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御龙九天 > 第681章 寻梦
    “娘!”

    小伙子猛跺脚,瞬间跃入水中,马上传来救命的呼喊,他拼命托举着年迈的母亲,时而沉落时而冒出水面吞下河水。

    冰婉儿终于印证记忆中的事实,赶紧冲过去纵身跳入河水。

    这时,老妇人被哭叫着推至河水边缘,可是小伙子已经无能为力,眼看就要离开视线;冰婉儿疾速游至他们身边,一手扯住即将沉水的小伙子,一手将老妪推上河岸,随后双手用力将她的儿子捞出水面,扔到岸边,自己从水中抖落而出。

    年轻人急速咳嗽半晌,吐出许多河水方才立稳,发现母亲已被冰婉儿扶起,应当是毫发无伤,连忙鞠躬,“谢谢,谢谢,我真不会游……啊?”

    他突然惊恐大叫。

    因为刚刚被问及会不会游泳,而且后面还跟随着“我会救你”。

    “拥民,怎么大惊小怪,大大的小子还不如一个漂亮的姑娘。”母亲在责怪。

    他的儿子名叫于拥民。

    “啊?”

    于拥民又是一声惊叫。

    历经河水冲刷的冰婉儿宛若出水芙蓉,不但漂亮,而且极为动人,生得绝美。

    冰婉儿听见老人呼出儿子的姓名,不禁喃喃道:“于拥军,于拥民……”

    老妇人一愣,“姑娘,你怎么知道我大儿子的名字?”

    于拥民不断吐水,同时又在惊恐地吞咽唾沫,“妹子,快说说,你怎么知道哥哥的名字,怎么知道我不会游水,又怎么知道今天会出事,你不会上辈子没喝迷魂汤吧……”

    骤然明了!

    那一切来自地府!

    冰婉儿直勾勾凝视着河水,历经河水洗涤,他终于想起那场景来自哪里,竟然是地府内的经历。

    十八年前,于拥民就在这里为救落水的母亲而丧生,执意要回到母亲身边侍奉终老,没想到竟然重生于母亲怀中,又是同一日,再生惨难,那么首肯之人自然是阎王和黑白无常,与此同时,她终于想起那座忘魂桥,行走途中手中的迷魂丹被人粉碎无踪。

    金夕!

    只有金夕才能做出这等壮举!

    那末,脑海中所有记忆都是真的,因为没有吞下迷魂丹而存在,金夕也是存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她连声恩谢。

    身旁的老妇人顾不得浑身水渍,忽然双手拍向大腿,“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娘?”

    于拥民惊愣盯着眼前两位。

    老妇人不禁流下老泪,“我是老糊涂了,就是今儿这日子啊,十八年前,你哥哥就是在这里落水的,当时娘已经有孕,只是刚刚七个月,那么一折腾,又失去了你哥,当日便早产了,你的生日与你哥哥是同一天,也是你哥去世的日子,怎么这么怪巧……”

    母子这才发现救人的姑娘已经离开。

    他们始终不知道缘由。

    许多年后,一位鹤发童颜的老教授赶来暖地村,寻到中年的于拥民,试探着询问村中有无于拥军,于拥民声称那是早已去世的哥哥,又将当年离奇的遭遇告诉教授,教授唏嘘之后方才告诉他,当年救他们母子的应该叫冰婉儿。

    老教授便是天水那座孤儿院的女教师,她当日立在早已落成石桥的河水边久久沉思,临别之际不禁流出两行泪水。

    冰婉儿离开暖地村,接着向西而行。

    她坚信,如果地府内的气息来自金夕,他一定会等候自己,如果说两人还能相见,唯一的地点就是昆仑虚。

    至此,她的记忆全部回归。

    金夕也许无法留存凡界,但是,只要他能够进入昆仑虚,就会凭借手中的还魂仙丹救活姬慕菲,如果一切如愿,姬慕菲会等在那里。

    倘若没有,她情愿永远留在昆仑山巅,哪怕是死去。

    冰婉儿开始向昆仑山颠簸。

    历经无数艰难,徒步千余里,她终于爬上昆仑峰。

    山巅,秋冷,云飞。

    姬慕菲来来往往三载,望眼欲穿,期盼着山谷间出现一道人影。

    真的有了!

    破碎的衣裳,凌乱的头发,蹒跚的脚步,看不清相貌,分不清男女,只能瞧出是一个人,缓缓地登上山巅。

    “站住!”

    姬慕菲见来人竟未发现自己。

    冰婉儿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过人的声音,生出一个趔趄,停在青岩下,扬头向上探望,发现高处的青岩上面盘坐着一位姑娘,忐忑问道:

    “你是谁?”

    早在大夏,姬慕菲被金夕救出之时,冰婉儿已经登升二重真界,所以两人未曾谋面。

    姬慕菲心中暗喜,从声音中听出是位女子,只是蓬乱的头发遮住面庞,看不见模样,不禁压抑住激动的表情,诡秘言道:“我乃昆仑之主,不知姑娘赶来这荒凉之地做什么?”

