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邪神 > 4489 天海阁 一
    天海阁,天海仙城最奢华的住所,除去仙主府外,这里应该是最高规格的住宿之地了。

    占地方圆两千里,内有奢华楼阁无数,每座楼阁皆有不同的设计,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故事。能在这里入住的,皆是城中的权贵,风雅之士。

    天海阁,雪华院,尽管城内现在绝大部分都是艳阳高照可是这雪华院却院如其名,常年累月,附近几十里内都是被白雪覆盖,大白天的也能在这里见到无与伦比的雪景。

    此院,入住价格最高,而且来这里居住者皆需要预约,要很高的身份地位,非寻常修行士可以入住的。

    “呼……”

    窗外吹进来一股凉风,将房内的尤梅梅给惊醒了,她猛的半坐起来,看到身上的异样,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我……”

    她并没有大声尖叫,拿毯子捂着身子,立即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之前发生的事情。

    “难道被那个混蛋给?”

    她虽最终是昏过去的,但是后来发生什么事情,现在想想似乎想起了一些。

    “这里是天海阁,雪华院……”

    看到窗外的雪景,漫天的雪花飘落,她立即就想起来了这个地方,正是天海阁的雪华院。

    说来也巧了,她曾经在这里住过几天,可以说对这个地方很喜欢,一直想再来住一段时间,但是苦于族中的事务太多了。

    尤其是身上诅咒的事情,一直没解决,想来住也没时间而现在竟然在这里了。

    “乌玉紫山晨起霞,江边路人采菊花,迎着红霞连天唱,家中妻儿笑迎回……”

    就在这时,窗外却传来了一段清唱声,一听到这个声音尤梅梅就打了个激灵颤,这个声音她还是想得起来的,显然昨天晚上与自己共度一夜的,就是这个人。

    隔着窗外,往外面探了探,她见到那边的院子里,有一个男人,正在那院子里欢快的堆雪人,一边堆一边唱着这样的小民歌。

    “不是姓庞的……”

    尤梅梅已经换好了一身素裙,身上也出现了十几件珍贵的配饰。

    她想用华丽的珠光宝气,来掩饰心中的不安,与异样的情绪,让自己的信心可以足一些,不去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你醒了……”

    叶楚正在院中堆雪人,他倒是一脸微笑,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还在向尤梅梅招手:“过来堆雪人玩吧……”

    “堆雪人玩?”

    尽管尤梅梅想让自己装作若无其事,可是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起码她从未见过他。

    “不了……”

    她站在窗边,面色如竣,紧了紧带有羽毛的衣裙,不由得有些微凉。看着下面这个玩得兴起,像孩子一样的男人,她心里却异常的平静。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不生气吗?”

    身为魔仙的她,当然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的清白之身,已然给了这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男人。

    可是奇怪的是,她却觉得,面前的这个家伙,似曾相识与他的距离似乎并没有那么遥远,就好像相识了多年一样。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和自己那样了,按常理来说,自己现在应该过去和对方拼命的,可是为何还会有这么贱的想法?

    不过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夜的细节,对方应该是将那个姓庞的给打跑了,或者是杀了对方,应该是救下了自己。

    也就是说,他应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只是他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救自己吗,非要顺坡上驴,将自己给祸害了?

    可是虽说自己这么想,但是却并不真的生气,尽管她想让自己生出一点气来,可是自己就是生不出气来。

    这种怪怪的感觉,令她微微锁眉,看着还在院中玩耍的叶楚,她只能说:“我先走了。”

    “你就走吗?”

    叶楚接下来的一句话,扭头的一个眼神,又令她芳心一沉,刚刚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就慌乱了。

    “你还有事吗?”

    看着叶楚从下面飞了上来,尤梅梅更加紧张,往后退了几步,回到了屋内。

    叶楚也飞过来了,叶楚倒是淡定,对她说:“你身上的毒虽已解,但是若是现在回去,难免会有危险……”

    尤梅梅心中莫名的一暖:“多谢你出手相救了,尤梅梅无以回报,只是族中还有事务,我真的得走了……”

    她心里很紧张,不敢看叶楚的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叶楚的一个眼神,就令自己心慌意乱。

    说完她就要走了,路过叶楚身边的时候,却被叶楚一把拉到了怀里。

    “啊,你要做什么!”尤梅梅半躺在叶楚怀里,一脸惊慌的看着叶楚。

    这一刻,她却定住了,抬起的手儿又莫名的垂了下来。

    叶楚此时可谓是演技满满:“已经快到中午了,不如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

    “吃饭?”

