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冒牌道士 > 第577章 死士僵尸
    刘德水听了我的话,面色更加郑重。

    他的眉头皱着,皱成了一块疙瘩。

    片刻后,他开口说:“你的这种猜想,也是极有可能的。毕竟古往今来,能够长生的人,都生活在神话传说里面,并不切实际。就算是那个岁数最大的,清朝末期的中医药学者李庆远也不过才活了256岁而已。”

    “但那毕竟是清朝时候的事,是真是假,恐怕还有待考证。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是那个赵王真的变成了僵尸王,那他也不可能拥有自主的意识啊。除非,他的魂魄变成了鬼魂,和他自己的尸身融合在了一起。”

    刘德水的这些话倒是让我更加地肯定,那长生图根本就不存在。

    就算是洪庆宗所说的“长生图”真的存在,恐怕与现实中所谓的长生不死,也不搭边。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因为啊,小土丘下方的那些死士僵尸已经是有了行动。

    那些死士僵尸出了土洞口,进入这里后,稍作停留,就口中发出低沉的“呃呃”声,快速地向着小土丘的上面冲去。

    它们的速度很快,身体虽说是僵尸,但是看上去一点都不僵。除了它们的脊骨笔直以外,双手双脚都显得很灵活。

    甚至于,一个死士僵尸的脑袋居然转了三百六十度。

    刘德水模模糊糊间,也发现了小土丘上的异动。

    小篱扯了扯我的袖子,声音发寒地问我:“天一哥,那边怎么那么大的动静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压低声音,面朝小篱和孙叔,解释说:“看来那些死士僵尸是追着这些食尸鼠过来的。现在它们已经上了那座小土丘,上了食尸鼠的老巢。也不知道,它们追到这里,要干些什么。八成是为了抓食尸鼠!”

    “抓食尸鼠?......那些僵尸抓老鼠干什么,该不会是它们肚子饿了吧?”

    小篱战战兢兢地问我。

    她的神色稍显慌乱,眨动着眼睛试图透过黑暗看清楚小土丘上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还没有回答,刘大师就开口了。

    刘德水苦笑着摇头,说:“僵尸虽然对血肉感兴趣,但是追一群食尸鼠却没必要。因为食尸鼠本就是食腐性的动物。它们身上带着尸臭的味道,与那些僵尸身上的味道几乎类似。所以,正常情况下,僵尸对食尸鼠是不会发动攻击的。”

    “不会发动攻击?可是这些僵尸已经追到这边来了,明显就是冲着那些食尸鼠去的啊。”

    小篱嘀咕了一句,有些对刘德水的话,不大相信。

    我倒是觉得刘德水说得没错。

    但是为什么死士僵尸会追到这里来呢?恐怕别有目的。

    这个时候,那些死士僵尸已经冲上了小土丘或者说食尸鼠的老巢。

    在食尸鼠的老巢上面,那些死士僵尸丝毫不留情,开始了大开杀戒。

    它们把爪子伸向了一个个的土洞,把一只只的食尸鼠抓了出来。而后它们用爪子插进那些食尸鼠的肚皮,不断地掏弄着什么。

    我注意到,一只兔子大小的食尸鼠,它的体腔就那么被掏空。肠子、肚子儿都被扯拽了出来,血淋淋的一片。

    还有的食尸鼠被扯着四肢,直接撕扯成了碎片。

    一时间,“吱吱吱”的叫声在食尸鼠的老巢里面响荡着,声音极其刺耳,甚至于,“吱吱吱”的叫声还有所改变,带着一种悲凉、痛苦、愤怒的情绪在里面。

    那些死士僵尸根本就没有意识,只知道杀戮。

    就算是小的食尸鼠它们也不曾放过。

    一只巴掌大小的食尸鼠,直接就被一个死士僵尸塞进了嘴巴里面。长长的尸牙不断地咬动着,一边咬动,那僵尸脸上的碎肉还在不间断地往下掉。身上也沾满了猩红的血。

    “嘎嘣嘣!”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异常的清脆,就像是你在烧烤店里面要了一盘脆骨,亦或是骨肉相连,大口咀嚼时候所发出来的声音。当然啦,这种比喻有点恶心。

    那些死士僵尸几乎成了残忍的侩子手,无情地掠夺那些食尸鼠的性命。

    一只只食尸鼠被撕碎,鲜血飞溅,把整个小土丘都染成了血红一片。

    奶奶的,瞧着这一边倒的杀戮,我双手都攥成了拳头,心中十分地气恼。虽说那些食尸鼠是令人厌恶的东西,但是此时此刻,它们是弱者,我还是很同情它们的。

    刘德水也瞧清楚了那副画面,脸色一片暗沉。

    我心下恼火,一手抽出七星龙渊剑,就准备上土丘帮那些食尸鼠的忙。

    可是刘德水却一把拦住了我,沉声喝问:“你干什么去?”