    冰婉儿刚要拨开眼前的乱发,听到这话黯然失色,垂下手臂,凄凄答道:“来这里寻人。”

    “寻人?”

    “是的,寻一位梦中之人。”

    姬慕菲在岩台上面立起,若说梦中人,与金夕所述有些牵连,因为冰婉儿在前生陨难后没有饮下迷魂丹,那么历历往事当然如梦,问:

    “你叫什么名字?”

    “冰婉儿。”

    姬慕菲险些惊叫,赶紧跃下岩石,来到冰婉儿身前,从金夕的嘴里得知她乃是人间第一美人,不禁抬手试图勾开她的乱发,瞧瞧长相,结果被冰婉儿偏头躲过去,同是金夕的妻子,不禁童趣大发,道:“好个不识趣的妮子,既然不让本山主观瞧,可别怪我不客气;这里的路已至尽头,再向前走便是万丈深渊,还是离开吧。”

    “你是谁?”冰婉儿突然问道。

    姬慕菲毫无准备,开口便答,“姬……姬……”

    “姬慕菲!”

    冰婉儿代替姬慕菲答全。

    她绝不相信这里有什么山主,看着扮就知道绝非当世之人,那除去姬慕菲还会有谁。

    姬慕菲发现被冰婉儿窥破,嘻嘻一笑,马上又沉下脸,“你来找谁?”

    “找你,还有金夕。”

    “金夕?你认识他吗?”

    “三千五百年前便相识。”

    姬慕菲发现舌头上逐渐落入下风,故作难为情道:“你可知道我是他什么人?”

    冰婉儿完全确认眼前就是姬慕菲,那么御龙九天的确存在,记忆中所有的故事都是真真切切存在过,身体微微颤抖,“你是他的第一任妻子,为保护他不幸遇难,被封在昆仑虚内三千余载,金夕正是为了御龙九天和救赎你,方才苦苦支撑,直到九界帝天。”

    姬慕菲很容易被感动,马上露出本色,上前扶住冰婉儿,“真的是婉儿姑娘,不错,我就是姬慕菲,已经在这里等你三年。”

    说着,她缓缓拨开冰婉儿的头发,当即惊呆。

    冰婉儿的脸部根本瞧不出靓丽,而是多处被划伤,新痕旧疤比比皆是,唯有那两行泪水,方才冲刷出细嫩的底色,其余全部被灰土遮盖。

    姬慕菲看得心如刀割,不禁泪流。

    冰婉儿却笑了,“慕菲姐姐,不带我去见金夕吗?”

    既然姬慕菲能出来,必然带着天神符;如有天神符,该死的金夕就在虚内。

    “对,对!”姬慕菲一下子抹去眼泪,双拍雪白牙齿再现,“嘻嘻,他要在里面等你一百年呢!”

    说罢,姬慕菲揽住冰婉儿沉入昆仑虚。

    从此以后,昆仑虚内再也没有人现身山巅。

    金夕在昆仑虚内早已等碎了心,猛然发现云雾中出现两人,自然是姬慕菲与冰婉儿,疯子般奔扑过去,一把推开姬慕菲,扯过衣衫褴褛的冰婉儿,双手抚开她的头发,发现确是冰婉儿,而且满面伤痕,嗓子吼不出半字,狠狠把她搂在怀中。

    “金夕,金夕……”

    冰婉儿从前世中清醒过来,随即失声痛哭。

    姬慕菲偷偷瞪一眼金夕,“好个自私!”

    三人继续留守。

    金夕发现冰婉儿失去太阴真元后,资质不如前世,相比之下不及姬慕菲,便没有改变她的修为,继续要她修真,一心想恢复完整的妻子。

    冰婉儿在前生已经修至满境成元,当然是轻车熟路,耗去短短几载,便在昆仑虚内修成融通。

    随后,金夕带领两位妻子登上虚顶,迈入传界阵中。

    重返真界!

    三人出现在传界城。

    英姿勃发的满境少侠身着内衬,略显寒酸;身边两位女子各有千秋,一个圆乎乎胖嘟嘟看上去有天真,另外一位不必去细赏便令人倾倒,美轮美奂,只不过身上披着一见宽大的长袍。

    两个商人奔至近前招揽生意,品察之下瞠目结舌,尽管两人素不相识还是惊叫一声拥抱在一起。

    防止晕倒。

    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那位公子不必多言,身为九境之修可以任意往来;可是,另外两个女子刚刚抵达二境修为,凡界传界阵早已虚无,高层真界无法步入,按理说只能老老实实待在二界,乍然间从传界阵出现,不吓死人才怪。

    “嘘……”

    金夕示意两位莫要喊叫。

    两个商人虽在传界城,也非泛泛之辈,眼见满境大神指示,连忙颌首。

    金夕注目向传界阵瞧去,九界之光已经不在,那将喻示着御龙九天永无恙状,终于可以安安分分带着冰婉儿和姬慕菲修行了。

    柔居,喜忧参半。

    金夕再也无法隐瞒真相,只好将母亲去世的消息诉给姬慕菲,她自然无比悲痛,再次引起众人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