片水晶样的光幕!

    或是一拳轰来!…

    …种

    种手段,景象浩大,光是看上一眼,就能知道苏晚狂的才华横逸,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手段。

    风雨梨花一张淡雅如仙的面庞上,没有一点惊慌之色,只巧妙的躲闪起来,那门大梦先觉手,拍向了其中一个一拳轰来的近战苏晚狂。啪

    !极

    轻微的一声响。风

    雨梨花的手掌,拍中对方的拳头后,诡异的没有传来爆炸之声,柔弱到令人怀疑是不是攻击。

    而下一刻的景象,更是令人古怪,无论真假,所有的苏晚狂,在这一刻,全都猛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目光迷茫起来。古

    怪的感觉升起!苏

    晚狂眼前,先是猛的一黑,仿佛睡了过去。

    黑过之后,就是再猛的睁开眼睛一般,世界又亮了起来,但这世界,已经和之前不一样,根本不是什么万丈神山的台阶边。

    ……

    呦呦——

    鸟鸣之声,忽远忽近传来,仿佛天籁,令人心神松弛。

    近身处,是一片花海世界,每一朵,都大到方圆几十丈,或红或白,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美到令人窒息。而

    苏晚狂自己,竟然变成了蝴蝶样古怪生灵一般,挥动着四片翅膀,在其中一朵花的上方里,凌空悬着!

    茫然四顾。…

    …“

    攻心的神通?中招了!”短

    暂的茫然之后,就是醒悟,疯狂大喝起来。

    他的身上,滚涌起了极浓烈的道心气息来,同一时间,朝着自己的胸膛,就是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轰!

    爆炸声起,疼感来袭!而

    那幻像世界,也在一瞬之间,破碎开来。

    苏晚狂眼前再一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里,而前方则是风声狂啸,一条五彩斑斓的流花之河,朝着他席卷而来。

    美丽,梦幻,危险!

    流花之河的后面,当然是风雨梨花,此女令对手入梦,但自己竟然没有睡去,可见进步之大,但苏晚狂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醒过来?

    ……

    嗖!

    苏晚狂见攻击袭来,第一时间先闪了出去。

    他的那些幻术之身,也和他一起醒来,同样是先闪了出去。

    砰砰砰砰——

    一片爆炸声起。可

    惜,依旧是慢了一些,

    那流花之河的每一朵花里,都仿佛蕴藏着一个世界一样,重若星辰,瞬间里就轰爆了五六个幻术之身,更把苏晚狂的真身,也轰的惨叫着抛飞出去。

    唰!风

    雨梨花身影一闪,已经落到了第二十一道台阶上。

    ……

    “好厉害的女人!”“

    她是谁?”“

    她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众

    人看的又是议论纷纷起来。…

    …

    君不语三人,则是交换了一记颜色。

    “不语兄,她施展的,到底是不是大梦先觉手?若是的话,威力不应该这么弱的?苏晚狂怎么可能那么快清醒过来?醉梦当年和我们吹嘘过,  这门手段,在同境界里是很逆天的。”陆

    纵酒传音问道。

    “我瞧她的架势和道心气息,应该不会错。之所以威力变弱了,那是因为——”

    说到这里,微一沉吟,眼中精芒闪了闪。似

    乎马上就醒悟过来,接着说道:“那是因为,苏晚狂的幻术之身,帮他分摊掉了这一招的攻击威力。”

    二人哦然点头。“

    苏晚狂这个家伙,倒是因为这门手段,占了些便宜,否则刚才就已经玩完。”陆

    纵酒说道。“

    也不尽然!”

    君不语摇头道:“苏晚狂的幻术之道,水准不俗,那些分身和自己之间,有着高明的连心效果,一个分身中了招,其他的分身和本尊,全要中招。”

    二人再次点头。

    “等苏晚狂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将陷入一个巨大的矛盾之中,是要释放出更多的分身,来分摊了大梦先觉手的攻击威力?还是收了所有的分身,让自己更少,甚至是不中大梦先觉手。”君

    不语再道。此

    人对形势的洞察,实在已经到了走一步,看三步,预料到后面的形势的高明地步。

    二人闻言,嘿嘿一笑。想

    到什么,苍摩诃又疑惑道:“大师兄,那她的大梦先觉手,又是从哪学来的?我绝不相信她能悟出和别人一模一样的神通来。”

    “难道除非了我们五个人,他还复活了其他人?”

