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玉容娇 > 第一四四章 设局
    擎宇奈不过凌瑶贵妃的坚持,见她们都这么说,便答应道:“如此,皇后和贵妃便一同调查吧!”他不放心地看了凌瑶贵妃一眼,抬步便走了。只余下一屋子女人面面相觑。

    代柔皇后以手抚额,揉了揉眉头,疲累地说:“凌瑶妹妹,你好生调查吧,本宫累了,先走了。”

    婉婕妤倒是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几次口都没有说出来。现在场上还有她们四个,一个是苦主,一个是嫌疑人,一个是调查者,她待在这里更显尴尬。想了想,她起身将吴婕妤扶起来,柔声安慰道:“姐姐莫要难过。你即便为了已经走了的小皇子,也要保重身体啊。”

    吴婕妤渐渐恢复的神志,在她这几句安慰下又被愤怒占据。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扶着她的手,上前两步,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凌瑶贵妃推倒在地。

    “贱人!咱们走着瞧!”说完她也不让人扶,踉踉跄跄走回里间。她要养好身体,才能为她的皇儿报仇!

    吴婕妤这一番动作,倒将婉婕妤弄的不尴不尬的。她见凌瑶贵妃瘫在地上,忙上前扶起她,并安慰道:“娘娘快起来吧,既然皇上属意我俩查清此事,妹妹还需振作些。”

    凌瑶贵妃谢过婉婕妤,便告辞离开了。

    回到丽德殿,看到凌瑶贵妃狼狈的模样,侍女们顿时要掉下泪来。这真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早上还好好的出去的,现在竟折腾成这副模样回来,叫人心疼不已。

    “娘娘,快洗洗吧。”冬青勉强忍着,搀着凌瑶贵妃到里间洗漱。待她服侍她脱下衣服,看到她腰上青肿的一块,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娘娘……”

    “嘶……”扶着扭伤的腰,凌瑶贵妃慢慢坐入桶中,泡在热水中,她终于舒服了。这才有功夫说话:“别难过,一切等我收拾好了再说。”

    宫中对于药物管制甚严,凌瑶贵妃又较少生病,这类跌打损伤的药自然没有。如今这落了一身的伤,腰上扭了一下,简直一动就疼,膝盖也有些摔破皮,此时没有药倒真是难熬。

    冬青急着叫人请太医过来,被凌瑶贵妃制止了。“虽说皇上没定我的罪,但我究竟是嫌疑最大的。现在这样招摇,怕是又要被人议论了。”

    想了想,冬青只得依从凌瑶贵妃,取了点红花油,用热手帕敷着伤处。

    凌瑶贵妃躺在榻上,痛得眼泪直掉,却死咬着牙齿,不肯喊一声痛。倒是冬青,没一会,又眼泪汪汪的了。

    凌瑶贵妃趴在榻上任由冬青给她敷药,虽然痛了些,但她的精神倒不在这里。呵呵,命都快没了,还顾得上这些小伤?她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想吴婕妤摔倒的场景。那时候她因为在思索突然出现的宫女彩儿,没特别注意前方的吴婕妤。但她可以保证,她离吴婕妤起码有丈远的,弯腰够她尚且费力,更何况推她呢?

    既然不是她推的,那现场就她们三个人,难道是秀儿?

    凌瑶贵妃想想又摇了摇头,虽然她有嫌疑,但吴婕妤虽然张扬,对秀儿却信任有加,秀儿背主的嫌疑不大。而且看吴婕妤落胎后秀儿的反应,伤心愤恨不像是装出来的。如果是,那她也算是戏精了。

    既然不是她,也不是采杏,难不成是吴婕妤自己?凌瑶贵妃想到周公公低声向擎宇禀报的事情,难道地上真有东西致使吴婕妤摔倒?那擎宇为什么会秘而不宣呢?

    再说那宫女彩儿,在这之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她一番说辞,明显是为了将秀儿和冬青引走,引走之后呢?现场就只剩她和吴婕妤两个人,那吴婕妤摔倒了,就必然是她所为了!

    事发之后彩儿身死,明显是幕后之人用来嫁祸她的手段。这样既可避免彩儿多嘴露出马脚,也来个死无对证,只凭那耳坠就能让她有嘴说不清。倒真是好手段啊,也好狠的心!只是那幕后之人,又是如何知道,吴婕妤一定会摔跤呢?

    凌瑶贵妃想的头疼,当时的场景一直在脑子里转悠,晕晕乎乎的。

    待其他人退下,冬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带着哭腔说道:“奴婢没用,让主子身陷陷险境,蒙冤受屈了。都怪奴婢不警醒,跟着那彩儿走了。”

    凌瑶贵妃忙宽慰道:“是我叫你去的,错不在你,你不要放在心上。”见冬青面上好了些,方问道:“本宫现在被人冤枉,说是本宫将吴婕妤推倒小产的,彩儿也是我派人灭口的,正想着解决办法呢。快跟我说说你跟那彩儿去了,后来如何了?她怎么就没了呢?”

    冬青不知彩儿已死,闻言大惊:“那宫女竟死了?”

    “皇后派人去看,说是已经死了。而且还在她屋里搜出本宫前几天弄丢的玛瑙耳坠,众人便认为本宫是利诱在先,灭口在后。”想着当时的场景,凌瑶贵妃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局虽说做的不甚高明,但却将她死死地缠在里面,脱不得身。

    冬青知道此时干系重大,仔细回忆道:“奴婢随那彩儿急匆匆去了之后,她也不说话,只带着奴婢七弯八绕地在园子里走,奴婢走了一会,感觉不对,便拖住她问怎么回事。她面露慌张,却咬定是皇后吩咐。奴婢见事不好,想着主子身边无人伺候,恐怕出事。便不顾她的阻拦,径直跑回去了。”说到这里,冬青像是想起彩儿的音容笑貌,那恐怕是她见她的最后一眼了。

    凌瑶贵妃听到此处,更加确定这是一个事先做好的局。这彩儿,只不过是一只棋子罢了。用完了,自然成了废子,可以扔了。只是她以为冬青会带来更多的消息,没想到还是毫无头绪啊!

    “主子莫要灰心,奴婢这么晚才回来,还是有收获的。”冬青见凌瑶贵妃面露颓丧,安慰道。说完理了理思绪,又开口说道:“奴婢想着主子,便一路飞奔过去找您。但奈何被那彩儿带的有些迷路,等回到咱们分开的地方时,主子们已经不在那了。奴婢以为主子往前去了,正待继续去找,却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那小径上。”