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狼与兄弟 > 【2399】别往车上做
    他听着自己下属的汇报,点了点头,吃过午饭之后,他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自己随即就上楼了,楼上有一个很小的客厅,再这个小客厅的中央,有一个很大的铁笼子,现在张超就被关在换个铁笼子里面,他还带着手铐,笼子里面有个凳子,张超坐在那里,再周围的位置,还有几个夜幕的士兵,盯着张超。

    占雄杰走到了张超的面前,他看着张超,张超看着他,片刻之后,张超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晃动着自己手上的铁链子,他就这么盯着占雄杰,说不出来的感觉。

    占雄杰是一个直性子的人,也不会那么多的拐弯抹角的东西“你找我上来,想要和我说话,就是这样说话吗?”张超还没有开口,依旧盯着占雄杰,占雄杰这个时候转头,看了眼边上的两个夜幕士兵“记着,从现在开始,不管他说什么,都当听不见!”

    占雄杰觉得自己被耍了,说完之后,转身就要走,才走了没有两步,后面笼子里面的张超开口了“我好歹也是一个人,能不能别把一个人关在笼子里面?人道主义啊。”

    “别着急,你很快就不用再这里了,但是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安全屋,就是给你这样的要犯设计好的地方,所以没办法,委屈一下吧,很快就会有别人来把你带走的。”

    “我给他们一人五千万。”张超从边上微微一笑“一人五千万,放我离开,给你一个亿,你看如何?就当是买我张超的这条命了。”张超微微一笑,目不转睛的看着占雄杰“我可以先让人给你们转账,你们收到钱,再放了我,这些钱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机会可不是总有的,而且我可以有办法,把事情做的很干净,让任何人都责怪不到你们的头上,我们只需要一起做一场戏就可以了,到时候你们拿钱走人,我回我的虎豹穴。”

    占雄杰冷笑了一声,根本没有理会张超,张超随即继续开口“出来这么玩命,这么卖命那无非不就是为了钱吗,你也是,你的兄弟也是,你们所有人都是,现在这个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钱够你们用一辈子的,以后也就不用冒着这么大的生命危险,做这样的事情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怎么样,考虑一下,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的兄弟们考虑啊,据说大家的日子也都不是很好过。”

    张超一边说,一边看向了角落里面的两个夜幕的战士,这两个人的目光看着张超,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愤怒,但是因为他们是夜幕,所以纪律性那根本就不用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显然,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清楚,这两个人再私下聊天的时候,一些内容肯定也是被张超听见了,这么阴险的张超,从中间也是摸到了一些情况,所以才会这么说,占雄杰几乎都没有任何的考虑,直接冲着张超开口“你还挺有钱啊。”

    “那可不,如果你觉得事情可行的话,我们还可以接着谈,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么。”

    张超笑呵呵的,看起来也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占雄杰冷笑了一声“张超,你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吗?你是觉得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掏钱就能解决了,对吗?”占雄杰说到这的时候,摇了摇头“收起来你的那些想法,别再做白日梦了,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头,把你带走调查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这罪名肯定是活不下来了,下辈子投胎做人的时候,记着,做一个正经人!少做点亏心事!”

    占雄杰这也是把张超给否了,随即张超转头看向了角落里面的那两个夜幕的士兵,他一点都没有背着占雄杰,看得出来,他还是故意这样的“那个什么,你们老大不要钱,你们要不要钱啊,别说你们不缺钱啊,你们刚刚那会的聊天我都听见了。”

    这两个人看着张超,并没有开口,随即张超转头又看向了占雄杰“就算是你自己不想要,你自己不想过好日子,那你也得替你这些兄弟想想啊,尤其是跟了你这么多年的这些兄弟,你替着他们好好想想!人这一辈子,不是总有这样的机会的。”

    占雄杰这个时候转头看了眼那两个夜幕战士,这两个战士二话不说,站直了身体,直接就给占雄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张超也是明白了,看着这两个人,笑呵呵的嘲讽道“我真是佩服你们这种,家里面锅都要接不开了,还义正言辞的坚守信仰的人。”

