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胶卷
    如果孙明华不把精力放在特券上,第六师还是愿意配合的。朱慕云把情况说清楚,时栋梁当即答应,如果是抓那个姓黄的杂毛,绝对全力配合。

    时栋梁手里的几十万特券,原本已经成为一堆废纸,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花掉。可是,朱慕云给的办法,让第六师迅速挽回损失。

    第六师的经济损失挽回后,剩下的问题,就是出心里的这口恶气了。当然,他们最大的任务,是将手里特殊处理的特券以最快的速度花掉。

    为了把第六师的损失降到最低,时栋梁当然要先把钱用完。钱没了,损失也就没有了。这个时候,再配合情报处查案,他才没有后顾之忧。

    而第六师的行为,无形之中已经配合了军统。虽然军统损失了一批枪,可是多了一个推广特券的强力帮手。如果邓湘涛写一份漂亮的报告,不但不会被批评,反而会得到嘉奖。

    孙明华很是高兴,得知朱慕云在经济处的办公室,特意亲自过来了一趟。他现在压力很大,军统将他搞得很狼狈。情报处现在人手不足,去第六师调查,他只能亲自出马。

    “慕云,感谢的话不多说了。你的好,兄弟都记在心里。”孙明华握着朱慕云的手,感激的说。

    所谓墙倒众人推,不在他这个位置,无法感受他的压力。特别是来自日本人的压力,让他觉得都快喘不过气来。第六师的事情,换在以前,要是不配合,他完全可以相关人员抓到情报处调查。可现在,他只能低声下气。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话。”朱慕云拍着胸脯,掷地有声的说。

    “跟你,我当然不会客气。”孙明华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微笑。

    “我会再给汪清海和时栋梁打电话,让他们全力配合你的调查。不管涉及到什么人,该抓的抓,该审的审。”朱慕云坚定的说。

    “你跟他们走得近,有没有听到什么内幕消息?”孙明华问,他对朱慕云是予以很大希望的,如果自己的调查不利,还得通过朱慕云斡旋。

    “原本,这笔生意,我帮六师联系了古星的一些富商。他们要的量大,五百条枪。可是呢,价格却要压两成。时栋梁当然不干了,正好碰到这个姓黄的,价格出的高,要的量也大。唯一有些麻烦的是,用中储券交易。时栋梁哪想到,这么精美的中储券,竟然会是假的。不要说是他,所有人都没想到,重庆会来这么一手。”朱慕云叹息着说。

    朱慕云所说的情况,大部分是真的,如果去调查的话,全部都像是真的。他唯一没有说出来的,就是提前知道了这笔中储券有问题。

    “这么多现金,怎么不走银行呢?”孙明华叹了口气,朱慕云说得很坦诚,而且这些情况他也都了解。

    朱慕云、陈旺金,一直在与第六师暗中做军火交易。甚至,还包括绥靖公署的张亚、萧肇基等人,都是参与者。他们的军火交易,一直是提供给古星的富商,相关利益利,比如说孙明华,也都从中分红。一直以来,所有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第六师的这批枪,却是在城外交易。时栋梁明知道购枪之人有问题,没有引起足够的警惕,从这一点上说,时栋梁也是有责任的。

    但是,第六师现在的位置很重要,古星军力空虚,古昌更是只能依靠第六师。哪怕第六师做得再出格,只要没有投降,日本人就不会对他们动手。况且,第六师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军饷没有及时拨下去。这样算下来,日本人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所以,中储券的事情不能较真。一旦较真,就会出事。第六师可是有过前车之鉴的,一旦逼得太紧,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如果再发生投诚之事,古星将危在旦夕。

    这个时候,不能追究第六师的责任。孙明华之前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才会处处碰壁。

    “明哥,你搞情报是好手,可这个时候怎么就糊涂了呢。这种事情能走银行吗?甚至支票也是不能收的,只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六师唯一做得不妥的,就是没有查清货主的身份。可是,他们急用钱,就没有想这么多了。”朱慕云苦笑着说。

