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玉容娇 > 第一四三章 迷雾
    “回皇上,这耳坠确是臣妾之物。只是前段时间这耳坠就丢失了,臣妾因是皇上所赐,不敢声张,只得私下寻找,一直未果,此事丽德殿的人均可作证。没想到竟被这彩儿捡去了。”说完,凌瑶贵妃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苦笑。

    “陛下,这分明是凌瑶贵妃买通彩儿,想要支开奴婢行凶未果,便痛下杀手。这耳坠便是证据。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求陛下为我们婕妤做主啊!”自擎宇来就一直缩在角落没有说话的秀儿,此时倒是大胆地站出来,哭着求擎宇给吴婕妤一个公道。

    擎宇眉头紧皱,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最可疑的人就是凌瑶贵妃。可是,他绝不相信她会因为嫉妒做出这种事。

    “皇后,你觉得呢?”擎宇想了想,转头看向代柔皇后。

    “回陛下,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凌瑶妹妹仍一意说她没做过此事,臣妾看恐怕有些牵强吧。”代柔皇后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语气却十分冰冷。

    擎宇沉吟了一下,看着凌瑶贵妃跪在地上的身影,开口吩咐道:“周公公,你再派人去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痕迹。”

    死寂一般的沉默,被吴婕妤的哭喊声给打破。只见她踉踉跄跄从里间走出来,看到凌瑶贵妃跪在地上,便疯了一般地扑上去。“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她拉住凌瑶贵妃便是一通捶打。

    凌瑶贵妃没想到她这么疯狂,又被她先发制人,真是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躲闪间头发乱了,衣服更加不整,甚至因摔倒而扭伤的腰更痛了。

    “住手!来人,快给朕拉开她!”擎宇没想到吴婕妤还有这力气,像是要把落胎的所有痛苦发泄在凌瑶贵妃身上,一会儿功夫,凌瑶贵妃已被她搞得狼狈不堪。

    力气大的宫女上前将吴婕妤架开。吴婕妤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毫无形象可言,只跪在地上求擎宇严惩凌瑶贵妃,为她的孩子偿命。

    除了吴婕妤的低泣声,殿内依然安静得吓人。凌瑶贵妃虽然很坦然,但听着吴婕妤一声接一声的哭泣,感觉很不舒服。她没有做过的事,自然不能承认。只是吴婕妤再讨厌,那毕竟是一个生命,就这样没了,难道幕后凶手的良心不会痛吗?

    周公公急匆匆地进殿,在擎宇耳旁低语一番。众人都知道,这怕是现场的情况调查清楚了,也到了最后定罪的时候了。不由得都振奋起精神,等待皇上最后的宣判。吴婕妤更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皇上,双手紧握成拳头。

    擎宇听完周公公的耳语之后,却是久久没有动静。不,他只是盯着底下跪着的凌瑶贵妃不说话。这沉默好似罪犯的宣判,众人都屏息以待这一刻,但这一刻却在沉默中无限延长。

    凌瑶贵妃抬头看着擎宇,用眼神告诉他她的无辜与委屈。而旁边皇后和吴婕妤却是显得有些急躁,婉婕妤倒是仍坐在椅子上,让人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吴婕妤小产一事,却系有人故意所为。只是是否为凌瑶贵妃,还需进一步调查求证。”半晌,擎宇终于在众人瞩目下,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句话。

    话音刚落,皇后等几人的脸色都不好了。反应最大的自然是吴婕妤,“皇上,明明就是凌瑶贵妃推的我,你为何到这个时候,还要护着她?”

    剩下的几人虽然没说话,但都面露不解之色,仿佛在质疑为何皇上如此偏心,竟罔顾是非了吗?

    “皇上,眼下人证物证俱在,不知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查呢?”代柔皇后问道。

    擎宇看了她一眼,露出他自进殿以来第一个微笑。“你说人证物证俱在。那么你说,人证,吴婕妤和这宫女都说是凌瑶贵妃推的她。吴婕妤刚刚小产,精神恍惚,说出来的话自然不足为证,至于这宫女,她只说看到吴婕妤突然往前栽去,然后依据常理推测,凌瑶贵妃在其身后,则必然是凌瑶贵妃所为。这成立吗?”

    “那么物证呢?彩儿分明就是受其收买,想支走冬青和秀儿,方便凌瑶行动,事后又遭到杀人灭口。连凌瑶自己都承认这坠子是她的。”代柔皇后依旧不依不饶。

    “这坠子是朕赏赐于凌瑶贵妃的,来历去向朕还不清楚吗?”擎宇似是被质疑得有些生气,冷声道:“吴婕妤所失之子,亦是朕之子,难道朕会包庇凶手不成?”

    擎宇微带怒意的话成功地让在场的女人们闭了嘴,只是吴婕妤仍愤愤地盯着凌瑶贵妃,好像下一秒钟就要扑上来把她咬死。

    凌瑶贵妃不知周公公报告了什么内容给擎宇,总之,擎宇没有一下子就将她定罪,说明此事还有扳回的余地。她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开口道:“陛下明察,此事确非臣妾所为。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臣妾确实是最有嫌疑之人,各位怀疑我也有道理。请皇上恩准臣妾以待罪之身查清此事,还吴婕妤一个公道,也还臣妾一个清白。”

    擎宇没想到她现在还有这个胆子,竟将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她就不知道避避嫌吗?

    他沉吟之间,皇后开口说道:“陛下的怀疑也有道理,这件事看似人证物证俱在,但每个细节都有值得推敲的地方。既然凌瑶坚称自己无罪,依臣妾看,不如就给她一个机会。如果她依然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再治罪不迟。”

    代柔皇后这一招以退为进实在玩的妙,既然凌瑶贵妃非要说她没做过,那就找出真凶来,如若不然,这锅她就背定了。

    凌瑶贵妃知道其中的门道,但也总比现在就认输等死的好,闻言又是一磕头,“皇后所言甚是,臣妾愿有此一试。”

    吴婕妤知道圣心已定,她再哭也不能让凌瑶贵妃马上偿命。此时倒也竭力打起精神来,说道:“既然陛下认为此事尚有疑点,臣妾愿意等陛下给臣妾一个公道。但是臣妾恳请陛下让皇后娘娘一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