    “你这句话还是真的说对了。”占雄杰从边上打断了张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只不过我们和你不一样,大家追求的东西不一样,钱对于你张超来说,那是绝对品,你张超的信仰就是钱,为了钱,你可以无恶不作,为了钱,你可以丧尽天良!当然了,还有很多和你一样信仰的人,你收买这部分人的时候,当然可以很容易就用钱收买到。”

    “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的信仰不是钱,钱是属于附属品,我们的信仰是正义,是要维护正义,铲除你们这样的害群之马!所以说,你用钱买不到我们,但是你可以用我们的信仰来买到我们,比如说,你认罪伏法,或者交代出来所有的同伙,让我们去吧你所有的同伙都一网打尽,把你们所有的同伙都一起收拾了,一窝端了!”

    “反正你们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好人,蛇鼠一窝,所有人都是沾满鲜血的双手,拿着你们的钱,我害怕遭报应,你们这钱,是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毁掉了多少家庭再拿在自己手里面的,拿你的钱,我们会良心不安的,不光是我,还有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张超,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现在唯一要思考的问题,不是买通我们,也不是逃跑,是如何坦白从宽,争取重新做人吧。”占雄杰从边上义正言辞的开口“还合作?和你们这样的人合作,会遭雷劈的,到时候你可以和我们合作,把所有罪行都交代了!”

    “你们手上的鲜血,未必就比我手上的鲜血少,就在前两天,你们屠杀了我虎豹穴多少士兵呢?怎么说,难道我们杀人就叫杀人,你们杀人就不叫杀人吗?我们就是罪大恶极,你们就是惩恶扬善吗?你知道不知道你们残杀的每一个虎豹穴的士兵,都是有家庭的,你们杀了他们,也就毁了他们的家庭,杀人就是杀人,别说别的,都一样。”

    “说的真的是一副高大上的样子,不是我逼着他们吸毒贩毒的吧,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怎么能怪我呢?我的钱脏?谁的钱都是脏的,你们也一样,你们也是通过杀人赚钱,你们拿着夜幕给你们的工资,坐着夜幕让你们做的事情,然后,杀了我虎豹穴那么多的兄弟,杀了我鬼岛那么多的兄弟,你们和侩子手有区别吗”

    “真的是够胡搅蛮缠的!”占雄杰冷笑了一声“随便你怎么说吧!”占雄杰说完之后,自己转身又看了眼角落的两个夜幕战士,自己随即就下楼了,他下楼的时候,张超从后面再一次的开口“占雄杰,你听过什么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么?机会错过就没了。”

    占雄杰停在原地,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张超,一脸的霸气“我很希望你能让我见识一下,教教我,到底是什么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之后,占雄杰起身离开,张超也不说话了,站在原地,就盯着占雄杰离开的背影,和他预想的一样,别想用钱收买这些人,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他把自己的眼睛也闭上了,站在原地,不知道再思索着什么,他又开始敲他的手铐了,占雄杰下楼,坐在沙发上,房间里面的人都在看电视,占雄杰掐着自己的下巴,他想着张超刚刚说过的那些话,自己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具体是哪儿不对劲儿,他自己也不清楚。

    依旧是再这个民房门口的位置,那辆奥迪轿车还是停在那里,车上面的两个夜幕的战士,一个再闭目养神,另一个,再盯着不远处,两个人正在发呆的时候,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从他们的车子边上经过,就在刚刚要过了车子边上的时候,侧面又出现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子,这个男子很快就挡在了这个步行男子的面前。

    显然,这两个男子是认识的,两个人停下来之后,一脸兴奋的表情,自己从边上就嘀咕了起来,一边嘀咕,一边从手上拿出来了几个核桃,两个人聚精会神的从边上就指着手上的核桃聊着天,好像是碰见了什么好事一样,坐在车内的两个男子,目光也集中在了这两个男子的身上,尤其是步行的那个男子,干脆抬屁股就坐在了车子的机箱盖子上面,显然,他们还不知道车内有人,两个人呆的位置确实还是挺巧合的,刚好挡住了车内驾驶员的视线,车内的两个夜幕的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直接就把车门给打开了,他下车之后,看着对面的两个男子“哥们,别往我们车子上面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