    尤梅梅一脸窘红,这时候她很想拒绝,可是肚子却有些不争气,真就发出了一些咕咕的饿声。

    “我……”

    叶楚手指放在她的唇间,笑着说:“和我就不用客气了在这里吃了饭再说吧,若是你还要走,我送你回去,包你安全……”

    “我……”

    “好了,不用再说了。”

    叶楚堵住了她的话,令她大窘,可是她却就是生不出气来,反倒是心里暖暖的,无比的甜蜜。

    “我真是够贱的……”

    尤梅梅在心里暗骂自己,却还是不舍现在就离开,楞是让自己留了下来。

    骂归骂,但她还是留下来了。

    雪华院,她一直以来就想在这里住几天,现在终于是有机会了,在这里小住几天。

    叶楚将她留了下来,开始只留一天,可是慢慢的,她就忘却了自己似乎是要离开来着,晚上虽不住在一个屋内,但是她却还是在和叶楚用元灵传音交流。

    似乎是两个初恋的道友,这种感觉令尤梅梅就像中了毒一样,比之前更加难解了。

    时间转眼就过了三天,一大清早,尤梅梅推开窗户,就看到了院中的叶楚,正在那里打拳。拳法很慢,可是却似乎有一股神奇的魔力,看着他打拳,可以让自己无比的平静。

    这种感觉,似乎和菩提叶,有一样的神效,令人心神宁静,坐在窗边,窗外还在飘着鹅毛大雪,可是却丝毫不影响她在这里欣赏叶楚。

    才时隔几天,如今她的眼里,看向叶楚的眼神,已经满满都是爱意了。不论如何,叶楚是自己的男人,第一个男人而对于她们这一种保守的女人来说,也意味着会是最后一个男人。

    叶楚的修为,她这些天,也没有探到底,也没有去问过叶楚这个问题。不过却也能感觉得到,叶楚的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甚至极有可能是大魔仙之境的超级强者。

    和那个姓庞的一比,叶楚不知道好了几千几万倍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修仙者。

    就在这时,她腰间的一块玉,闪烁起了亮光,而且是红光了。

    尤梅梅微微锁眉,这是族中发出的信号,而且是紧急信号,只要在仙城和仙城属地内的尤家中人,务必要第一时间返回族内,要全族召集。

    “看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尤梅梅不得不对叶楚说:“我有事情要回族中一趟,若是有缘我们再会吧。”

    说出这话,她心里也很不舍,叶楚收了拳式,回到了她的身边,对她说:“看来是紧急的事情了,没出什么大事儿吧?”

    “现在我不知道,我回去看看吧。”她想马上走。

    叶楚却一手搂住了她,对她说:“我陪你一起回去看看吧……”

    “你,你陪我回去?”尤梅梅面色一红,“不,不太好吧……”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美极了,只不过却还是很紧张族中的人,或者说全城的人都以为自己是冰山美人,不近男色的。

    现在却突然带了一个陌生男人,回族中,到时候一定会惊呆他们的。

    “这有什么不好的……”

    叶楚笑了笑说:“丑女婿,总要见丈母娘的……”

    “呸,什么丈母娘……”

    尤梅梅大窘:“我母亲可不在族中,现在族中是有大事发生了,你还是别去了吧,下回好吧,下回我带你回去……”

    “呵呵,那好吧,我就不勉强你了。”

    叶楚要松开她的腰,却被尤梅梅一把按住他的手,尤梅梅羞声说:“看你这受气的样子,好像真伤心了呢,我带你回去还不行吗,不过你得答应我,别乱说话,我就先说你是我一个普通道友行吧……”

    “普通道友?”

    见叶楚面色微变,她又说:“好了啦,可以了,我已经让步了,事情要一步一步来,我不想被族中长辈说我不懂事好吧……”

    “好吧,就依你。”

    叶楚笑了笑,右手一挥,给自己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袍子收拾了一下,弄得一副道风鹤骨的感觉。

    最终尤梅梅还是幸福心理做了崇,答应带着叶楚一起返回族中,刚到尤家大门前,尤家的一排守卫便个个睁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叶楚。

    “那男人谁呀?”

    “怎么和鱼美人一起回来了?”

    “我不会看错了吧?那不会是女人吧”

    “极有可能呀,你看看,他们走的还很近,最多只有两步的距离,不可思议呀!”

    “那肯定是一个女人!”

    叶楚随意扫了几个守卫的元灵,一口老血险些要喷了出来,这些守卫的想法竟然如此奇葩。

    自己明明一个英俊潇洒的纯爷们儿,他们竟然自己会是一个女人,这都是瞎了眼的人呀,猪油蒙了心的人哪,才会这样想呀。

    “开门……”

    尤梅梅此时面色冷竣,心里却紧张的不行,冷着脸来到这里,无视这些守卫,直接将叶楚带了进去。

    “好像是男人呀……”

    “不应该啊,那喉结也不小呀,怎么就成女人了?”

    “难道真是男人不成?”

    “那奇怪呀,为何男人还能跟她走得这么近……”

    “不可能吧,传言她喜欢女人呀……”

    “也许人家还真是喜欢男人……”

    “不对,也许这个男人,他喜欢男人呢……”

    不远处,刚刚进入尤家大门的叶楚,终于是熬不住了,差点腰都弯了。

    “你怎么了?”

    进来后,尤梅梅见叶楚面色有些不对,连忙传音和他说:“要不这样吧,你先去我那边,我先去族中议事,到时候再回来找你吧。”

    “好吧……”

    叶楚一脸的郁闷,刚刚那些守卫的想法,实在是太污了,太奇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