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时空行 > 第五十二章 百年前之事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只是想不到你师父居然活到现在,真是一个老不死的!”朱和风忍不住吐槽道,“活了这么多年还不死,也不怕变成妖怪。”

    啪!

    林朝英一记粉拳打在朱和风的胸口上,不无嗔怪的骂道:“不许胡说,你才是老妖怪呢!”

    “你既然知道我师傅,那就快说。”

    “是。”林朝英的一记粉拳打得朱和风胸膛作痛,赶忙说道,“这就说,这就说。”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丐帮尚且是第九代帮主乔峰在位,斯时的江湖之中,有两个人最为杰出,号称北乔峰,南慕容。其中,南慕容有一个舅舅,舅母生下一个女儿,比号称南慕容的慕容复小十岁,便是你师父王语嫣。”

    “当时,北宋尚在,宋辽矛盾尖锐,一触即发。”

    朱和风缓缓叙说,自逍遥派三大高手一直说到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再到所谓的神仙姐姐,乃至于是后期的虚竹等人。

    数十年的恩怨,分毫不差,清晰无比。落入林朝英的耳中,一双美眸不禁异彩纷呈。

    她怎么都想不到,江湖之中,居然曾有如此波澜壮阔的一幕。待朱和风叙说到段誉对王语嫣牛皮糖一般的痴缠之后,林朝英不禁冷笑连连,说得萧峰的英雄盖世,林朝英敬仰不已。

    最后,听闻萧峰徘徊于国仇家恨之间,无法自拔,自尽于雁门关之外,林朝英更面色一苦。

    寥寥数言,已经为她勾勒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盖世无双的英雄豪杰。即使是以林朝英的淡然心性,也为这位绝世英雄的身世感到凄苦,美眸变幻之间,神情悲怆。

    说完萧峰,朱和风语气一转,说起段誉王语嫣的复杂关系,原来王语嫣居然是段誉同父异母的妹妹。

    听得这里,林朝英对那位风流成性的大理镇南王段正淳心生鄙夷,认定他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顿了顿,朱和风话音一转,又说起了曼陀山庄之中的揭露一切,原来段誉居然是他娘私通段正淳堂兄所生下来的孽种。

    与段正淳并无关系,最多只能算是远房堂侄。

    “哈哈,真是报应。”风流一生的大理镇南王居然早已经被人戴了绿老子,宝贝儿子居然是别人的种儿。

    饶是隔了一百多年,林朝英也大感痛快,鼓掌笑道。

    朱和风也笑了笑,眼神一转,望着林朝英,笑道:“朝英,你不要忘了,段正淳是你师傅的父亲,算下来可是你师祖。”

    “呃!”林朝英神情错愕,面上露出一丝羞涩,一巴掌拍在朱和风胸膛上,没好气的说道,“接着说,照你这个说法,我师傅不是应当与段誉终成眷属吗?”

    “为什么会形单影只?”

    朱和风嘴角泛起一丝嘲笑,毫不在意的说道:“这就说,说起这个,就不能不评价一下段誉与虚竹了。”

    “自逍遥派三大高手逝去之后,他们二人便是逍遥派的掌舵人。然而,这两个人实在不是适合执掌风云的人物。段誉,不过是一介花痴,至于虚竹,更是一个白痴。”

    “段誉带着自己那几个不是妹妹的妹妹返回大理之后,重新回到当年无崖子与李秋水隐居的琅嬛福地,再次见到那一尊玉像。方才发现,自己爱的其实是玉像,而不是王语嫣。”

    “选择和王语嫣分开,而王语嫣受此刺激,原本淡然的心性也发生变化,一怒之下,砸碎了自己外祖父雕刻而成的玉像,开始练武,她自小看过无数武学秘籍,更是逍遥派掌门人——无崖子的外孙女,武学资质非凡,习武之后,一日千里。”

    “一点都不错。”就在朱和风说到这里之时,自房外突然响起了王语嫣那淡然的声音。

    然语气却无比的萧索,蕴含着一股他人无法感悟的情怀。就好似,朱和风讲述的这一切,勾起了她的回忆。

    让她回到了一百多年之前。

    “师傅。”听得自己师傅的声音,林朝英下意识的俏脸绯红,整个人缩成一团,害羞的叫道。

    王语嫣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一百多年过去了,我原以为世人早就遗忘了昔年的一切,想不到你居然知道。”

    朱和风微微一笑,双手撑着脑袋,“我知道的好像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一点。”

    “比如说,我还知道,虚竹与段誉全都早就已经死了,但不同的是,虚竹死于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反叛,而段誉则是寿终正寝。”

    “你怎么知道?”王语嫣的语气之中带着一股诧异,不解的问道。

    朱和风笑了笑,道:“很简单,他们实在是不适合江湖,虚竹不过是一个白痴,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人又哪有什么好人,如果他恩威并用的话,也许还能压制得住,只可惜,却以德报怨,那灵鹫宫的武功典籍与美女,对那些人而言,和一块肥肉有什么区别?”

    “联合在一起,灭了灵鹫宫,分享秘籍什么的,岂不是很正常。”

    “你说的很对。”王语嫣叹息道,“偌大的灵鹫宫的确就是这么消失在天地间的。”

    “但你还是有一点没说对。”

    朱和风不解的朝门外问道:“哪一点说错了?”

    王语嫣在门外叹气道:“那便是,段誉不是寿终正寝,而是死于体内内力的反噬。”

    “我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固然威力不凡,更可以将天下各家各派的内力尽数化为己用,但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

    “北冥神功即使再如何化解,但终究无法彻底化作自己的东西,段誉年轻时候,吸纳的外来功力实在是太多了。可以说,他的一身内力全都是来自他人。”

    “如此一来,待得晚年,内力反噬之下,自然就能要了他的命。”

    “原来如此。”听得王语嫣这么说,朱和风心头存在已久的一个疑惑,总算是解开了。

    “北冥神功乃是我逍遥派第一神功,如果一味着眼于那吸人内力的功效,不过是落入下乘。故而,当年我外祖父与外祖母,虽然通晓这门神功,却从未大肆吸取他人内力!”

    王语嫣语调萧索,缓缓叙说着关于逍遥派的密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