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荒村乱葬 > 774章 始祖皆亡
    神话四灵在与憎恨天意对话,相互争辩,至于说什么,无法听清,毕竟那里的时间、空间被逆乱扭曲了,声音无法清晰传出来。

    七十多位始祖强者,长空染血中,死伤过半。

    无情的诛杀还在继续。

    又有几个始祖王被憎恨天意控制神智,见人就扑杀,遇物则撕咬,毫无章法,唯有暴戾吼音冲出,一头头形如原始丛林的嗜血野兽。

    一起闯入此地者,只剩二十尊强者了。

    与杀神黑起所言一样,到最后,可能没几个能活着走出去,甚至是,所有强者皆要葬身此片黑色汪洋,进入此地,本就预示了死亡。

    “轰隆隆!”

    远处战场,天地摇曳,那头全身毛发灰白的年迈恶兽被围困镇杀了,残魂碎尸亦遭到秩序神火炼化,死于非命。

    没有停止。

    那尊由天上走来的“天意”,终于显化真身。

    的确是一头直立的巨鸟,人面,鸟头、羽翼、利爪,周身覆盖逆鳞,在其外围百米内,萦绕一层又一层的黑雾,那些可以侵蚀魂魄的黑雾,是秩序符号所化。

    代表毁灭的“天意”,真有如此的生命体。

    天相一出,八方惊动。

    所有战场平息,黑起等人退回,而双眸赤红的几头恶兽,虎视眈眈,盘踞在一起,聚拢在另外一个方向。

    分为了两片阵营。

    “我见过你!”踏在一朵石莲上的石始祖开口,“当年我横渡虚空,在一片黑暗星辰,遭到可怕气息窥探,不是其他强者,而是你!”

    憎恨天意立在那里,犹如一尊创世的始祖,高不可攀,举止间的气息,可令天穹开裂,令海域成片成片蒸发,发出刺破古今的魔音,“你等……真要逆天意而行?”

    石始祖回道,“天意,本是善意无边,而你……散发的却是狂暴凄厉,你算不上是天意。”

    没有人清楚,天地间,究竟怎会有此生命体。

    恐怕是九千胜也看不清楚。

    光明与黑暗,阴与阳,天与地……等等的对立,只能从这种相互极尽的两极方向揣测了。

    有“善天”!

    注定会有“恶天”!

    憎恨天意的影子,真实而虚幻,介于一种灰蒙状态,“善时善用,恶时恶行,善恶相存,不可分割,此理你等难道不懂?”

    石始祖质问,“何时该恶?”

    憎恨天意的声音,字字震动八方,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威压而下,道,“当天意无法掌控局面时,自当为恶,清算一切,世间重新开局。”

    石始祖不屑道,“满口胡言,自古以来,天意无形,垂怜万物万灵,引导大势文明,从未听闻什么清局开局,而你主导此次动乱,别有用心,你想成为天地间的上位者吧?”

    “我本就是上位者!”

    “何须筹谋?”

    “世间之事,大到星球陨陆,小到一粒尘埃,皆有其运转的轨迹,而你们这些突破己身枷锁的生灵,超出了轨迹,违反了规则,不将大势放入眼中,要违逆天意,自当受到生死制裁,否则的话,世间何有秩序可言?一代代的文明传承,无从说起!”憎恨天意开口,依旧是一副主宰者的姿态。

    他的话,大道理而出,让人不知如何反驳。

    隔空而望,石始祖开口,“可笑,天穹无边无际,所谓之秩序,一直无明确概念,生灵超越己身是一种秩序,弱肉强食是一种秩序,秩序二字,因生灵而望,却也不因生死而定,何曾与你所言一样?”

    神始祖亦道,“憎恨天意,你将秩序定下一个格调,无非想成为大主宰罢了!”

    魔始祖也道,“有我们在,你这位居心叵测者,难得善终!”

    “哗啦啦!”

    憎恨天意背后的羽翼,一个摇曳,飓风扫荡周天,欲要肃杀一切对立者。

    第一时间,所有强者神色大变。

    神话四灵动手了,各自扫出一道秩序法则,冲出去时,杀招却又交织融合,一举粉碎了飓风黑暗。

    憎恨天意漠视苍生,两道巨大眼眸,犹如两颗魔山悬挂高空,有摄人心魄的眸光在俯视,“不应天意,违逆秩序,你们太愚蠢了!”

    石始祖道,“可敬者当敬,可尊者当尊,不过你就算了,你主导的此局,死伤多少?说到底,你不过是一个杀生不眨眼的匪寇,哪有可敬可尊之处?”

    憎恨天意眸扫周天,令人不寒而栗,“你等……皆是一般违逆秩序的立场?”

    巨大的黑影,近乎撑破云霄,越发高不可攀。

    只可仰望的一尊存在。

    哼!

    横刀向天的黑起,气势如虹,杀焰直冲霄汉,一字字道,“一段被污染腐蚀的天意,积蓄一些造化,就想做宇宙大主宰在,你才死该杀之灵。”

    一语后,场面有些安静。

    有几个恶兽始祖王,双眸闪烁异样光辉,举棋不定,居然在犹豫徘徊?

    难不成,他们要投奔憎恨天意的阵营?

    见势不妙,石始祖连忙开口,“憎恨天意,你别废口舌了,你这种存在,违逆者杀无赦,与古老暴君无异,在你的眼中,强大到一定的存在,会威胁你的权威,即便投奔你,日后也决不可活!”

