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妻华 > 第五百零五章 后悔
    赢澈撑起雨伞,先抹去顺脸庞流下的雨水,发丝垂下,衣衫紧贴身体,更凸显出他儒雅掩盖下的肌肉。

    他从来不是健硕的少年,但身体线条绝非单薄,反而有一种流畅的美感,皮肤下宛包裹着极强的爆发力。

    此时他隐隐有一分往日没有的狂野。

    不止是瓦剌圣女,同长公主请示的女孩子看向赢澈时都不由得微怔,闪过一抹爱慕之色。

    太子妃眸子闪烁许久,想到太子……不由得暗道,还是比不上赢澈啊。

    俊美的少年总是引人侧目的,尤其是赢澈的身份,地位,才华样样不缺,本是名门贵女金龟婿人选,但贵女们除了欣赏隐隐爱慕之外,没有一人上前去。

    赢澈是慕婳的!

    她们甚至彼此监督,不许任何上前同赢澈攀谈,决不能……让慕婳伤心,只要这对金童玉女在一起,她们也觉得幸福。

    谁也不能破坏慕婳的幸福!

    所以瓦剌圣女那点心思被中原女孩子看得透透的,她会渐渐发现接近赢澈非常难。

    “伯父穿上蓑衣吧。”

    赢澈把无庸公公递过来的蓑衣送到皇上面前,皇上不为所动,微微抬头看着灰蒙蒙的雨天,雨水落在皇上眼睫上,浓密的眼睫好似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耷拉低垂然而皇上却是固执般抬头,努力睁大眸子。

    “请恕臣失仪。”

    赢澈把蓑衣披在皇上身上,湿漉漉的衣袖难免划过皇上病态般苍白的脸庞,听到一声喃咛:“三郎会留在朕身边,是不是?”

    “自然。”

    赢澈把帽子扣在皇上头上,退后一步,撑着雨伞道:“臣不会背弃陛下,辜负陛下教导抚养之恩。”

    “你生朕的气了?”

    “……臣不敢。”

    赢澈恬淡如往日,只是眼里对皇上的信任少了,敬畏多了,“陛下请火速回宫,您龙体受不得凉,帝国还指望陛下。”

    皇上抬手握住赢澈的手臂,紧了紧十根指头,低声道:“朕不会亏待慕婳,永远不会。”

    哪怕她也许不是她,他亦欣赏慕婳。

    “无所谓的。”赢澈扬起淡淡的嘴唇,“她有臣就够了。”

    已无需皇上格外偏疼宠爱。

    皇上身躯猛然弯下来,脸庞越发惨白,胸口很疼,埋在胸口下的心好似被挖去了一大块,撕扯般的痛处再一次降临,这一次……他若再失去了怕是熬不过的。

    “陛下。”

    赢澈身体比意识更快,扶住即将倒在雨水中的皇上,清冷的眸子染上几许异样,在皇上努力睁大的眸子前,改口道:“伯父。”

    穿上蓑衣后,皇上远比赢澈身形健硕,赢澈尽力挽住皇上,支撑起皇上身体重量,一步一步向早已准备好的车架走去。

    他每迈出一步都会溅起地上的雨水,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前行,他完全暴露子雨中,方才撑着的雨伞落在方才皇上倒下的地方。

    红莲找长公主拦住想要上前帮忙的无庸公公和侍卫,对皇兄也不是不担心,可若是三郎不在皇兄身边,皇兄怕才会真得昏厥过去吧。

    活该!

    谁让皇兄只看瓦剌圣女的。

    罗尔蒂蜜这个番婆哪里好?

    长得没有婳婳漂亮,才学没有婳婳好,甚至还不知羞耻,不知礼仪,这样的女孩子根本不配在中原立足。

    若不是皇上最后的警告,以及长青先生离开前小声同长公主说不要碰瓦剌圣女,她早就派人把瓦剌圣女弄死了!

    终于走到马车旁,赢澈把几乎没什么力气的皇上弄上去,“三郎,同朕一起进宫去。”

    赢澈望着瘫软在马车中虚弱至极的皇上,抿了抿嘴唇,胳膊撑住马车,利落钻了进去,随即放下帘子,“速速回宫。”

    长公主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微微勾起嘴角,就该有人给脑子不清楚的皇兄浇上一盆冷水,三郎做得大好。

    即便皇兄真正看上番婆,是番婆一个人重要,还是三郎,她,以及魏王兄这些至亲要紧?

    何况皇兄肩上还承担着帝国的重任,万民的生计。

    马车中,皇上慵懒又狼狈靠着软垫,早已脱掉蓑衣,皇上甚至把湿漉漉的外袍脱下,翻出马车中准备的外袍盖在自己身上,而陪坐在一旁的赢澈纹丝不动,一本正经端坐,任由雨水滴滴答答落下。

    “澈儿,把自己弄干净一点,仔细生病着凉。”

    “臣很好。”

    “哪里好?脸白得似一张纸,你别害羞了。”

    皇上把另外的干净衣服和帕子甩过去,玩味说道:“你光屁股我都见过,同我害羞个什么劲儿?”

    帕子打在脸上,落在赢澈膝头,“那时是臣年纪尚小,不懂事。”面孔已有些许红晕,“您保证过不再提起的。”

    “我说得又不是……”

    皇上卡壳一瞬,目光瞥向旁处,“你虽有内劲护体,也别太不把淋雨当回事了,赶紧擦一擦,换一身干净的衣衫,过两日就是科举考试,你筹谋算计了这么多,却因为淋雨发热倒在科举门口,朕得笑话你一辈子。”

    赢澈撒开头发擦拭着,说道:“臣自有分寸,您多心了。”

    皇上叹了一声,缓缓合上眸子,“我突然有点后悔了。”

    明明这孩子是亲近他的,因为他突然对慕婳的疏远,赢澈也疏远了他,重拾对他的戒心和防备,也许三郎从未放弃过警备。

    “该说是我把你教得很好么?”

    赢澈脱掉湿漉漉外袍的手顿了顿,宛若没有听到皇上这句话,继续解开衣扣子,皇上继续道:“无论何时,朕唯一无法伤害的人有你一个,澈儿,朕希望你明白这一点,并且牢牢记住它。”

    “为什么?”赢澈突然抬起亮晶晶的眸子,问道:“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何对瓦剌圣女刮目相看?”

    “你无需知道。”

    皇上垂在膝盖头的手轻轻颤抖,不用看也知道赢澈的眸子暗淡几分,“伯父该知道瓦剌圣女是我挑拨得吧。”

    “嗯。”

    “您一直同我说,人不能算计到一切,总会有意外,以前我一直不信,现在我相信了。”

    赢澈同样合上眸子,“您只是有一点点后悔,我是真真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