    其实,这种相当于黑市交易的事情,谁也不会真的去核实对方的身份。只要钱和货没问题,交易就不会有问题。只不过,此次的交易,钱出了问题,军统拿到货后,也出了问题。

    “这倒也是。听说军统在查九头山的近况,他们的那批枪,是不是也出问题了?”孙明华问。

    “极有可能,但这种事,就算真出事,也会瞒得很紧。军统刚刚用了一笔这么巨额的伪钞,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自打嘴巴,承认出事了呢?”朱慕云微笑着说。

    “你说的很有道理,钉子那边,如果有最新消息,记得通知一下我。现在的情报处,已经摇摇欲坠,再不办几件漂亮的案子,恐怕只能回警察局啦。”孙明华自嘲的说。

    “没有问题。”朱慕云说。

    孙明华出去后,朱慕云站在窗户边,情报处的人都在下面集合了,等着孙明华下来。上次情报处死了十来人,如果孙明华能挺过这一关,想必很快就会招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朱慕云非常心动。

    唯一令他遗憾的是,自己手底下没有合适的人选。情报处的人选,不会直接从外面招人。只会从现有的各个相关单位选人,所以,让军统或者地下党,直接派人打入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就算可以用假投降的方式,也不会得到重用。朱慕云觉得,自己现在编织的网还不大,安全和发展,本身就是一对矛盾。如果自己在政保局大力发展组织,恐怕早就暴露了吧。

    孙明华走到下面后,对手下的人说了几句。蓦然,容厚华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他附在孙明华耳侧,说了几句。孙明华侧过头,对他轻声说了一句,容厚华就离开了。

    朱慕云注意到,容厚华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骑上自行车后,迅速离开了。朱慕云很奇怪,容厚华可是情报处一科的副科长,去古昌调查,难道不参加么?去古昌还是应该坐汽车,如果骑自行车的话,会累个半死。

    还有他手里的袋子,装的是什么?朱慕云猛然想到,自己有几天没见到这个容厚华了。应该是在执行特殊任务,情报处的人,一旦神秘起来,只有这个可能。

    在外面,碰到情报处的人,朱慕云一般都不会招呼的。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执行任务。因此,碰到他们的时候,会装作不认识。情报机关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一句无心之言,会坏了别人的大事。

    “华生,二处四科的服装,怎么还没有发下去?”朱慕云给华生去了个电话。

    一般人还真不敢跟华生用这种语气说话,虽然华生只是庶务科的科长,但全局所有的办公用品和生活待遇,全部掌握在他手里呢。

    “我查一下。”华生说,他知道,朱慕云绝对不会过问这种事。只要是经济处和二处的事情,自己都会办得妥妥当当,绝对不会让朱慕云操心。

    现在朱慕云打来电话,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事找自己。放下电话后,他找到二处四科的材料,拿着去了朱慕云的办公室。

    “刚才我看到容厚华提着一个袋子,是不是又有新玩意儿了?”朱慕云一边看着华生的材料,一边问。

    政保局有的时候,会配发一些特工器材。比如说新型的窃听器,特工专用的手枪、匕首、相机什么的。

    “他领了两盒胶卷。”华生随口说,但他心里一愣,自己还真没注意,容厚华这是第二次领胶卷了。

    朱慕云陷入了沉思,容厚华要胶卷干什么?出外勤的人,用相机的话,一般是跟踪、监视。情报处最近盯上了什么人?还是有什么人暴露了?

    朱慕云虽然很好奇,但他什么也不能做。毕竟,他不知道容厚华的目标,甚至都不知道容厚华在哪里执行任务。朱慕云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他相信,这几天容厚华确实都没有出现在局里。也就是说,以后的几天,容厚华也未必会再来局里。

    朱慕云正准备去宪兵分队的时候,突然接到李邦藩的电话,通知他赶紧过去一趟。等朱慕云到的时候,郑思远、何梁、陈旺金、尹有海和聂俊卿都到了。

    “刚刚接到通知,新四军第二纵队,对古昌侏儒岭发起了猛烈进攻。”李邦藩说,新四军主动进攻,这是很罕见的。这与前线战局有关,他们知道,此时古星兵力空虚,所有能调动的日军,几乎全部调到了前线。

    “孙处长不会有危险吧?”朱慕云突然说,孙明华刚去古昌,新四军马上开始攻击。

    其实朱慕云很清楚,此次新四军的进攻,只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绝对不会是第六师汇报的“猛烈进攻”,如果新四军倾尽全力,第六师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