    “不可活”三字,石始祖一连说了三次,警醒其他始祖王。

    徘徊消失。

    犹豫褪去。

    这些始祖终于坚定了决心。

    “哗啦啦!”劲风呼号,黑雷交织,背后羽翼煽动的憎恨天意开口,“既然如此,你等诸多强者,就彻底魂散归天吧!下一个大世,将不会再有你等的名。”

    黑起道,“一个被污染的生命体,敢在此口若悬河,真是可笑!”

    “杀!”

    憎恨天意一个音符,簇立在他脚底下的恶兽,一头头粉碎,所有本源被他汲取吞噬,那些恶兽,皆是他的傀儡,此刻压杀,丝毫不眨眼,绝对的无情狠厉。

    昏暗的天。

    越发漆黑森然,天地阴风呼号,憎恨天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天遮掩,浩浩荡荡的威压在铺天沉落,一击,他想肃清所有强者。

    一株石莲冲天,莲开万叶。

    一方祭诏腾空,祭字燃烧,诏音动荡。

    一口杀刀劈星宇,缭绕死亡魔焰,所过之处在无情割裂着黑暗。

    一株命运术拔地而起,摇曳绿芒。

    ……

    所有始祖王各出杀招,撼天而行,不过集聚是十一尊始祖王的一击,居然无法破开阴沉沉的黑天?反倒是虚空几次抖动后,我们各自倒退,口中吐血。

    黑起立即道,“此獠,倾尽全力,我们必须倾尽全力,方可活命!”

    “滋滋滋!”

    黑起以身试法,直接燃烧体内精血,燃烧一切本源,而后与死亡魔刀合二为一,化为一方千丈死亡魔刀,杀威沉浮,可撼九天。

    “没办法了!”

    石始祖第二个燃烧己身,最后化为一株汹汹奔腾的石莲。

    “是死是活,别无选择!”

    一向惜命的妖始祖,口出一语,同样引燃了自己,化为一团燃烧的星球冲天。

    “神话大地,日后回归新时代吧!”

    “自当如此!”

    神始祖与魔始祖往外看了一眼,是说给判神殛、悬空天主、玲珑仙主等人听的。

    “赞同!”

    我也看了一眼荒祖、道君、鬼皇等人,最后一眼的告别。

    一尊尊始祖王亦发出最后遗言,告别周天,而后头也不回冲天起。

    “轰隆隆!”

    大碰撞开始,所有始祖王的极限一击,与憎恨天意在天上碰撞,在抗衡,在轰击……

    恐怖的余波,横扫周天。

    整片黑色汪洋,第一时间蒸发为虚无,露出底下干涸的海床,其实是一片陨石陆块。

    剧烈的风波,无限扩散出去,冲杀每一片角落。

    宇宙之中,每一个角落的生灵,都能感受到此种恐怖大震动。

    黑色的天,出现了裂缝,一寸寸在崩碎。

    而一团团剧烈燃烧的天火,亦在暗淡,那是生命在逝去,一去不复返。

    今日起,星辰中,或许将再无一尊始祖。

    “咔咔!”

    半日时间,第一尊始祖王坐化了,最后一点火苗被黑风吹灭,命不复存。

    “噗噗!”

    第三日,又有一尊始祖王陨落。

    第七日,这一日有两尊始祖王喋血,燃烧的火焰一点点退去,随风而散。

    第十一天,除却我们六位,其余恶兽始祖王皆粉身碎骨。

    头顶上的“黑天”,无限暗淡,憎恨天意也是受到可怕创伤,不过他资本太厚,不可能就此罢休。

    一直到了二十四天。

    石始祖难以为继,石莲火,与一支昏暗的烛火无异,即将湮灭当空。

    “石,你不可亡!”魔始祖泣血怒吼。

    “魔,你我注定一世无缘!”轻轻一语,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烛火熄灭,石始祖也坐化消散。

    “石,我立刻找你!”魔始祖也是一个多情种子,魔焰越发浩大,不顾一切焚烧己身,不过半个小时,魔始祖去追寻石始祖的脚步了。

    第二十五天,妖始祖彻底陨落。

    第二十六天,神始祖亦永远魂飞魄散。

    第二十七天,黑起也要坐化了,“荒域,好好活下去!我黑起去也!”

    偌大的茫茫星空,十方空荡荡的,此时就剩我自己一人,唯有阴风相伴。

    说不出的落寞!

    “人族?荒域?你本不是最强大者,却能支撑到最后,你贪生怕死?”头顶上那位憎恨天意开口,即便损失这么多尊始祖王,他也并未陨落。

    “善天意赐福,你逃不过此劫!”我开口道,这些时日,无形中,有一些命运天意加持,不然的话,以我的底蕴,应该是第一个坐化的。

    “原来如此!”憎恨天意看出了端倪。

    “无法杀你,只能继续将你覆灭封印了!”我喝怒一声,命运之火冲破黑暗,破入云霄,我的情况无比恶劣,毕竟燃烧了那么庞大的精血本源,气力枯竭。

    “轰隆隆!”

    天在翻转,一方时间巨轮在缓缓碾压横推,漆黑如墨的天,最后与命运之火交织在一起,碰撞出无穷无尽的惊雷,最后冲向未知的宇宙尽头。

    这片虚空,恢复了平静。

    所有始祖,所有的始祖王无一可活,魂痕不留,皆成为了过去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