    陆纵酒惊喜说道,也不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

    君不语摇头道:“他说五个,就是五个。但这风雨梨花,是从哪里学会这一手的,我也不知道。此间事了后,我要和她聊一聊。”二

    人点头。

    ……三

    人谈笑之间。

    苏晚狂已经炸出更多的分身,杀回了过来,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放弃。而

    这一次,无论是本尊还是幻术之身,都不再硬捍,而是远远施展出浩大神通来。“

    狡诈的家伙!”

    众人看的半赞半骂。

    君不语三人,却是一起神神秘秘的笑了笑。

    风雨梨花一身粗布白衣,如雨后落下的梨花一般,飞闪着躲避着对方的攻击,同时扬指弹空,那动作,仿佛弹向一个嗜睡的孩子的脑门,要把他唤醒一般。嗡

    !

    一击弹出,天地之间,嗡鸣之声大作,仿佛暮鼓晨钟的声音一般,跌宕不绝。

    ……

    这暮鼓晨钟的声音,落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只觉得如被当头棒喝,精神猛的一振了一下。

    但苏晚狂和他的所有分身,却在这一瞬间,又是身躯猛的一震,目光再次茫然起来。又

    中招了!

    紧接着,就是流花之河再杀去。

    ……

    “又中招了吧!”

    这一边,陆纵酒看的哈哈大笑起来,乐不可吱。君

    不语和苍摩诃,则是一起莞尔一笑。“

    那个醉老头的手段,若是不接触就能躲过去,未免也太次了一点,哪有那么美的事情!”

    陆纵酒摇头道。

    “大梦先觉手之后,是大梦晨钟指,我愈发相信,风雨梨花和醉梦前辈有关系。”

    苍摩诃说道。

    君不语点头同意,看向风雨梨花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但那绝不是男女之情的目光。…

    …

    “啊——”战

    场中,苏晚狂惨哼了一声,又是醒来。

    又是连忙逃去。又

    是中招。

    说不出来的狼狈。

    这一击之后,终于再不立刻来战风雨梨花。“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顾惜今,海放歌他们就算了,毕竟也是当年十强中人,但我怎么会连一个十强之外的女人都打不过了——啊啊啊啊!!”苏

    晚狂扭曲着难看的面孔,在心中厉叫着,仿佛邪鬼一般。他

    的心神,越走越偏激起来,失败将他推向更黑暗,更无底的深渊里。还

    救的回来吗?谁能来救他?

    风雨梨花自不会理他,又一次落在那第二十一阶上,环视群英,英气绽放。

    众人见连苏晚狂都不是他的对手,短时间里,也无人来与她争,先看一看情况。…

    …

    “啊,差点忘了,我们本来是要争着第二十一阶的,现在怎么做?”

    陆纵酒说道。

    话音落下,和苍摩诃一起,看向君不语。

    君不语想了想道:“就给她吧,我们争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苍

    摩诃点了点头。陆

    纵酒问道:“若她争不下来呢?要帮他一把吗?”“

    不!”

    君不语没有多想,就直接摇头道:“让她自己争,我瞧她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内心里一定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二

    人点了点头。…

    …

    他们在观察着风雨梨花,顾惜今和余朝夕,也始终在看着他们。以

    顾余二人的眼力,当然看的出来,陆苍二人,竟然隐隐以君不语为首。“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连当年东圣十强里,排名还在我之上的苍摩诃,竟然也听他的,那尊敬,更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我不会看走眼的。”顾

    惜今心中嘀咕。下

    面的余朝夕,已经是略一思索,就直接传音给了对方。…

    …

    “朝夕见过道兄,道兄,此间事了之后,朝夕想当面请教一下。”

    袅袅仙音,响起在君不语的脑海中。君

    不语闻言,没有一点惊讶,只瞥了一眼余朝夕的方向,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