    我怒锵锵地说道:“去帮忙。那些僵尸实在是太凶残了,我看不下去了。”

    刘德水的手死死地按住我的手臂,急声说道:“不能过去。就算是你心存怜悯又能怎么样。你这时候过去,那些死士僵尸不会放过你的。它们的数量不在少数,你不是对手。”

    是啊,我过去又能怎么样,也就能对付几只死士僵尸罢了。

    我真的能对付得了那些全部的僵尸嘛?这显得不大可能。不过,单单靠我自己不行,我还有神图残片和红漆棺材啊。

    眉目一挑,我心说,奶奶的,大不了拼一把,把神图残片里面的上古人族族人放出来。

    刘德水是正派捉鬼道士,就算是知道了神图残片的秘密,也没什么。他不会害我。

    心中有了决定,我就准备出手。

    可是呢,就在这个时候,食尸鼠的老巢上面忽然却响起了哀怨的叫声。

    那叫声很像是一个人的叫声,但是却显得声音很尖,听不清在叫着什么。

    我心下诧异,望过去的时候,就见到在小土丘的最高处,居然出现了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有些干巴瘦,背部还有些佝偻,很像是一个人。

    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出现在食尸鼠的老巢上面呢。这不大可能。

    我凝目望过去,双眼中的“灵”光一闪,发现,那个“人影”居然不是人,而是一只硕大的食尸鼠。

    那只食尸鼠足有成人的高度,双爪着地,死死地抓着地面。

    它的嘴巴撅着,尖尖的,像是猴子的嘴巴一样。长长、白白的胡须密布在它的脸上,还有它身上的毛发居然也不是红色的,而是赤红色的,就像是烧红的火炭一样。

    可怕啊,难不成那只食尸鼠成了精?!

    那只食尸鼠出现后,发出悲戚的叫声,而在它身体四周围的巢穴里面,居然出现了一只只食尸鼠。

    那些食尸鼠趴在巢穴的边上,双爪匍匐,脑袋朝向那只硕大的食尸鼠。就好像是那只食尸鼠是它们中的王者一样。

    而且,我注意到,那只硕大食尸鼠的嘴巴里面,居然还叼着一枚圆圆的白色珠子。

    那珠子也就乒乓球的大小,但却散发出白亮亮的柔光。

    “那家伙是一只食尸鼠嘛?瞧着像是食尸鼠中的统治者......它口中的东西,好像是,好像是尸丹。”

    刘德水惊声说道。

    很显然刘德水也不知道那只硕大的食尸鼠是什么样的存在。

    不过,刘德水所提到的尸丹,我倒是在阴阳渡魂笔记里面了解过。

    尸丹,不同于鬼丹,尸丹只有僵尸中的王者的身体中才能够诞生。

    而且尸丹是僵尸王储存尸气的所在,有了尸丹,僵尸王就能够控制尸气,进行修炼,改变自己的体质,使其更长久的存活于世间。

    而在硕大食尸鼠叼着那枚尸丹出现后,那些小土丘下面的死士僵尸就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居然都抬起了脑袋,面朝硕大食尸鼠的方向。

    “呃呃呃!”

    发出闷叫声,那些死士僵尸居然不管不顾,扔下手中的食尸鼠,就向着小土丘的顶端冲去。

    不用想,这些死士僵尸是冲着那枚“尸丹”来的。

    那只硕大的食尸鼠见到那些死士僵尸冲上来,居然眯缝起了眼睛,很人性化地用爪子揪了揪它自己的白色长胡须。

    那副样子就像是一个久经年月的老者,在审视一帮小孩子一样,目光很人性化,显得很深沉。

    成精了,真的成精了!

    奶奶的,那硕大食尸鼠真他娘的是一个另类。

    眼见那些死士僵尸即将冲上小土丘的顶端,那只硕大食尸鼠居然低沉地吼了一声,就像是一只猛虎一样,绿莹莹的眼睛里面充斥着寒芒。

    它的低吼声就像是在发号命令一样,显得威不可侵。

    低吼过后,小土山的上面居然不断蠕动起来。

    不,不是蠕动!是在那些死士僵尸的周围,那些藏匿起来的食尸鼠正在土层和粪便里面钻爬。

    紧接着,小土丘就好像是一下子变软了一样,不少死士僵尸的腿脚直接陷落到了泥土的里面去。

    很快,还不等死士僵尸冲上食尸鼠老巢的最顶端,触碰到那只硕大的食尸鼠,那些死士僵尸就都停了下来。

    不是它们想停下来,而是那帮没脑子的僵尸,居然半个身子就陷进了泥土里面。

    “呃呃呃!”

    死士僵尸的吼叫声更大了。

    但是没用,它们拼命地抓挠附近的泥土和食尸鼠的粪便,却仍旧摆脱不掉身体的陷落。就像是一个人掉进了深不可测的沼泽里面一样,那些死士僵尸的身体越是挣扎就越是不断地陷落。

    不久,待那些死士僵尸完全难以移动后,那只硕大的食尸鼠就又发号了命令。

    随即那些在地下松软泥土里面挖动的食尸鼠,居然都齐齐地钻出了地面。

    一时间,整个食尸鼠的老巢,上面都是绿莹莹的小眼睛,就像是无数的萤火虫出现在那里一样。

    我大略估计了一下,那土穴上面,恐怕得有几千只的食尸鼠。

    这数量,实在是庞大。

    紧接着,那些食尸鼠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后,就成群结队地向着那些陷落的死士僵尸扑咬过去。

    几乎没有抵抗,那些死士僵尸,就这么被那些食尸鼠不断地撕咬身上的腐肉。

    一块块的腐肉、骨头从那些死士僵尸的身上被撕开。

    甚至于死士僵尸的脑袋,那些食尸鼠都没舍弃。它们咬断死士僵尸的脖颈,直接将头颅扯入老巢的泥土中,去享用了。

    “这群家伙太疯狂了!那个大个食尸鼠,也很可怕。天一,我们快点走,不能在这边逗留了。不然等会儿说不定就难以脱身了。”

    刘德水催促着说道。

    然而,我注意到,那只硕大食尸鼠它的目光已经偏移,盯住了我们这边。看来,它早就已经发现我们藏在这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